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中国历史 > 帝国迟暮,阿登反击战中的LAH装甲师

帝国迟暮,阿登反击战中的LAH装甲师

分享人:风云龙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09-03 阅读:0

图片

“不许撤退,你还有多少油料,一定要说清楚,还有多少重装备和车辆也要说清楚。”

“一点油都没了,没有油料,坦克和车辆就寸步难行。”

“你撒谎,你肯定还有油!”

“没有了,重复一遍,一滴油都没有了!”

“你要把重装备都保存好,就算撤退也要都带回来!”

“我没油了怎么带啊?”

“撒谎,老实说清楚你还有多少油和车!”

………………在美国人看来,派普的部队被歼灭只是个时间问题,而LAH师的师部还是没有给出撤退命令,却一再官僚地询问他剩余的装备情况,并问他丢在斯塔蒙特的坦克该作何处理。“把它们空投回来好了!”气得无言以对的派普居然又发挥了他要命的幽默感。

展开剩余96%

……23日白天,派普的通讯官一直在追问师部:“主防线在哪里?炮兵支援在哪里?我们可以突围吗?”中午时他们终于收到师部的询问:能否将伤兵和坦克一起带回。这意味着师部还是希望他们都能活着回去。还没等派普和他的报务员握手庆贺,话筒另一头传来同样的询问:一定要把坦克带回。已经忍无可忍的派普转头对他站在装甲车旁边的士官大吼:炸掉那些混账坦克!”

以上纯属扯淡,请大家不要被栩栩如生的对话所蒙蔽

众所周知,在第三帝国最后的反击战中,党卫军第六装甲集团军被小胡子予以众望,原因正是该部下辖的四个身经百战的SS装甲师是该集团军的进攻矛头,LAH(警卫旗队装甲师),青年团装甲师,帝国装甲师和霍亨施陶芬装甲师。

而LAH师作为该部实力最强的装甲师(当时不仅包括本部装甲团还加强了SS501重装甲营的虎王坦克),理所应当被排在进攻的最前列,目标是在前方的两个国民掷弹兵师撕开美军战线后实行装甲突破,一鼓作气直冲马斯河。当任该师矛头的依旧是胆大勇猛的约阿希姆.派普中校,这位指挥官在哈尔科夫获得了骑士铁十字勋章并在日托米尔因为连续击溃苏军四个师而荣获了菜叶饰勋章,在诺曼底他更是以其一贯的英武在诺曼底袭击了英加联军的坦克群并予以重创。以其装甲团为核心的派普战斗群随之重新组建(其实派普战斗群东线已存在)。其下辖SS第1装甲团1营,SS第2装甲掷弹兵团3营,SS第501重装甲营,SS第1装甲炮兵团2营,SS第1装甲工兵营3连,此外空军的第84高炮营也归他指挥,几乎集中了LAH师的大部分精华!SS第1装甲营的4个装甲连都配备了满编的17辆IV号或者豹式坦克,501重装营满编45辆虎王,装甲运兵车100辆以上,自行火炮,工兵战车,自行步兵炮,突击炮,火炮都是一应具全!

派校和其好GAY友SS501营长维斯特哈根

而为了配合主角派普,身经百战的马克斯.汉森的SS第一装甲掷弹兵团为核心的战斗群也随之组建。汉森虽然没有派普那样彪悍的作战风格,却也是一位顽强多谋的战地指挥官,在1941年的夺取乌曼通过奇袭夺下了戒备森严的大桥。

1941年冬季,他被授予德意志金质十字勋章,以表彰他在乌克兰、亚速海,米乌斯和罗斯托夫等地战斗期间所立下的功勋。在春季米乌斯的防御战中,汉森受伤,这是他在东线战争开始后第三次受伤。他不得不离开自己的老部队去养伤,直到LAH被送到法国去整修。由于汉森在哈尔科夫战役和随后夏季中的库尔斯克战役里随同师的掷弹兵和坦克搏斗,积累下如此之多的近战日,以至于1943年9月这位军官名下被证实的近战日数目让他跳过铜质近战勋饰而被直接授予银质近战勋饰。

这位精通步兵作战的指挥官的战斗群同样以步兵为主,但为了提供支援,迪特里希上将也特地把SS第一装甲歼击营的四号歼击车交给汉森指挥。。。于是他准备把这些笨重的玩意当突击炮使。。。

下图是在东线获得骑士勋章的汉森少校,虽不及派校却也是豪气逼人。。。

而同样给配角配戏的还有鲁道夫.桑迪西的SS第二装甲掷弹兵团为主的桑迪西战斗群,作为一位老资格的军官桑迪西同志很不爽时任师长的威廉.蒙克将军的安排。“我好歹是个团,为何让我给那两小鲜肉打下手!?

