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财经 > 社会杂谈 > “无现金社会”就是消灭现金吗?

“无现金社会”就是消灭现金吗?

分享人:长天孤鹜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08-08 阅读:0

也许你已经发觉,自己开始习惯在出门时不带现金了。事实上,这一变化大规模发生在中国也就是这两年的事,但它表现出来的势头令人咋舌。看起来,“无现金社会”的概念正在一步步成为现实。




正在快速步入“无现金社会”的中国



武汉市公交集团票务管理公司青山分公司经理陈金凤面对无现金浪潮的态度其实很复杂。

每天早上8点30分,一个由她管理的32人小团队就会集中到这个位于武汉市青山区的办公场地,其中点钞员12人,复核员4人,再加上收纳、机器管理员等大大小小处理其他事务的同事,她们要做的就是尽量快速地点清楚前一天归属于青山分公司的1338台公交车上的零钱。

但无现金带来的变革正迅猛地冲击着她们的工作,大约5年前,刷卡和投币支付的比例还是4∶6,现在已经差不多到7∶3了。而就在不远的未来,因为移动支付机具的普及,她们的工作量可能会进一步减少。

一方面,陈金凤和她的32位姐妹们一边体会着工作量减少带来的轻松生活,“毕竟我们这个职业也有职业病,比如颈椎和腰椎都不是很好”;另一方面,因为需要清点的现金数量逐渐减少,她们也成为“点钞员”这个职业的“守墓人”。

在刚刚过去不久的6月12日,武汉公交、武汉一卡通、武汉水务集团、武汉天然气公司、武汉电视台和武汉大学、吉庆街、周黑鸭等武汉28家机构和企业,宣布一起加入由蚂蚁金服公司牵头成立的“无现金联盟”。此前,武汉市委书记陈一新在与马云座谈时,也提出要把武汉打造成“无现金城市”和“智慧出行城市”的标杆。

作为全世界在移动支付领域发展最快的国家,政府的强势入局正在更深远的层面上影响着这波浪潮对中国社会的冲击。

今年5月,被称为“互联网女皇”的华尔街证券分析师玛丽·米克(Mary Meeker)发布了2017年《互联网趋势》(Internet Trends),报告中对于中国移动支付表示出极大的关注。从数据上看,从2012年开始,中国用5年时间,从移动支付交易额几乎为零增长到如今的5.5万亿美元,而美国则只有1120亿美元。这个变化相当惊人,而2015、2016年正是增长最迅猛的两年。

如果你以为这件事还只停留在一、二线大城市就错了。根据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所做的《2016年移动支付用户调研报告》显示,城乡移动支付用户的比例其实很接近。县城的移动支付用户最多,占比为19.6%;省会城市列第二,占比为19.0%;农村地区列第三位,占比为17.0%;地级市列第四位,占比为15.8%;直辖市和乡镇地区分别为14.5%和14.2%。

不同的调查呈现的角度也许不同,但结论总是相差无几。比如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所做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调查报告》显示,截至去年12月,在线下实体店购物时使用手机结算的比例已达50.3%,即使在四、五线城市,这一比例也分别达到43.5%和38%,农村地区这一比例也达到31.7%。

所有的数据都显示,尽管数字化支付在中国零售支付中的比例仍然不到三成,但从农村到城市,整个中国社会都在共同经历着这场无现金化的变革。蚂蚁金服公关部总监朱健就表示他们的目标是在商业消费、交通出行、公共服务这三大层面都将移动支付的比例提升至90%,而继续在一线城市以外的地区拓展线下市场将会是未来几年这个浪潮的努力方向。


印度总理莫迪带来的冲击



不过,虽然中国取得的成就令人侧目,但在去年底,一位印度老人才真正让全世界感受到了这种冲击。

2016年11月8日,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突然宣布,面值为500和1000卢比的纸币——分别相当于7.5美元和15美元左右——将从当日午夜开始停止流通。这一消息震惊了印度人,他们提前4个小时才被通知他们的多数现金将成为废纸,而这相当于整个印度流通资金的大约86%。对于因为没有健全身份认证体系而缺乏银行卡使用习惯的印度居民来说,他们“被迫”驶入了移动支付的快车道。

