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养生 > 健康常识 > 双向调节法治疗肺癌

双向调节法治疗肺癌

分享人:水中月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11-13 阅读:0
原发性支气管肺癌 ( 简称肺癌) 是全世界最 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也是癌症死亡的主要原因之 一 [1 ] 。目前西医治疗手段主要包括手术、放疗、 化疗、靶向治疗等,但其诊断后 5 年存活率仅为 24. 8% ~58. 1% [2 ] 。中医药在防治肺癌方面有着丰 富的经验,运用中药对提高肺癌患者生存质量、延 长生存期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我们运用双向调节 法治疗肺癌,现将经验介绍如下。

1 肺癌成因

肺癌的发生源于正气不足,气血阴阳失衡,脏 腑功能失调,使机体防御能力下降,邪气乘虚而 入; 邪气入侵,留而不去,阻于肺络,肺气郁闭, 宣降失常,气机不畅,气滞血瘀,阻塞脉络,津液 输布不利,聚而为痰,痰瘀胶结,从而形成肿块。 《诸病源候论·虚劳积聚候》云 : “积聚者,脏腑 之病也。积者,脏病也,阴气所生也; 聚者,腑病 也,阳气所成也。虚劳之人,阴阳伤损,血虚凝 涩,不能宣通经络,故积聚于内也。 ”同时,肺癌 的发生受患者所处环境、生活、情志、遗传等多种 因素的影响,最终内外合邪,正虚邪实而成癌 毒 [3 ] 。正如严用和所云 : “积者,生于五脏之阴气 也; 聚者,成于六腑之阳气也。此由阴阳不和,脏 腑虚弱,风邪搏之,所以为积为聚也,有如忧思喜 怒之气,人之所不能无者,过则伤乎五脏,逆于四 时,传克不行,乃留结而为五积。 ”情志不畅,则 气机紊乱; 肺主一身之气,若气机不畅,首先影响 肺之宣降,宣降失常,邪客经络,气滞血瘀,最终 留而成积。总之,肺癌的发生是以体内调节机制紊 乱,痰、瘀、湿、毒、火等病理产物聚集为主要内 因和以六淫邪气所主导的外界环境为主要外因,二 者相互影响、相互作用而引起人体 “阴阳逆乱” , 逐渐形成癌肿。

2 辨治原则

肺癌治疗大法应遵循 《素问·玉版论要》中 “阴阳反他,治在权衡相夺”的原则。肺癌属于病 机极为复杂的疾病,呈现出多组相反病理变化,如 表寒里热、正虚邪实、上热下寒、升降相悖、阴阳 两损等等。治疗时必须调其偏,顾其衡,合理地进 行对立面的双相性纠正。正如高士宗在 《素问直 解》中所说 : “权衡者,得其平也,相夺者,夺其 逆于右者从左,逆于左者从右” 。

2. 1 详辨脉以明确邪正关系与预后

在肺癌的不同时期,重视邪正双方力量对比及 人体自我调控能力是进行双向调节的重要依据。脉 诊是反映肿瘤患者邪正盛衰和判断预后的重要依 据。肺癌初期,癌毒已开始形成,机体正气尚未受 损太过,人体尚能进行自我调节。此时见有余之脉 为邪毒正盛,治当攻邪为主; 若见不足之脉为正虚 邪陷,治当扶正祛邪,辨证选用清热解毒、软坚散 结之品。肺癌中期,癌毒结聚,侵入较深,正气耗 伤程度较严重,多数患者已接受放疗、化疗。此时 见不足之脉为正气已虚,宜补虚为主; 若见有余之 脉为正气虚而毒气盛,治当攻补兼施。肺癌晚期,癌毒扩散,脏腑衰败,正气虚极。此时脉见沉、 微、细、弱,为顺; 若脉反见大、浮、洪、滑、 实、数,为逆,难治。此期当以缓解患者痛苦、提 高生存质量为主要目的。在肺癌发展过程中,脉象 转为弦劲而硬或洪大常提示病情恶化; 脉象若趋于 缓和或濡软常提示病情好转。总之,脉证相应,则 为顺; 脉证相反,多为逆,提示邪盛正衰,易致邪 陷转移。

