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心理 > 心理知识 > 欧洲系列 — 昙花一现的“拉丁帝国”,以及拜占庭的衰弱

欧洲系列 — 昙花一现的“拉丁帝国”,以及拜占庭的衰弱

分享人:风旋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09-04 阅读:0
        1204年立国的“拉丁帝国”并不是一个正式的名称。之所以有这样一个标签,是因于这次入侵的天主教徒,都是来自于拉丁地区(法国、意大利)。帝国的正式名称其实是“罗马尼亚”(罗马人的土地)。在欧洲“罗马帝国”这笔丰厚的地缘政治遗产,一直被各种势力主动“继承”。要是从语言来看,“拉丁罗马”倒比希腊化的拜占庭好像更“正宗”。当然就文明继承的角度来说,拜占庭的希腊人要比这些日耳曼人后裔,更有资格自称“罗马”。  “拉丁帝国”的范围大体包括现在的希腊、以君士坦丁堡为核心的,土耳其海峡两岸的土耳其领土。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拜占庭帝国就此消亡。失去君士坦丁堡和大部分领土的拜占庭人,分别在小亚细亚半岛爱琴海、黑海地区,以及品都斯山脉西侧(阿尔巴尼亚南部、希腊西北部)的伊庇鲁斯地区,建立了三个国家,分别是:尼西亚帝国、特拉比松帝国,以及伊庇鲁斯国。当然这些标签其实都像“拉丁帝国”一样是个方便区分的“外号”。三个继承者自己可都是以正统拜占庭继承者自居的。  所谓的“拉丁帝国”一如之前日耳曼人所建的那些所谓帝国一样,内部从一开始就处于各自独立的“封建”状态。其中“皇帝”的领地自然是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的,横跨土耳其海峡(博斯普鲁斯海峡——马尔马拉海——达达尼尔海峡)两岸的土地。其它参与东征的法兰西贵族,则在希腊分别建立了:塞萨洛尼基(包括下马其顿和塞萨利地区)、雅典(维奥蒂亚和阿提卡地区)、亚速该(伯罗奔尼撒)等名义从属帝国国家。可以想见的是,即使不考虑希腊——东正教属性的拜占庭人,是否愿意接受这些“野蛮”西欧骑士的统治,单从结构来说,这样的“封建”结构能够保持稳定,也是很值得怀疑的。  作为这次东征的主导者,威尼斯人得到了包括埃维亚岛、克里特岛、希俄斯岛等重要岛屿在内的爱琴海岛屿。不过需要说明的是,与那些骑士国不同的是,威尼斯人其实并没有加入拉丁帝国的政治体系,或者说没有宣誓效忠所谓的帝国皇帝。因为这些商人认为,贸易才是权力的基础,他们之所以要那些爱琴海岛屿,也只是为了贸易。一旦在政治上有所束缚的话,谁又能保证当年拜占庭人驱逐、没收威尼斯人财产的情况不会再次发生的呢。至于和那些拉丁国家的关系,威尼斯人更愿意用商业原则来做纽带。  对于一些抱有农耕文明思维的中国人来说,威尼斯人这种不在意领土扩张,而在于贸易控制权的做法是很难理解的。比如将19世纪后半叶以来,中国所遭受的那些西方入侵,统统归结于“殖民”行为,就是基于这种思维。事实上对于那些看中海洋贸易的帝国来说,海洋的控制权才是最重要的。对于正在向海洋迈进的中国来说,厘清这点同样具有现实意义。这样你就不会纠结于,还有多少岛礁在某个南海国家手中,而会将注意力放在,谁才真正有实力、有支点控制这片海洋。  威尼斯人也并没有控制全部的爱琴海岛屿,不过那些重要岛屿在手,加上经济上控制“拉丁帝国”的优势,已经足以让他们主导爱琴海的贸易了。当然,无论对于那些拉丁骑士还是威尼斯商人来说,不能将拜占庭领土尽数收入囊中总归是个遗憾。然而拜占庭帝国毕竟已经统治这片土地将近千年了,这些人口、文明都不占优的天主教徒,想将已占领土上东正教徒臣服,就已经非常困难了。