尽管这一举措在印度国内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并对印度经济造成了严重冲击,但以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为代表的学者却对此表示了赞赏。在两个月之后的达沃斯经济论坛上,他就呼吁美国政府应该学习莫迪的举措,因为这种向数字化经济的转型所带来的收益“将远远大于要付出的代价”。

事实上,因为通过几百年的努力建立了完善的信用体系,以美国为代表的欧美发达国家都有一个特性,就是信用卡交易在其日常交易中所占的比例非常高。即使要抛弃现金,欧美发达国家仍然将目光放在了信用卡上。

瑞典被普遍认为是全球在此方面的领跑者,在2015年的时候,纸币和硬币交易就只占其GDP的2%,当年瑞典所有的消费付款只有五分之一使用现金,反观在世界其他地区平均有75%以现金付款。在2013年,瑞典有近24亿笔信用卡和储蓄卡交易,银行卡还是其最主要的交易工具。

但趋势显示,以智能手机为支付终端代表的移动支付正在缓慢地改变这一切。

Swish作为瑞典最受欢迎的移动支付系统正在慢慢侵蚀信用卡的阵地。在去年6月的时候,瑞典一半的人口都已经成为他们的用户,每月发生的支付行为超过900万次。在情况相似的近邻丹麦,一款名为Mobile Pay的手机应用拥有了其560万总人口中的300万用户,在2015年产生了超过9000万笔交易。

曾经在银行和IT产业都工作过的高级工程师智煜徽对“无现金交易”与“移动支付”这两个概念有自己的认知,在他看来,尽管还缺乏统一的认识,但移动支付作为基于信息技术的成果,能通过互联网技术连接数字化信息才是移动支付区别于现有信用卡体系的最主要特点。

举个例子,信用卡不仅要依托于POS机这种固定的机器,更重要的是,它没办法处理个人之间随时可能发生的金融业务,无法通过移动设备进行相关衍生服务的开发。比如它就没办法发红包,也没办法通过用户信息对消费者进行更多数据上的个性化服务。

当然,对于美国这样的国家来说,极为完备的信用卡体系已经能保证他们日常的无现金需求了,但从整个无现金社会的发展趋势看,以智能手机为支付终端代表的“移动支付”才是新的方向。

而中国和印度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显示出了发展中国家在这个领域的“后发优势”,他们跳过了信用卡体系阶段,直接抵达了移动支付的最前沿。


政府的强势入场



微信支付高级运营总监黄丽认为所谓的“无现金”对于普通用户来讲是一种趋势,这种更便利、更灵活的生活方式的改变才是其本质,它不只是一个金融方面的概念,而是包含了社会的方方面面。

最能反映这一本质的就是政府部门的入场。仍然以武汉市为例,除了和蚂蚁金服联合宣布要把武汉打造成“无现金城市”的标杆之外,由武汉市政府主导的改革显然在步子上迈得更大。

武汉全市目前共有8000多台公交车,从上个月开始,武汉市公交集团开始加装移动支付的机具,到8月中旬就能实现8000多台公交车的全覆盖。这个效率可以说很惊人了,毕竟这样的安装行动只能在晚间开展。同样的变化也发生在更先进的BRT(城市快速公交系统)上。自去年12月28日运营开始,它们就开通了支付宝支付。从今年1月1日到6月12日,相关负责人透露,武汉市一卡通支付的比例下降了7%,而支付宝的比例上升了6%,每天通过支付宝上车的人数超过5000人次。

在医疗领域,已经有不少公立医院开始尝试通过支付宝自动挂号、支付医疗费用,2016年,武汉就有超过100万人次使用支付宝挂号、就诊;在安全领域,武汉市公安部门还和蚂蚁金服共同合作,在全国率先推出了“电子身份卡”,让用户可以线上查看个人身份基础信息、预约办理身份证、出入境证件等;在商业领域,汉正国际中心与吉庆街这样的武汉市地标性商业中心也都与支付宝展开了官方合作,着力打造“无现金”化的商业体验。

武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黄长清就对本刊表示,武汉市从2011年就开始了全面推进智慧城市建设的征程,截至目前,武汉是国家唯一一个既是科技部又是住建部,还是工信部的智慧城市试点城市,而根本目的还是“努力提升城市的品质和竞争力”。