蒙克微微一笑“因为你的团少一个营,兄台。(SS第二团的第三装甲掷弹兵营一直被派普挪为己用,这次也不例外。

看见师长滑稽的表情,桑迪西表示,就这样吧==

最后的战斗群则是年轻的侦察营营长科尼特尔的侦察营为核心组建的科尼特尔快速战斗群,该部下辖数十辆重型装甲车和几十辆运兵车使该部的机动火力大大提升,但是同样该部也被缺油缺人的危机所困扰。

四位演员已经到齐,接下来莱茵的大戏就由四位负责喽

到了准备发起攻击前,LAH全师上下已经恢复到22000人,84辆坦克和20辆自行火炮,

在科隆,不知为何,派普的被调去清除遭到盟军轰炸的一个村镇。废墟中的景象让经过东线残酷洗礼的党卫军老兵也目瞪口呆——他们不得不把平民的残肢从墙壁上刮下来,悲惨的场面让许多党卫军老兵也是怒火中烧。

“任何人做出这样的劣迹,我都可以用碎玻璃把他剐了!” 派普后来如此回忆。这样的愤怒也在大多数LAH官兵的流通,他们在这时就下定决心,要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教美帝的小屁孩如何做人。

由于保密的必要,四位指挥官直到攻势开始前两天才知道进攻的详细方案,可以赞扬阿登反击战是德军所有计划中最好的保密一次。

根据进攻计划SS第1装甲军确定了A—E五条行军路线,青年师走A、B、C三条路线,而LAH师分配到了最靠南的D、E两条行军路线,派普战斗群走D路线,这条狭长的路线从洛西姆(Losheim)和克林温克尔出发经斯塔弗洛(Stavelot)、韦尔伯蒙(Werbemont)最后到达位于伊(Huy)附近的马斯河渡口,而E路线则交给了汉森战斗群,最后,SS第1装甲军的战线将构成整个德军在阿登攻势中的北肩角.在进攻打响前夕,已经不知道把行军路线研究了多少遍的派普应集团军参谋长克莱默SS少将的要求亲自开着坦克在夜间跑了80公里路,以检验在无如何阻碍的情况下用一天时间能否冲到马斯河(TheMass)畔,最后,当派普仔仔细细研究完整个进攻计划后得出结论—司令部分配给他的作战任务是非常不切实际的,一想到过几天就要带着一个全副武装的团队对着行军线路上要通过数不清的桥梁和羊肠小道前进,派普当时多少已经能预料到他的战斗群的结局了。

随后,派普抱怨道: “这些道路最多只能走自行车,绝不能用来开坦克(除非我是老司机==)!”

之后,为确保绝对成功,派普开始更进一步制定精确得到分秒的行军日程,越往下研究,他的心中的不安就会加重一分。在出击前夜,派普再次会见了克莱默参谋长,前者希望后者能够多提供给他一些轻型和中型的坦克以保证行军速度,他提醒克莱默,按照现有的试车实际速度和行军日程,他的战斗群不可能如期完成计划,更别提整个师了,但克莱默此时也愤怒的对他这样说“我不管你怎样作死,只要你还有一辆坦克,你就有责任把它开到马斯河,我只要求这些!

尽管参谋长本人也很无奈(因为这是胡子本人的命令)但克莱默这番话无疑让派普伤透了心,此时心灰意冷的派普或许已经开始崩溃,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发笑的。在他心目中也许当时地球上只剩下冷酷残忍的“千年帝国”,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还有其他的世界,更不知道在其他的世界里有什么其他角色可以让自己担当。在战争的第五个年头,派普可能想去死,但看着周围的老战友和部下们,估计也只有一句 “吾之荣耀即忠诚” 可以表达他内心的悲愤。。。

按照计划,派普战斗群以两个IV型坦克连为先导,后面跟着两个豹式坦克连,而从桑迪西那打劫来的装甲掷弹兵营的半履带装甲车队则夹杂其中,派普带领战斗群指挥部居中策应,为了防止笨重的虎王坦克在狭长的路上堵车,派普把SS第501重装甲营和炮兵、工兵部队留在了部队末尾。