2. 2 病证详参以辨证为主

疾病的总体态势及病理变化与证的关系密切, 二者往往相辅相成,有时甚至相反相成,二者合参 是对双向调节方法的重要补充。强调治癌要看到癌 症的共性特点,认为痰瘀贯穿整个疾病病程的始 终。现代研究显示,肿瘤具有痰的特性 [4 ] ,痰性 胶着黏滞不解并具有一定的转移性,且易与瘀相合 形成肿块。疾病的发展变化一方面受疾病本身的影 响,另一方面受人体自身体质、饮食、环境及遗传 因素的影响,而两方面均会影响证的变化。因此, 治疗时必须考虑二者的影响,遵 “谨察间甚,以 意调之,间者并行,甚者独行”之旨,临证以辨 证为主、辨病为辅,力在恢复机体机能及抗癌能 力。如肺癌患者常伴胸痛,此时必详细询问胸痛之 特点,若患者胸胁引痛,或胀满不适,每遇愤懑即 发,舌红、苔黄,则为肝火犯肺导致的胸痛; 若患 者胸闷刺痛,傍晚尤甚或伴发热,痛处固定不移, 则为经络瘀阻所致胸痛,另外,气滞、痰阻、寒凝 等皆可引发胸痛,此时应详细辨证,方可施以药物。

2. 3 抗癌必先护脾胃

癌症是多种病理因素在人体正气及外界环境共 同作用下产生的,其根本在于人体的阴阳失衡。正 常情况下,人体的阴阳处于一定的动态平衡,一旦 失衡,便导致疾病的发生。所以通过调理一身气血 阴阳,祛除体内瘀滞的病理产物,使全身阴阳及邪 正趋于平衡,也就是使肿瘤处于一种休眠状态,使 其不转移、不生长,达到 “阴平阳秘”的目的 [5 ] 。 强调顾护胃气在肿瘤治疗中的重要性,认为胃气不 仅是后天补养的关键,更是人体调节阴阳协调的重 要动力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云 : “谷气通于 脾,六经为川,肠胃为海,九窍为水注之气。九窍 者,五脏主之,五脏皆得胃气,乃能通利。 ”又如 《脾胃论》曰 : “胃虚则五脏、六腑、十二经、十 五络、四肢皆不得营运之气,而百病生焉,岂一端 能尽之乎。 ”因此,脾胃是元气之源,而元气又是 人身之本,脾胃伤则元气衰,元气衰则疾病所由 生。而且胃为十二经之海,五脏六腑之大源,胃腑 一病,则十二经元气皆不足也,元气不足,人体则 失去抗癌动力,预后不良。需要注意的是,胃气的 调节应注意调节升降、流转气机,切忌一味补而呆 滞脾胃。

3 软坚散结法贯穿始终,诸法并用平调阴阳 肺癌治疗要恰当地选择软坚散结方药,如果病 证复杂,同时存在正虚与邪实、寒热错杂证候,则 须采用攻补兼施、寒热并用的双向调节疗法。用药 既要考虑患者体质及所处的证候阶段,又要考虑到 疾病的存在及带来的影响。若肺失润降,内邪日久 而耗伤阴血形成燥痰型主证,以咳嗽呛急、干咳无 痰或咯痰不爽、涩而难出、咽喉干燥疼痛、苔白而 干为主症,应润降肺气、化痰止咳,以贝母瓜蒌散 加南沙参、炙枇杷叶为主方。若素体阳虚,或久病 耗伤肺之阳气,逐渐形成寒痰型主证,以咳嗽痰多 清稀色白、苔白脉滑为主症,应温化寒痰、降气止 咳,以杏苏散加荆芥、炙紫菀、炙百部、炙款冬花 为主方。若患者素体阳盛,或郁久化热,痰阻于 肺,形成痰热型主证,以咳嗽痰多气急、痰质稠色 黄、舌苔黄腻、脉滑数为主症,应清热化痰、降气 止咳,方选定喘汤加炙枇杷叶、葶苈子、大枣。以 上方药中常加入化痰祛瘀散结的白芥子、浙贝母、 海蛤壳、瓦楞子、莪术。白芥子、浙贝母寒温并 调,辛开苦降,化痰散结之力强; 海蛤壳、瓦楞子 咸寒入肾,具消痰化瘀、软坚散结、制酸止痛之 功,且二者质重味厚,善趋下,可引导痰湿从下窍 而出 [6 ] ; 久病入络,莪术破气通络、消积止痛, 行络脉之瘀。以上诸法充分照顾到各个方面,往往 寒热并用、表里双解、邪正兼顾、升降并施,以调 节脏腑机能、平调阴阳,达到提高临床疗效的目的。