政府的介入让变革发生得更快,除了周黑鸭这样的企业以及很多小商铺,在武汉,你见到最多的移动支付场景是那些市政机构,比如交通、医院、学校等等。这与其他很多地区颇为不同。蚂蚁金服的相关工作人员就向记者“抱怨”,相似的工作在武汉推进要比几个一线城市容易多了。

虽然被竞争对手抢了先,但微信支付高级运营总监黄丽仍然表示从长远来看这是一件好事,因为政府已经开始意识到了移动互联网能给社会带来的好处,“只要步子迈出去了,不管是对友商还是对我们,都是一件好事情”。

当然,因为有了官方层面的合作,我们在武汉就很少能见到支付宝竞争对手们的身影,这里似乎变成了另一个杭州,成为支付宝的大本营。这样行政级别的“垄断”虽然在效率上提高了,但也在某种程度上减少了消费者的选择,其中的利弊也许值得讨论。


它都给社会带来了哪些影响?



黄丽认为,用户的需求是需要分层去满足的,移动支付的出现其实是满足了用户在消费过程中在支付手段上的一个补充。

但正如我们一再强调的那样,支付手段的改变只是“无现金”变革中的一个角度而已。“让商业更智能、让金融更普惠,让社会更高效”,这是支付宝提出的无现金给社会带来的变化。而有评论将“无现金”比作一个神经中枢也许更为传神,因为它可以延伸到从吃饭娱乐,到看病上学,再到投资理财的各个末梢。

今年2月28日,支付宝公开对外界表示,希望用5年时间,推动中国率先进入无现金社会。在他们看来,无现金社会不是“消灭现金”,而是指能用现金支付的地方都能用上移动支付,让“无现金”成为新的主流支付方式,让支付不再受现金的约束。在那个时候,用户只要拿着手机,不带现金也能畅通无阻。

作为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微信支付方面也不甘示弱。他们表示微信才是最早在国内提出“无现金”概念的公司,早在2015年的时候,他们就提出了“无现金生活”的概念,并将谐音“发”的8月8日推为全球首个“无现金日”。今年,这个活动将进入第三年。

因为从2003年开始就从事互联网金融交易,支付宝在开始阶段统治着移动支付的市场,但如同上面所说,微信支付通过微信红包的刺激,充分利用自身在社交方面的优势,快速追赶着对手。去年第四季度,支付宝的市场份额从上年同期的71%猛跌至54%。同时,微信支付的市场份额从2015年第三季度的16%,大增至去年第四季度的37%。不过支付宝在去年第四季度已经止住了市场份额的连续下滑,双方目前的市场份额趋于稳定。

玛丽·米克在自己的报告中说:“随着移动支付在中国越来越普及,使得共享单车、直播、付费内容等产业的崛起也成为可能。”之前云笔记产品“为知笔记”创始人李峻就对记者表示,云笔记产品近两年的快速发展与移动支付技术的成熟密不可分。“你会感觉非常深刻,付钱的效率提高很多了。当用户需要买东西的时候,他没有障碍,他只要一犹豫可能就不买了,所以看上去用户的付费频率会增加。”

而在金融领域,就像蚂蚁金服CEO井贤栋提到的:当过去现金交易的不透明性被打破时,信息将可被记录和追溯,从而可以为原本没有征信数据的小微企业建立其信用体系,解决小微企业的贷款难题。

当然,社会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综合体,你永远可以找到它的两面性,无现金也不例外。

此前,就在印度的“废钞”改革中,一些印度居民在排队等候数小时兑换旧钞票期间死亡,也有一些患者因为医院拒绝旧钞而缺乏医疗帮助。据印度《先锋报》消息,截至2016年11月21日,因“废钞”事件造成的死亡人数已有70人。

这些都给我们提了一个醒:当无现金的浪潮一波波向社会的方方面面席卷而来,整个社会要做的不仅仅只是享受它带来的好处,还应该思考如何在这条路上走得更稳一点。

今年4月,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驻华总代表张世刚先生在支付宝组织成立无现金联盟时说道:“无现金社会的意义不 仅仅在于纸张的节省,而在于金融在推动绿色和包容性经济上的作用。”

这一变化将来究竟还会对社会产生何种深刻的影响,仍然是值得思考的问题,但毋庸置疑的一点是,手握着智能手机的你我,已经成为无现金社会的一员。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