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电脑办公 > 系统/上网/安全 > 为什么我们的外科技术永远在追赶?

为什么我们的外科技术永远在追赶?

分享人:高天乐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5-15 阅读:0

长按识别二维码,优惠报名!▲


来源:温柔医刀


每天早出晚归,忙忙碌碌,不觉又是一周过去。蓦然回首,竟然无法清晰地记起,每天像陀螺一样不停地运转,究竟都做了些什么?

 

感觉每天都在重复昨天的工作。永远都是无穷无尽没玩没了的病人收治,病史采集,病历书写,病情沟通,病例讨论,病人手术。上班路上头脑里想着病人病情,下班时候脑袋里还装着病人情况。

 

病人,就是我们全部工作的重心和核心,我们的运动轨迹就是一个以病房为中心,活动范围不超过医院的圆圈,每天不停地打转,反复地循环。

 

有医生曾跟我抱怨,每天那么忙,那么拼,饭也顾上吃,觉也没有时间睡,拉屎屙尿都要扳着指头算时间,为什么还是感觉不到进步?

 

这是很多临床一线医生共同的烦恼和困境。每天都在病房打滚,累成老狗般的忙碌,几年下来,感觉水平还是原地踏步没有长进。如果不是头上华发渐生,脸庞日见苍老,感觉就像上了几年假临床。

 

长大并不意味着成长,资历并不意味着能力。

 

没有思考的埋头苦干只是虚度年华。要埋头拉车,更要抬头看路;要踏实苦干,更要静心思考。繁忙的临床工作,看似充实忙碌,如果没有提炼总结,只是低水平的机械重复;可以把我们锻炼成熟练工,但并不会提升我们的境界。

  

从事结直肠外科专业的同道可能都有体会,当全直肠系膜切除(TME)的概念引入国内的时候,很多外科专家深不以为然,我们的直肠癌手术一直以来不就是这么做的,又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

 

我们做的多是事实,老外先提出也是事实。

 

同样的疾病,同样的手术,我们只会做,老外不仅会做,而且用心思考,这就是他们值得我们学习之处。把手术方法凝练成理论体系,并且有临床实践,有基础研究,不由人不钦佩。

 

后来,国外又有人借鉴TME的概念,针对结肠癌的手术提出了全结肠系膜切除(CME)的概念。又像一阵春风,迅速刮遍了全世界。国人在争相效仿的同时,也心生痛惜,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我们就没想到呢?

 

是啊,为什么我们就想不到,提不出来呢?

 

我们有全世界最大的医院,有全世界最大的病人群体,也有全世界最多的手术数量,但我们沿用的治疗标准、临床规范、参考的指南共识大多是援引国外的数据;我们使用的设备、器械、耗材、新药,大部分也都是依靠国外进口。

 

我们的外科医生们在做什么呢?

 

没有名气的在临床摸爬滚打,不停地收治病人没日没夜的做手术,以量取胜,挣工资奖金养家糊口;有名气的在学术圈赶场赴会,到处宣传巡讲国外的先进技术和治疗理念,变现名气,走穴捞金。

 

一到周末,有几个科室主任安安心心留在医院干工作看文献搞科研?哪个不是东赶西赶到处开会捧场,打着学术交流的名义扯着提升学科影响力的大旗从事学术交际的低俗行为?

 

我们很多人都错误理解了学术影响的本质!

 

学术影响不是开会露几次脸,会场结识几个同行,同行业大咖合几张影;不是主办几次会议,会议有多少人参加,邀请到几个国内、国际的知名专家;也不是学术协会里争到几个席位,几人是常委几人是主委副主委。

 

学术影响是学术水平,学术成果,学术实力,是对学术理论和实践的话语权!注重的应该是内容、内涵,而不是表面、和形式。就如同,一个全身名牌的草包始终是草包,即使头上多几个头衔,甚至戴一顶皇冠,依然是草包;一个敝衣褴褛的行家终究是行家,即使不发言,不坐主席台,依然是行家。

 

学术是极其严肃的事情,需要凝心聚力地钻研,脚踏实地地苦干,潜心笃志地坚持。绝非开开会、喝喝酒、捧捧场,就能做好、搞好、开展好。学术圈变成了社交圈、交际圈,是对学术的误解,是对学术的玷污,是对学术的亵渎!

 

医学是深奥的科学殿堂,有太多的东西还不为人知,有太多的奥秘需要破解,有太多的疑难杂症需要攻克,还远不到可以松懈踹息、喝酒唱歌、弹冠相庆的时刻。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相比,我们还有差距;与我们的邻国日本相比,我们也还需要追赶。

 

国内很多外科医生都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自诩手术做得比国外医生多,比国外医生漂亮,到处炫技,自以为水平高得不得了。

 

上周末观看一场会议直播,会议邀请到了多名国内结直肠外科界著名的大咖,也邀请了日本几位有代表性的专家。

 

中日两国专家的轮番登台,让我们看到了中日医疗水平的巨大差距。

 


 

国内大咖展示的多是手术的技巧,探讨如何把手术做到极致,停留在“艺”的层面(手艺的“艺”);而日本专家展示的不仅有精湛的手术技艺,更有先进的现代科技,已经站到了“技”的层面(科技的“技”)。

 

精致的幻灯,精彩的演讲,看得我手心冒汗,内心翻江倒海。

 

当国内专家沾沾自喜,专注于如何细致的解剖之时,日本的专家已经超脱了对手术技巧的追求,站到了引领外科技术发展的风口。犹如,当我们还在为自己的腹腔镜技术炉火纯青洋洋自得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开发手术机器人;当我们还沉浸在使用机器人手术心得交流的时候,他们又在研发下一代的机器人。

 

不在同一个层次的水平怎么比较,不是同一个境界的追求如何相提并论?

 

手术做得再漂亮,即使炉火纯青,顶多也只是个“匠”;而“技”、“艺”结合,有理论、有实践;有创新、有发展,才是真正的“师”。

 

这种差距,不在年限,而在于认识,在于境界;这种追赶,不在技术,而在于目标,在于追求。

 

那一霎那,我仿佛明白了,为什么我们的外科技术永远在赶追,却迄今还赶不上的原因。

 

有人说,站得高,看得远。其实,不是我们站得不够高,我们引进了全世界最先进的设备,进口了全世界最新的药物,我们和全球同行是站在同一个高点。

 

是追求限制了我们的眼界,是眼界限制了我们的发展!

 

体育竞技里有个诀窍。如果你想不断突破自我,超越极限,就必须把目标设得更高更远。比如,你跳远如果想跳2米八,跳的时候眼睛最好看着2米九甚至更远的地方;如果你眼睛只是盯着2米八的地方,多半只能跳2米七。


 

 

电影《少林足球》中,周星驰有一句经典台词:“做人如果没有梦想,那跟咸鱼有什么分别?”

 

其实,当外科医生也是一样,如果没有追求,碌碌无为,跟咸鱼也没有多大区别;而如果追求的只是低俗的东西,那还不如咸鱼。

 

生鱼忧患,死鱼安乐。咸鱼的比喻不应只是一句笑谈。

稿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