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心理 > 情感文章 > 有个重男轻女的妈妈到底是怎样的体验

有个重男轻女的妈妈到底是怎样的体验

分享人:火凤凰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08-10 阅读:0

置顶 儿童心理课堂,伴你探索解读儿童心理,阅读、看见



1


曾雨涵是个女孩,却一路被嫌弃长大。


曾伯在外地做生意,花姨在家负责照顾她和哥哥,她的哥哥雨晨一路被妈妈像母鸡护小鸡崽那样呵护长大。


九十年代,曾家早已电视机,收音机,音响设备等家电一应俱全。


在吃肉都很奢侈的年代,雨涵家的晚饭却准备了精致的三菜一汤,有鱼有肉。


丰盛的美味佳肴与雨涵毫无关系。花姨只会把大块肉夹到雨晨碗里,看着哥哥把肉嚼得汁水流油。雨涵吞了口水,吵着要吃鸡腿,花姨一筷子打下来,怒目圆睁瞪她,天天就知道吃肉,你吃肉能长脑子不?


不管是吃饭还是玩具,无关对错,花姨看不见雨涵的委屈。即使雨晨把雨涵的书包扔进臭水沟,花姨不分轻红皂白批评她为什么自己不把书包看好?当雨涵一把鼻涕一把泪控诉是哥哥非得要我帮他拿书包,我不肯,他就扔我书包。花姨却埋怨雨涵为什么不体贴哥哥读书辛苦?


要知道那时雨涵才读二年级,而雨晨已经读五年级。瘦小的雨涵怎么背得动雨晨沉重的书包。


没有哪个妈妈不爱自己的孩子,但却有妈妈重男轻女,在那个以生儿子为荣的年代,雨涵就是那个不受花姨待见的孩子。花姨对雨晨永远是和颜悦色,对雨涵永远是冷若冰霜。


讨厌到什么地步?讨厌到雨涵不小心打碎吃饭的碗,花姨暴跳如雷拿着鸡毛掸一鞭又一鞭如雨落下,若不是邻居听见雨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怕是昏厥过去都没人发现。


雨涵手臂上条条分明的红色印子直到很久才逐渐散去,可是心里的伤疤却结成了茧子,有着难以言说的痛楚。



2


童年于同龄人来说是无忧无虑,像只鸟儿一样徜徉在自由的天空。而对雨涵来说,更多的是阴雨绵绵,还不时夹杂着狂风暴雨,除了逆风而行,别无选择。


为了躲避花姨,中学的时候雨涵就选择了住校,一星期回来一次。花姨虽然不再无端指责雨涵,脸色还是没好到哪儿去。


而那个被她宠溺到骨子里的哥哥已经上高中,花姨还是隔三差五去雨晨的学校给他洗衣服,收拾被褥,顺带送菜送汤。即使他们两个学校的距离近到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也不见花姨来学校看过雨涵。


雨涵把花姨的区别对待归咎于自己是女儿身,所以才如此偏心。


初二的时候,雨涵对自己的女儿身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那时班上已经有女生来了“大姨妈”,聊起这些大家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而雨涵却在全班同学面前出了一回洋相。数学老师叫雨涵上台算题,刚从座位起来,后排的同学就小声议论着什么,等她答完题目,男数学老师神情严肃说道曾雨涵你先回去吧!同桌压低声音对她说,你来那个了,赶紧回家吧。


雨涵说学校到家得花半个钟头,而那天居然不到十分钟就跑回家,即使已经瘫倒在地,手脚无力,还是赶紧换了裤子。


找到花姨的时候,她正和邻居热火朝天地打牌。她头也没抬问雨涵,不去上课回家干嘛?要死了?当着外人的面,雨涵嘟囔了半天还是吐不出一个字。


花姨看她像个木头一样立在那,不说话也不走开,气不打一处来,你别站在这里碍眼,害我又输了。

  

妈,我来那个了,你能不能带我去买那个?那声音小得几乎和蚊子差不多。


雨涵卯足了劲才说出口的话却被花姨的大喇叭又给咽下去。


那个那个?到底是哪个?


旁边的牌友神秘地对花姨一笑,你闺女长大了。随即整桌的人跟着你一言我一语,旁若无人讨论起女孩子的那点事。


雨涵听得是脸上火辣辣,她多希望时间就此停止,自己从来没有来过。


好不容易等花姨打完一局,她扔过来十元钱,没好气说着,晦气,自己去买。


雨涵说我真的是落荒而逃。没有哪一刻比这个时候更痛恨自己的女儿身。


这种事只有妈妈才能帮助女儿,可是她却让我在众人面前像个小丑一样被人评头论足,那感觉不亚于赤裸裸地在大街上被众人指指点点。


最无助的时候,那个被称作“妈妈”的人比外人还事不关己,心寒到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



3


后来,雨涵非常努力地读书,她发誓要离开这片地方,准确来说是远离花姨。


雨涵考上重点高中的那一年,曾伯也从外地回来。他很开心地为雨涵举行了庆功宴。亲朋好友夸雨涵是读书的好苗子,将来肯定大有出息。


花姨嗤之以鼻,说只不过是雨涵运气好点而已,雨晨更聪明。


被花姨说更聪明的雨晨高中毕业后就不愿读书,整天无所事事。花姨求爷爷告奶奶给他找了几份不错的工作,从来没有做满三个月就撂挑子走人,不是嫌弃工资太低就是上班太累。后来所幸不去上班,心安理得在家啃老,白天睡到日上三竿,晚上混迹酒场赌场。


看不惯儿子游手好闲的曾伯经常对他大发雷霆,家里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


很神奇,曾家还原了十几年前的场景。只不过这次换成了雨晨。


雨涵高二的时候,有机会出国。曾伯为了弥补十几年不在雨涵身边的遗憾,不顾花姨百般阻挠将她送出国。


在国外的日子,雨涵一边上课一边打工。学着做西点磨咖啡,偶尔去各州短期旅行,写游记拍照片投给各大报社网站。走心的文章受到大家的追捧,而今多家网络媒体都开辟了雨涵的游记专栏。


雨涵的人生就是一个大大的逆袭。


不被家人待见的孩子通常有两种结果。要么自甘堕落,破罐子破摔;要么作茧成蝶,涅槃重生。雨涵选择了后者,虽然过程有点辛苦,至少收获了灿烂人生。


对于花姨,雨涵没有爱也没有恨。她说自己没有办法大度到对以前的事既往不咎;也没有狭隘到此生不来往,毕竟那是生她养她的母亲,只能说没有那么多的情深义重。


不可能跟妈妈煲电话粥;也不会挽着手一起逛街;更不会扑在妈妈怀里撒娇……曾经那个需要被温柔对待的小女孩已经变得无坚不摧。


END -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