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中国历史 > 揭秘 | 66年前飞行员书信还原抗美援朝战争中真实的空中格斗

揭秘 | 66年前飞行员书信还原抗美援朝战争中真实的空中格斗

分享人:梦海之巅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12-06 阅读:0


“我得空给你好好形容下,那些家伙,那个熊包劲,见了我们简直是绵羊见了老虎一样,跑都不会跑了……”“追他好追,注意的是,不要冲到他前面去,拉上升垂直动作攻击他最好,不要和他盘旋。”


11月30日,是牟敦康烈士牺牲66周年的日子。1951年11月30日,我志愿军空军轰炸大和岛。在我轰炸机和拉-11机群遭到攻击时,牟敦康和战友们驾驶米格-15赶到,奋力救援,逼退了美军的F-86机群。在整个作战过程中,牟敦康3次对敌机开火射击,在进行第4次攻击时,坠海英勇牺牲。他的生命定格在了23周岁的青春年华。几年前的一个偶然机会,当时我在《中国空军》杂志编辑“军史”栏目,认识了牟敦康的弟弟牟广丰,他一直珍存着敦康二哥的书信。


正是从那时起,我在信中认识了牟敦康和他的战友们,感受到了他们的高歌猛进清亮阳光的青春年代。每每捧读这些书信,在那些发黄且字迹模糊的信笺上,总能真切地感受到年轻的飞行员的心跳,那是按捺不住的求战之心,对于打仗,他们充满激情而且毫无畏惧。也正是从这里,我认识到战斗精神是活的,我们所说的不朽也正在这里。精神不会随生命的结束而结束。那些信件,就是这种精神的依存形式,尽管在很长的时间里,它是尘封的,但是,一旦打开,就会有一束光亮飞出来,照亮阅读者的内心。让我们知道,血性一直未泯,它存在于军人的血液里,等待被战斗的渴望激发,成就胜利的价值。


 “我们这些所谓年轻小伙子,特别是那些航校出来的光棍条子们,真是干的不算差。我们从打敌小批的开始,直到现在,我们已经打大了。”这是吴光裕1951年10月6日写给战友牟敦康的信。这些“光棍条子们”,20岁出头的年纪,刚从航校出炉,平均飞行时间不足百小时,而对手飞行时间却以千小时计数,但他们毫无畏惧,闻战则喜,而且如果不能上战场就发自内心的忧愤。


当年,常乾坤副司令员到沈阳进行动员,大队长王海代表飞行员讲话,话很短:“天空这么大,美国人也是一个人,中国人也是一个人。我就不相信我们打不下你来,非得让你把我打下来?”他们毫无畏惧地投入战斗。几次交手过后,美国人发现,中国空军的飞行员“打起仗来有一股令人胆寒的劲头,丝毫不吝惜自己的生命”。牟敦康在信中这样写:“我得空给你好好形容下,那些家伙,那个熊包劲,见了我们简直是绵羊见了老虎一样,跑都不会跑了……” 


飞行员陈亮在信中这样描述自己的战斗生活:“康呀,真是热闹极了,这样的生活我感到有趣的。每天黎明即起,马上出发,到点灯后才回来,虽然疲劳,但是让精神愉快把它战胜了。每一个战斗,双方不下200架,有意思,每天两三次,油箱最多的,5天内丢过5副了。”投掉副油箱意味着接敌空战,5天5副,足见当时战斗之频繁和激烈。渴望战斗、渴望胜利的心情洋溢在字里行间,他们是带着激情去打仗的。


同学信中,他们依然在交流战术。吴光裕在信中与牟敦康交流打F-86:“追他好追,注意的是,不要冲到他前面去,拉上升垂直动作攻击他最好,不要和他盘旋。”同学战友写信通篇都在谈战斗和战术,战斗已经成为他们生命的全部。他们是我们的先辈,相信我们今天依然在传承这种精神。所以满怀激情渴望战斗的人,让我们一起来捧读这些书信,去倾听他们心底的声音,激发我们情感的共鸣,为使命而战,为荣誉而战,为胜利而战。


信件原稿


林兄:

在战斗的环境中见你来信,更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我决心作到你的希望,那也是党与人民对咱的要求,原来你是在开原,早因不知,未常去信联络。今见你来信,谈到情形尚好,更望工作学习中多加注意身体……