12月16日,被小胡子寄予众望的“守望莱茵”计划正式打响了,尽管在战前做了周密准备,但到了战役发起的当天,由于国民掷弹师笨拙的的步兵突击未果,加上前进道路上的桥梁没有在事先被修建,整支SS第一装甲军几乎被堵在河东岸动弹不得,当天下午15时,派普按捺不住怒火下令全队抢占了友邻部队的道路后,战斗群才开始按照预定路线开始向前挪动,整个行军纵列长达24公里,当晚19时,战斗群终于抵达了预定突击出发地洛西姆,这比预定的时间表晚了整整12个小时。

为了保持计划,汉森等人也纷纷效仿派普全部抢占友军道路越过国民掷弹兵师的战线展开各自的攻势,这让其他WH指挥官大吐苦水。

为挽回失去的时间,派普决定连夜发起突击,由于前方的桥梁已被炸坏,加上工兵部队没有跟上来,派普决定走第3伞兵师的路线,部队前进路上遇到了雷区,派普采用了一种不常规且大胆的扫雷办法。

由一辆豹式坦克推着一辆被炸坏的半履带装甲车前进,履带车被炸毁后再换一辆,直到清扫整片雷区。终于在17日凌晨,派普战斗群到了兰茨拉特(Lanzzerarh)。

在兰茨拉特,派普和驻守此地的第9伞兵团团长霍夫曼(Hoffman)上校大吵一架后,随后他在请示军部后,把一个伞兵营打劫加入了自己的战斗群,以加强自己的步兵力量,随后,在伞兵和装甲掷弹兵的掩护下,派普的坦克在短暂的战斗后于黎明时分突袭占领了洪斯菲尔德(Honsfeid),在那里,派普缴获了大量的物资和装备,派普下令伞兵清剿残敌,队伍随后轻装继续前进。

此时根据侦察报告前方的道路路况,坦克难以通行,基于此,派普果断下令北上走C路线(走C路线的青年师此时在罗赫拉特—克林克特双子镇与美军陷入了苦战)17日上午,派普拿下了布林根(Bulligen),在那里战斗群缴获了5万加仑汽油,刚好补充了先期的燃料消耗,并摧毁附近了机场上几架美军战机,随后战斗群转回到原先路线上,继续向着西南方向挺进。。

而汉森等人则迅速打扫美军残部从E路线跟进,桑迪西却在此时遇到了麻烦。17日上午,美军的残兵于兰兹拉特的左翼在第十装甲师的坦克支援下牢牢的卡住了桑迪西的去路,缺少坦克支援的桑迪西被迫下令部下用“铁拳”和“战车噩梦”和美军坦克拼刺刀,却因此耽误至18日清晨才恢复前进。

而科尼特尔则依旧在为油料的问题呆在汉森的后面。。。

不明真相的玩ipad德军

由于之前从美军战俘口中得知里格纽维尔(Ligeneuville)有一个美军旅级部队的指挥部,如果成功派普能从美军将军身上获得大量有价值的情报,派普随即带着战斗群指挥部连同装甲1营7连连长维尔纳·波舍克(Werner·Sternenbeck)中尉指挥的由7辆IV型坦克和一个装甲工兵排组成的战斗群先头部队从瑟埃蒙特(Thirimont)出发取捷径火速前往里格纽维尔。

17日中午,正在沿着N-23号公路向南行进的施特纳贝克的部队与迎面开来的美军第285炮兵观测营B连的卡车车队在伯涅兹(Baugnez)路口不期而遇,这些轻装的卡车队很快在德军坦克的炮口下投降了,但施特纳贝克为推开卡车残骸而放慢了脚步,愤怒的派普随即下令波舍克立即用手头的坦克群突向里格纽维尔,自己则换乘一辆半履带装甲车和装甲掷弹兵第11连的半履带车一起紧随施特纳贝克的之后,派普下令留下少量年轻的新兵看守投降的美军战俘,计划待到后续部队到达后再组织后送。

在先头部队离开后,17日下午14时,看守战俘的党卫军官兵突然向美军战俘开火,当场有大约70余名战俘死在了党卫军的枪口下,只有躲进了路口附近的掩体中的极少数人活了下来,这些目击者后来“声称”党卫军官兵“有意”为之,仿佛是在进行一场预先准备好的杀人游戏一样,这就是阿登著名的“马尔梅迪屠杀”(实际上爆发屠杀的伯涅兹路口距离马尔梅迪有数英里之遥),时至今日这整个事件都是那么的扑朔迷离,虽然没有任何资料显示是派普亲自下达杀俘命令的,但这一事件让派普的后半生都笼罩在“马尔梅迪屠夫”的称号下。