另一个外部原因是,拜占庭残余势力所建立的三个国家,并非是唯一的东正教国家,君士坦丁堡北边还有个早归信东正教的保加利亚王国呢。尽管保加尔人历史上一直和拜占庭人争斗,但这些游牧后裔也知道,一旦东正教世界失去君士坦丁堡的话,自己一定会成为天主教世界扩张的下一个目标(特别北边的匈牙利也是天主教国家)。保加利亚王国很快和新生的尼西亚帝国结成了同盟,以避免唇亡齿寒的局面出现。  就技术层面来说,拜占庭帝国之所以能维持千年,一则在于其东方式的集权体系,比之欧洲的封建制更为稳固;二则在于海洋贸易为这个帝国的统一和生存,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三则建立了皇权高于神权的政教关系,避免了意识形态对政治的干扰。然而新生的“拉丁帝国”,却完全不具备这三个条件。其内部处于各自为政的分裂状态;海洋贸易所产生的收益,则为只与帝国维系生意伙伴关系的威尼斯人所据有;意识形态的主导权,又为远在罗马的教廷控制。  一个新王朝是否能生存下来,前5、60年(三代)的融合是非常重要的。可以想见,在这种内忧外患之下,所谓的拉丁帝国将很难熬过王朝的危险期。事实也的确如此,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博弈,三个后拜占庭国家中位置最好,潜力最大的尼西亚帝国终于重返君士坦丁堡(公元1261年),将一开始就风雨飘摇的“拉丁帝国”变成了历史。值得玩味的是,尼西亚帝国在复兴拜占庭的过程中,得到了热那亚人的大力协助。至于这是为什么,相信完全不用解释了。  虽然尼西亚帝国脱颖而出,入主君士坦丁堡成为拜占庭帝国的正统继承人,但并不代表另外两个竞争者就此消失了。事实上战略上试图向塞萨利扩张的伊庇鲁斯国和以黑海为经营方向的“特拉比松帝国”(大体就是当年 “本都王国”的翻版),实际并没有回归新拜占庭帝国(前者曾经表面臣服过)。这两个地缘政治板块,后来都和君士坦丁堡一样,在15世纪中叶为奥斯曼帝国所征服。  同时奥林匹斯山以南的雅典、亚速该等十字军国家,也没有为复兴后的拜占庭帝国所征服。说起来这也是封建体系的一个好处,每个板块都有自己的利益和体系,并不会因为中央政权的易手而瞬间崩溃。相比之下,像中央之国这种中央集权到极致的国家,征服金字塔的顶端,往往就能很快拿到整个帝国。另外威尼斯人也依然控制着他们在拉丁帝国时期的遗产。当然,热那亚人通过帮助拜占庭复国这件事(尤其能因此进入黑海贸易),再次成为了威尼斯人在东地中海的有力竞争者。这两个共和国在地中海贸易博弈,也贯穿了后来的整个中世纪史。  从地缘角度来看,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带来了两个后果:一是让拉丁势力得以在爱琴海南部的原拜占庭领土中生根。客观上使得西欧,尤其是威尼斯等商业共和国所在的意大利北部,可以从拜占庭全面吸收文明因子。同时东西方贸易所聚集的财富,也为意大利北部成为欧洲的文化中心,奠定了物质基础。其所引发的最大成就,就是文艺复兴运动了;另一个后果,则是让拜占庭帝国彻底走向了衰弱,为后来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扩张,扫清了最大的障碍。  写到这里,喜欢这段历史的朋友可能还会有个疑问,在十字军东征中起到重要作用的三大骑士团,怎么还没有出场。别急,下一节他们的前世今生,就该伴着另一条十字军东征的支线展开了。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