现在谈谈我的情形,身体精神都能以环境之需而适,现处在战斗的情况下,虽然经常的出去,(指升空作战和巡逻——笔者)然并不能经常的出出杀气,四号的一次,那还是头一次的与鬼子见面。我们以六对二十四冲入敌人的机群,直将敌人赶到海里。击落两架,击中一架。你老弟真死拉扒克(朝鲜语音译,即窝囊废之意)。因战术上犯了错误,只击中敌人一架,现在憋了一肚子气,准备下次见面再以有效的手段好好的教训大老美的空中强盗。我得空给你好好形容下,那些家伙,那个熊包劲,见了我们简直是绵羊见了老虎一样,跑都不很会跑了,对我们来说是名副其实的空中绵羊)。我们现在的生活当然是战斗生活,除了开会就是玩。每天绝大部分的时间生活在机场和机旁和座舱里,至于我们的“公馆”(即位于安东浪头机场附近的伪满洲国皇帝溥仪的行宫。朝鲜战争期间,牟敦康所在的空3师指挥部曾设在这里。)每天待不了几个小时,除了睡觉,当然不作别的。林兄,这就是我的个人大概。本想多多的谈谈,没处好写。同时,头一仗也没有打出个样来,倒没脸向老友们谈。林兄,当您下次听到的就决不是这个了,就此住笔。 


 此致                     

敬礼    并祝你健康

                           敦康  11.17于安东


这封信是牟敦康牺牲之后在他的遗物中发现的。是牟敦康于1951年11月17日在战斗闲暇之际写给战友林军的回信。因军情紧急,一直未抽空寄出,及至30日牟敦康出战牺牲,这封信遂成“一封没有寄出的信”。几十年后,当几经辗转终于从刘玉堤将军那里打听到林军下落时,却得知林军已在前些年病逝了。这封信,成了“永远也送不到的信”。


信件原稿(点击放大阅读)


康、华:(康指牟敦康,华指孙景华)

收到来信,我高兴了好久。知己人的话真好听。……最近来说大家都看到了敌人有的打上了,邹炎有成绩,王保君(应为王宝君)机事小伤,仍勇敢战斗。康呀!真是热闹极了,这样的生活我感到有趣的。每天黎明即起,马上出发,到点灯后才归来,虽然疲劳,但是让精神愉快把它战胜了。我们都盼你们来。每一个战斗,双方不下200架,有意思每天两三次,油箱最多的,五天内丢过五副了,你看如何,炮都常在叫啸。不再说了,你又快火了!又要打自己的头了!不要急,日子远着呢!有你的,把力量准备好,主要垂直动作大V。我最近病了两天,很快又能出任务,望保重。把信给亲爱的孙景华看看,我不另写给他了。亲爱的景华不要怪我,时间太少,今天下雨才有点时间。


敬礼

代问团、师首长好!

                                         陈亮  

                                         9.29 


牟敦康与陈亮(左)在天津掌柜庄机场,俩人先后在抗美援朝中牺牲


牟敦康生前,保留了一大批战友的来信。这些信件,绝大部分是集中在1951年下半年写的。年轻的飞行员们在这些信中交流见闻和体会,互相激励,回忆友情。这是战友来信中按时序排列的第一封。写信人陈亮,是牟敦康当年在东北老航校一期乙班的同学。信中提到的战友邹炎,是老航校飞行二期的同学;王保君(应为王宝君)是飞行三期的同学。陈亮牺牲于1952年5月26日。当天13点38分,他率队出航,在义洲、昌城、龟城附近,先后遭遇20多架F-86战斗机,经过苦战,其他的机被击落,形成单机,因油料不够返航抵近辽宁省凤城机场附近时,遭遇美军4架F-86偷袭。陈亮毫无惧色与四机展开格斗,壮烈牺牲,年仅27岁。1952年6月,被空军批准为特等功臣。


信件原稿(点击放大阅读)


敬而且爱的牟大爷同志:

首先向你问安,“猪入给,猪入给”(朝鲜语音译,意为绵延起伏)身体好转了吗?现在战备的如何了?