回到正题在里格纽维尔,派普没有抓到将军只缴获了将军没有来得及吃的午餐,倒是波舍克在将军下榻的旅馆前遭遇了美军反坦克炮伏击,损失了一辆豹式坦克,差点丢了性命。在装甲工兵和掷弹兵一阵巷战后,派普和部下们决定按照既定目标向斯塔弗洛(Stavelot)前进。

派普此时的境况吧—他的战斗群已经升入美军战线40个公里了,而汉森由于沿途美军的抵抗稍稍落后,桑迪西刚刚解决了侧翼之敌恢复了进军,而派普距离于伊的马斯河直线距离还有80公里,如果坦克油箱里的油料管够且前进路线上的道路、桥梁状况良好,派普战斗群应该能很快完成任务,但事实上,这两方面是最难确保的 .17日下午16时,派普到达了斯塔弗洛外,但先头的坦克触雷受损,派普随后来到镇外的高地上侦察,可能是镇内的车水马龙的美军车流让派普误判了美军的实力,更有可能部队已经奋战了整整24个小时,官兵们已经疲惫不堪,他决定将部队留在镇外休整,而不是惯常地发起突袭,派普不知道,此时镇内的美军卡车队其实是在转运佛朗尚科军需站里的汽油,如果派普连夜发起进攻,这批汽油肯定会落入他的手中,果真如此的话,派普和他的LAH师日后就不再为燃料问题发愁了,一口气冲过马斯河== 然而历史没有如果

在休息了一夜后,派普在清晨发起了进攻,尽管美军在夜间得到了增援,但仍旧挡不住党卫军的猛攻,在被击毁了几辆坦克后,掷弹兵就消灭了镇内的美军,镇内的桥梁、道路完好无损地落入派普手中。

在夺取了斯塔弗洛的同时,派普还分出了几支步兵突击队强占附近的桥梁,但桥梁在德军到来前都被美军炸毁了.无奈的派普只能转向北面的拉格雷茨(La Gleize),希望从那里找到冲出昂布莱夫(Ambleve)河谷的道路,此时,天空开始放晴,美军战机对战斗群发起了空袭,空袭对派普造成的损失不大,倒是被炸坏的车辆残骸把道路堵塞了好一会儿,派普的行军速度慢了下来,此时美军第30步兵师第117团第1营,趁着德军空袭后的混乱占领了半个斯塔弗洛,至此派普战斗群先头部队的补给线被切断了,受制于地形的影响,派普和师部的联系也时有时无。

此时,跟在派普后面的克尼特尔战斗群开始从西面进攻斯塔弗洛,随后克尼特尔带着通讯排和派普取得了联系,此时的派普才从高频无线电台里获取了自己危险的状况:美军的反应很快,并抓住汉森和科尼特尔落后的机会,急忙向集结第30步兵师、第82空降师和第3装甲师一个战斗群兵分多路向派普战斗群包围过来,更要命的是此时两翼的友军推进缓慢,青年师在布尔根巴赫(Bulgenbach)陷入了苦战(你楼母啊==),几乎动弹不得,而汉森战斗群只能放弃了E路线上唾手可得的战果转而全力为派普战斗群解围。

此时的派普可以说是已经被孤立在美军战线后方了,但派普依旧牢记自己的使命,他决定用身边的部队做最后的努力冲向马斯河。19日凌晨,派普战斗群向拉格雷茨西面的斯塔蒙德(Stoumont)发起进攻,打出了其在阿登战役中最出色的一次攻坚,尽管人数上少于美军,但党卫军掷弹兵还是依靠出色的单兵战术压制了美军,全歼了驻守此地的美军第30步兵师第119团第3营的两个连,并俘虏了3连200多人,这是派普在阿登战役中最后一次胜利,斯塔蒙德的战斗结束后,派普的坦克燃油耗尽,尽管在斯塔蒙德西面的塔格农(Targnon)还有未毁的桥梁,但派普到不了那里了,无法继续向前进攻的派普只得命令战斗群只能就地转入防御。

他被包围了。。。。

了。。。

1944年12月21日清晨,作为解围行动主力的汉森战斗群一营、三营抵达安布里夫,二营留在Bois des Echevins抗击美军第505空降兵团的突击队。由于这次进攻对解救派普装甲群至关重要,师长蒙克亲自到场监督进攻过程并指挥SS第一装甲猎兵营,以保证步兵不会在没有装甲部队支援的情况下强撑进攻。SS第一装甲猎兵营营长雷廷格回忆找不到让坦克渡过安布里夫河的方法,只有一座桥,在雷廷格看来,这座桥只能过卡车。