4 验案举隅

患者,男,68 岁,2012 年 11 月 13 日初诊。 主诉: 咳嗽气喘 2 个月,加重 7 天。1 个月前诊断 为右上肺低分化鳞腺癌,患者拒绝化疗及靶向治 疗,同意放疗,但放疗两次后效果仍不明显,病情 逐渐加重,影像学检查示: 右肺门区实性软组织样 团块,大小约 5. 5cm × 5. 5cm。刻诊: 面色晦暗, 精神倦怠,身体羸瘦,两个月来每日晨起剧烈咳 嗽,咯吐大量黄色黏痰,时见血丝,咳嗽时伴胸部 隐隐作痛,口干口苦,怕风,不发热,舌红苔微 黄,脉左寸滑略数微弦、右大而滑。患者平素喜欢 肉食,易怒。中医诊断: 喘证、肺积,证属痰热壅 肺,治当清热化痰、润降肺气、软坚散结。处方: 紫苏子 15g,苦杏仁 15g,桑白皮 15g,葶苈子15g,款冬花15g,黄芩15g,炙枇杷叶15g,北沙 参 15g,白芥子 15g,浙贝母 15g,海蛤壳 15g, 瓦楞子 15g,莪术 15g,炙麻黄 12g,法半夏 12g, 白果 12g,川贝母 10g ( 打粉冲服) ,大枣 6g,甘 草3g。8 剂,每日1 剂,水煎服。第7 天停药1 天。 2012 年 11 月 28 日二诊: 咳嗽气喘明显减轻, 咳嗽时仍偶有血丝,纳可。原方减川贝母为 6g, 24 剂,服法同前。

2013 年 1 月 18 日三诊: 因情绪激动而咳嗽稍 增,口干口苦消失,脉象弦滑,遂去川贝母、北沙 参,加百部、紫菀、香附、郁金各 15g,16 剂, 服法同前。

2013 年 2 月 20 日四诊: 感受风寒,咳嗽气 喘,脉浮滑微紧,上方去定喘汤改为杏苏散去郁 金,处方: 苦杏仁 15g,紫苏叶 15g,法半夏 12g, 陈皮 12g,枳壳 15g,桔梗 15g,茯苓 20g,紫菀 15g,百部 15g,香附 15g,白芥子 15g,浙贝母 15g,海蛤壳15g,瓦楞子15g,莪术15g,葶苈子 15g,大枣 6g。7 剂,每日 1 剂,水煎服。 2013 年 2 月 28 日五诊: 外感好转,仍咳嗽气 喘,胸胁隐痛,脉弦滑,上方去杏苏散加定喘汤、 郁金、延胡索。处方: 紫苏子 15g,苦杏仁 15g, 桑白皮 15g,葶苈子 15g,款冬花 15g,黄芩 15g, 炙枇杷叶 15g,白芥子 15g,浙贝母 15g,海蛤壳 15g,瓦楞子15g,莪术15g,炙麻黄12g,法半夏 12g,白果 12g,大枣 6g,甘草 3g,郁金 15g,延 胡索 12g。28 剂。其后在上方基础上随症加减, 病情稳定,并嘱其定期复查。2015 年 8 月 24 日复 查胸部 CT 示: 右肺门区实性软组织样团块,大小 约2. 3cm ×2. 5cm。嘱其坚持服药,密切观察病情。 按: 陈修园云 : “邪去正自复,正复邪自去, 攻也,补也,一而二,二而一也。 ”处理好邪正关 系是治疗疾病的关键。肺癌病情虽然复杂,也不离 乎此。该案患者确诊为肺癌,通过观察其喜肉食、 易怒,判断其为痰湿体质,气机不畅,郁而化火。 其正气虚损不严重而邪气较盛,故治法以双向调 节、软坚散结为主,佐以流通气机、扶助正气。用 药方面,白芥子与浙贝母寒热并用,葶苈子、大枣 补泻兼用,法半夏、北沙参润燥并施,黄芩、法半 夏辛开苦降,升降相伍,炙麻黄、白果散敛相配, 全方制方严谨,双向调节,病证结合,共奏化痰祛 瘀、扶正祛邪、软坚散结之效。二诊时患者症状明 显好转,因虑其病机仍在,故效不更方。三诊时由 于情志原因使肝气郁滞,反侮肺金,故加香附、郁 金以疏肝气,紫菀、百部以降肺气,双向调节以恢 复肝升肺降之职。四诊时由于患者外感,先解其 表,辅以扶正抗癌,方选杏苏散,既可解其表,又 兼顾在里之痰湿,佐以软坚散结之品,表里兼顾。 五诊时患者表已解,继续以双向调节、软坚散结之 法进行治疗。整个治疗过程体现了辨证论治的治癌 原则。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