我们到了安东后,的确也干了不少仗,我们这些所谓年轻小伙子,特别是那些航校出来的光棍条子们,真是干的不算差。我们从打敌小批的开始,直到现在,我们已打大的了。出去一个团或一个师,在友邦配合下,我们经历了双方共二百,三百架的所谓大会战已经好几次,在战区上空,只看到我们的小燕子和敌人的老鸦,来往穿梭。现在吉世堂、褚福田、郑刚、候书年、李宪刚都击落F-86各一(架),其他如申炳昊、吴奇、赵明都击中了,至于敝人差劲,自任了射击主任后,只好当团的四号机,开火机会少,开炮来说,还是我第一打响了,情形是这样,在H11000(米)正发现F-86双机,鄙人在转弯中拉后,这两架便对到到阮、陈的后面,吉的前面,我一见这灰家伙见势不妙,拉过来就是一下,打过也必掉高空了,就是一个上升转弯,后来就掉队了。回来一看,原来大家都是西里花拉的了,于是掉队也就马马虎虎的过去了,这第一炮打响后,敝人未击落也未击中,以后他们开炮成绩又来了!这仅一例而已,我还需告诉你几个有趣的事情,⑴一天打F-18,(在)H-11000(高度11000米)打乱了,敝人又是单机,孤家寡人了,正在联系时尾部来了两个。我先加满油门,后问后面是何人,他不答,我一看D(敌机) 可能是1000-2000m,还是个俯击姿势,不妙就拉上升转弯,因为敝人到1200m后便不再上去了[性能关系,因兄弟团李永太(原文如此,应为李永泰——编者)遭八架F-86射击中弹52颗,但未击中发动机,所以他极力爬到12000m,敌便跑走了,他又回来了。]我拉了一个上升转弯后,见他还在我内侧,我又拉,他们吃不消,内侧不能掉了,嗖的一下,到了D外侧被太阳一照,原来是我们的小燕子,我真又气又好笑。再问问,原来是小李子和孙悦琨,真混蛋。我再看看高度,已到了14400m了,此一例。⑵王子详被敌围住,拉急上升看V-240进入卧旋,改正后还是被围,一个急上升V已到了250了。但对头两个F-80,通通几炮后,又进入螺卧旋,螺旋中又见到敌人,又开炮,子弹也是螺旋的,H-1500还改不出来,就跳伞了。在泥泊里接地走了2000m,还有三个F-80,50m的高度掩护他,朝鲜道木(“道木”,朝鲜语。即同志的意思。注者)用枪对他,王说“中国”朝鲜人说“呀,中国道木,大大的辛苦的那”。⑶兄弟团一个刘涌新,6个F-86打他一个,他打了一个,他也被击中。H-300跳伞未成,牺牲。⑷孙悦琨也跳伞了。佟允庆也跳了伞。到三十八军倍受优待。⑸王保钧编队感觉飞机屁股冬冬的震。看飞机出烟,知中弹,摇了一摇还好,一见双机F-86。单机便和他们战斗起来,通了好几次炮,最后敌机安全返航,他也安全返航。我团只牺牲了一个叫魏梦云的同志,其他都健在。不过飞机是消耗了不少。现在打击只想飞新飞机,日日盼都是幻想,又有什么法子呢?总的来说,经验如下:⑴F-80V小追到你尾部,我们V到1000时就会拉掉了(我在返航中来过一次),追他好追,注意的是,不要冲到他前面去,拉上升垂直动作攻击他最好,不要和他盘旋。⑵F-86较利害,所谓敌人的精锐,拉力和我的一样,他加速还来的快。不过,11000m上爬高便必我们的虎了,因此要争取高度干他。⑶H-13000空中停车,可以由新安州滑到机场着陆。⑷我机中弹着火,失去操纵,最妙的是跳伞最安全,H-1500m以上,王子详1500m跳伞,伞开了,四秒钟后便接地了。⑸兄弟团一位跳伞的(陈衡)V=1250x/z,跳出来安全着陆。由于压力太大,面部和胸部压肿,修养后便可以了,螺旋中跳伞也最安全的。⑹大队间,中队间,双机间要配合好,队型好,便不敢打地靶,也极力来应付空中了,一打也会跑了,经验很少,仅供参考。


至于其它事,大家想,希望你们生力军出马,来显显我们大家的威风,人民空军我想也就出头了吧


最后问刘玉堤老兄,孟进同志,孙锦华(应为孙景华)老弟及群狗的好。   

         

敬礼 

                                    吴光裕

                                 1951-10-6日


敦康与他的战友吴光裕(右)在一起


牟敦康的好友吴光裕,早年参加新四军,因文化水平较高,被选调到东北老航校学习飞行,期间结识牟敦康,两人遂成挚友。2010年,吴光裕在谈起牟敦康时说:他的飞行技术是我们学员中最棒的。


1950年6月5日,第六航空学校首届速成班毕业学员合影。前排坐者左起刘玉堤、王金台、吴光裕、王子祥、宋文洲;二排(蹲坐左起)陈亮、王玉、李延生、朱效才、于长富;(后排站立者左起)曹金书、牟敦康、赵志才、李文模、张华。



牟敦康

生于1928年,是东北老航校第一期学员,人民空军创建初期的第一批战斗机飞行员,生前任志愿军空三师飞行大队长,1951年10月赴朝参战,多次率队升空迎敌,先后击落击伤敌机4架,牺牲后,被追认为一等功臣。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