然而,师长希望他们尽一切努力尝试,雷廷格叹息‘这是一次毫无希望的努力!’如他所料,尝试失败,桥承受不了坦克重量断开,工兵赶紧上来建一条新桥。就在桥几乎建成时,涨潮的浪头将之冲走,当他们第二次投入建桥,美国炮兵开始开火,进一步建桥压根不可能。

没有重武器的支持,已经渡过安布里夫河的一营无法继续进攻,停在Renardmont-Ster线。师部激烈地敦促SS第一装甲军军部立即空投补给给派普装甲群。当晚20:00点,三架Ju52飞空投补给任务。黑夜中无法确定派普装甲群的位置,再加上敌人防空炮火的压力,尤其是空投场地的目标区域实在过于狭窄,大部分补给箱扔到无人地带,仅有百分之十...

12月22日天还未亮,汉森战斗群的解围攻势便重新开始,然而掷弹兵一营营长喀斯特中弹战死, 林克上尉顶上带领一营继续进攻,汉森本人更是亲自操起突击步枪带头进攻。但是没有坦克和大炮,一营只得在无重武器支援的情况下作战,最终不得不中止进攻。三营从特鲁瓦蓬向派普装甲群所在的拉-格莱兹前进,途中遭到来自北方的美军第三装甲师勒夫莱迪特遣队和来自西方的第82空降师部队的夹攻。跟一营一样的是,三营没有任何重武器来支援战斗的掷弹兵们,敌军却能在坦克和火炮支持下发起凶猛攻击。伤亡惨重的三营找不到任何击退敌人的办法,不得不停止进攻。汉森无奈下决定停止攻势,命令两营在现处位置上转入守势。这天晚上派普从师部发来的无线电报中获悉,他在拉-格莱兹最后的希望——第一装甲掷弹兵团的进攻失败。SS第一装甲团一营副官雷瑟回忆夜里接到这条电报后,指挥官们第一次就关于从拉-格莱兹突围这个问题展开商讨,根据对此绝境的清醒认识,派普通过无线电要求师部许可自行突围。

留在斯塔维洛特战区的师部也没好过到哪里去。22日斯塔维洛特的美军兵力大幅增强,在坦克和火炮的支持下美军第30步兵师的第117步兵团和120步兵团自西方试图突破斯塔维洛特, 克尼特尔快速集群被迫放弃挺近而拼死作战投入最后预备队保卫师部才将美军击退。

斯塔维洛特以东,美军的侦查部队已经越过安布里夫而来。为了师北翼的安全,桑迪格的第二装甲掷弹兵团不得不延长他们的安全线, 斯科尔兹内的第150装甲旅在反攻马尔梅迪失败后就在那个地区转入防御态势。为能保证将来与各团的直接联系,师部指挥所转移到靠近前线的瓦讷城堡,这里离最前线有多近?SS第一装甲团军医萨克尔博士回忆21日派普战斗群的急救站就建在瓦讷城堡(被美军炮轰了一番,不少伤员死于非命。22日师部进去时估计城堡已成废墟)。

12月23日天气晴朗,预期中的大规模盟军空军出动变成了现实,3170架飞机对德军占区公路和铁路线狂轰滥炸,使得战斗中的德军各师本已贫瘠的补给被这次轰炸完全切断。这天派普通过无线电再次发出自行突围的要求,师部将他的要求经由SS第一装甲军军部紧急上送至第六装甲集团军总部,请求批准通过,然而再次被第六装甲集团军总部否决,SS第一装甲军军部让警卫旗队师部自行决定是否允许派普突围。12月23日正午,师长命令派普装甲群突围,并告知第一装甲掷弹兵团主战线位置。

下图为派普战斗群掷弹兵俘虏的美军官兵。

派普继续拉格雷茨继续做困兽之斗,固守待援,此时陪同在他身边的还有1200多人、6辆IV型坦克、13辆豹式坦克和6辆“虎王”。

尽管兵力不算少,但派普的部队的油料和弹药都所剩无几了,在拉格雷茨的日子里,党卫军掷弹兵在冰天雪地的阵地上互相抱着取暖,但依旧用刺刀、手榴弹、白刃战给进攻的美军82空降师和第30步兵师的伞兵和步兵造成了极大的伤亡。派普总是出现在一线阵地,给予官兵们以鼓励,在他的鼓舞下,掷弹兵和装甲兵们打的异常顽强、部队的士气也很高。

