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养生 > 养生保健 > 红楼之芳官洗头(转载)

红楼之芳官洗头(转载)

分享人:水木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08-10 阅读:0

                                红楼之芳官洗头


    芳官洗头本是极小的一件事,但是因为干娘的偏心,到惹出了一场风波。
    开始是不给洗,后来领了月钱,芳官的月钱是由干娘拿着,至于多少能用到她身上,就难说了,这不洗头都成了困难的事。先是给自己的亲女儿洗,然后才给芳官,芳官火大了,她虽小,却是识事的,知道干娘在她身上赚钱,这她不恼,恼的是用她钱的还如此刻薄她。
    小姑娘必竟是戏院长大的,口齿还是机敏的“把你女儿剩水给我洗.我一个月的月钱都是你拿着, 沾我的光不算,反倒给我剩东剩西的."他干娘羞愧变成恼,便骂他:"不识抬举的东西 怪不得人人说戏子没一个好缠的.凭你甚么好人,入了这一行,都弄坏了.这一点咬群的骡子似的!"娘儿两个吵起来.这婆子原不曾在园中伏侍过,所以不知规矩,加上现在老太太、太太不在府中,所以此时的管理比较宽松。加上怡红院,宝玉是不管事的,袭人是省事的,所以这婆子便没了规矩。若是换到探春那里,是不敢的。
    这下吵起来了,总要上面来管理,总不能由着她们吵闹,让别人看怡红院的笑话。所以袭人先说话了,这也在理,她必竟是主管,若有事,也是她要担责任。袭人忙打发人去说:"少乱嚷,瞅着老太太不在家,一个个连句安静话也不说."

    袭人自从王夫人另眼相看后,越发自重,当然自己不会去和她们对吵的。只是打发人去说。估计派的也是小丫环,所以没起什么效果。

    接下来直脾气的晴雯跳了出来,她一向如此,事情与她有关无关,她都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意见。晴雯因说:"都是芳官不省事,不知狂的什么也不是,会两出戏,倒象杀了贼王,擒了反叛来的."袭人道:"一个巴掌拍不响, 老的也太不公些,小的也太可恶些."宝玉道:"怨不得芳官.自古说:`物不平则鸣'.他少亲失眷的,在这里没人照看,赚了他的钱.又作贱他,如何怪得."因又向袭人道:"他一月多少钱?以后不如你收了过来照管他,岂不省事?"袭人道:"我要照看他那里不照看了, 又要他那几个钱才照看他?没的讨人骂去了."说着,便起身至那屋里取了一瓶花露油并些鸡卵,香皂,头绳之类,叫一个婆子来送给芳官去,叫他另要水自洗, 不要吵闹了。

    三人对这件事的态度,晴雯认为错在芳官,袭人说都有原因,宝玉认为是芳官是对的,让袭人照管。袭人果然深知宝玉的心,忙上起来另拿东西给芳官。这一次没有指挥旁人。是亲自动手。若事情如此收场,也就算了,偏这老婆子糊涂,连见风使船的眼风也没有。明知芳官投了宝玉的缘,还不识趣。他干娘益发羞愧,便说芳官"没良心,花掰我克扣你的钱."便向他身上拍了几把,芳官便哭起来.宝玉便走出,这下子连手都动了,芳官这次不说什么了,只是哭。宝玉自然不干了。袭人忙劝:"作什么?我去说他."晴雯忙先过来,指他干娘说道:"你老人家太不省事.你不给他洗头的东西,我们饶给他东西, 你不自臊, 还有脸打他.他要还在学里学艺,你也敢打他不成!"那婆子便说:"一日叫娘, 终身是母.他排场我,我就打得!"

    袭人劝宝玉,是怕宝玉生气,再者若要宝玉教训人,也显得她们管理能力太差。晴雯一看宝玉急了,先急了,只是她不是吵架的高手,虽然说的有气势,只是没说到点子上。袭人是聪明的,当然知道晴雯,于是忙让麝月来,果然麝月出马一个顶俩,麝月听了,忙过来说道:"你且别嚷.我且问你,别说我们这一处, 你看满园子里,谁在主子屋里教导过女儿的?便是你的亲女儿,既分了房,有了主子, 自有主子打得骂得,再者大些的姑娘姐姐们打得骂得,谁许老子娘又半中间管闲事了?都这样管,又要叫他们跟着我们学什么?越老越没了规矩!你见前儿坠儿的娘来吵,你也来跟他学?你们放心,因连日这个病那个病,老太太又不得闲心,所以我没回. 等两日消闲了,咱们痛回一回,大家把威风煞一煞儿才好.宝玉才好了些,连我们不敢大声说话,你反打的人狼号鬼叫的.上头能出了几日门,你们就无法无天的,眼睛里没了我们, 再两天你们就该打我们了.他不要你这干娘,怕粪草埋了他不成?麝月说的都是规矩,所以无话可回。
    接下来宝玉感叹"这些老婆子都是些铁心石头肠子,也是件大奇的事.不能照看, 反倒折挫,天长地久,如何是好!"晴雯道:"什么`如何是好',都撵了出去,不要这些中看不中吃的! "那婆子羞愧难当,一言不发.那芳官只穿着海棠红的小棉袄,底下丝绸撒花袷裤,敞着裤脚,一头乌油似的头发披在脑后,哭的泪人一般.麝月笑道:"把一个莺莺小姐,反弄成拷打红娘了!这会子又不妆扮了,还是这么松怠怠的."宝玉道: 他这本来面目极好,倒别弄紧衬了."晴雯过去拉了他,替他洗净了发,用手巾拧干, 松松的挽了一个慵妆髻,命他穿了衣服过这边来了。

    还是晴雯一句撵出去,估计那婆子旁人不恨,只恨了她吧。撵出去那是让人家没了饭碗。麝月笑言芳官倒是亲切平和。晴雯忙给芳官洗头,是洗给宝玉看的。这晴雯到是眼中心中只一个宝玉吧。
    一场风波平息,麝月功成身退,平和退场,全无半点争功之心。难怪她能见容于袭人和晴雯。那二人的目光都在宝玉身上,只麝月只想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并无笼挌宝玉之心,所以到也轻松自在。
    由此一闹芳官进入了怡红院的上层,有机会接触宝玉,那干娘是再也不敢刻薄她了。有宝玉撑腰必竟是不同的。对芳官来说,是因祸得福了。
    怡红院的管理是比较薄弱的,估计新上岗的,也没什么岗前培训。没有什么服从意识,所以才有今日这一闹。也为日后怡红院的一堆故事留了伏笔!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