在拉格雷茨,派普和被俘美军军官的军衔中最高者第30步兵师第119团的一位营长—霍兰德·麦克考恩(Harold·McCown)少校进行了一次彻夜长谈,派普在对话中谈及了德军即将投入实战的“秘密武器”和在东线战场上取得的种种“胜利”。但是,号称不败的派普自己也清楚他的部队已经失败了,不可能取得成功了。

此时美军集中了25个炮兵连的强大火力向着派普战斗群那块巴掌大的阵地猛轰,摄于美军炮兵的威力,此时,汉森战斗群对派普战斗群所有的解围努力都失败了伤亡巨大的汉森愤怒的下令停止攻击,同时抱头痛苦自己同僚的灾难(原来汉森那么爱派校QAQ)

师部只好下令派普自行突围,前提是必须带上坦克等重装备,派普听闻这道命令后火大地对师部回电:

“把它们都空投回来好了。” 再次发挥了他那致命的幽默感后,怒气冲冲的派普让副手销毁一切重要文件,下令工兵指挥官炸毁一切重装备,此时此刻,派普可能已经意识到上级准备完全放弃、牺牲掉他的部队,但他却还是挺起肩膀,安抚部队的不安,在绝境中杀出一条血路,以换取他和他的部下的生存。

在完成一切准备后,派普在24日凌晨2点带领着部下向南突围和作为人质的麦克考恩少校,走之前他们放弃了不能行走的350名重伤员和所有战俘,他们行动很安静,以至于从美军阵地前200米处走过都没被发现,半路上,派普释放了后来麦克考恩少校并要求他保证留拉格雷茨的德国伤兵的安全,麦克考恩少校答应了,一名突围的德军给了他一块糖,麦克考恩回忆正是这块救命的糖把他从饿死的边缘拉了回来。

党卫军官兵表现出了高度的互助精神,派普在突围沿途中不断地从队伍前面走到后面给将士们打气,从格拉雷茨出发的800人除了渡河时被激流冲走了30个人以外,其余都被派普完整地带回来,终于在25日下午,突围部队和汉森战斗群汇合了,随和派普向师长蒙克做了简短的报告,之后就和部下们一起吃了开战几天来的第一顿热饭。

派普带着八百人突围的过程在很多中文资料里写的很详细,然而坚守主战线等着接应的汉森SS第一装甲掷弹兵团牺牲了多少却没见人提过——24日这天,12连几乎全灭,一营营长阵亡,三营营长波特舍重伤,三营的内波尔党卫军中尉说那天死了太多人,多得自己都记不清,多到夜里作为营指挥所的地下室只有一株可笑的小树和一对牛油蜡烛提醒他们这是圣诞前夜时也顾不上伤感,失去太多同伴的伤痛已让他们忘记这日子的意义(平安夜、团圆夜,真是讽刺.....)。12月24日到12月25日夜间派普装甲群的人渡过萨尔姆河向他们报道,他们尽己所能照顾这些冻得半僵的同志。12月25日凌晨四点,派普装甲群残部突围之后,坚守在斯塔维洛特桥头堡保卫师部的克尼特尔快速集群分队和桑迪西终于可以撤下,此时科尼特尔的450人中已战死六十人,失踪二十人(没找到尸体),伤二百人;桑迪西则更是有550人伤亡。

12月16日派普战斗群开始推进时人数为三千人,12月24日八百人逃出拉-格莱兹,他们中的770人到达了己方战线。

多亏派普他独特的个性,坚持的决心,还有他士兵的勇气,被包围的派普装甲群终以一次三十个小时的强行军从包围圈逃脱回到警卫旗队师。疲惫不堪的人们于圣诞节抵达己方阵线,能走动的人都带出来了。虽然如此,他们依然保持了勇气和士气。

当美军战史家格莱克回忆后来的餐刀饰获得者约亨·派普写道:

‘……三个美军师(82空降师,第三装甲师和第30步兵师)举办了一次多么可怜的表演会,他们没能毁掉一个没有燃料和弹药的小小德军战斗群,然后这个战斗群爆破了他们所有的装备,无畏地通过正在睡觉的敌人离开。”

约阿希姆.派普在此次作战后被授予了双剑骑士十字勋章,而他本人却回答”我最没脸要的就是这枚勋章,它的代价是我战友的牺牲,而他们本该取胜!“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