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心理 > 两性心理 > 一个穷女人的爱情(结局)

一个穷女人的爱情(结局)

分享人:菜菜子-521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5-15 阅读:0

晏凌羊


一起做一个爱学习、愿成长的人


阅读全文约需8分钟


点右边超链接可查看:《一个穷女人的爱情》上篇



一个穷女人的爱情(结局篇)



文/晏凌羊


6


周扬消失了,听说去了另外一个城市。

 

姜美丽也从阿成的世界里消失,两人就这样断了联系。

 

小萱与阿成如同所有情侣一般,开始同居了。两人像是达成了某种默契一般,几乎从不提任何与周扬和姜美丽有关的字眼。


唯有一次,阿成在阳台给花浇水时,说了一句:“有的花,你看着娇艳,但其实也挺需要照顾的......”


小萱听到了,问他:“你是不是想起谁了?”


阿成没说话,但小萱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一丝不易觉察的失落。


两个人好起来的时候,阿成也会跟小萱说,我爱你。

 

小萱说,我们结婚吧。

 

阿成没说话,只是一把把她揽过来,亲了亲额头。

 

晨昏日暮,小萱偎在阿成怀里,希望时间静止。和阿成在一起,是小萱最温情和最迫近的理想。她沉溺在有阿成的梦里,畅想未来,不愿醒来。

 

阿成后来觉得国企不适合自己的心性,辞了职,去到另外一家公司做销售,并很快做出了一些业绩。


小萱依然是一个小文员,只是收入增加了一些。对于未来,她没有想太多,她觉得能和阿成在一起,就是老天给她最丰厚的馈赠,她不奢求太多。

 

换了工作的阿成,开始变得很忙,经常应酬到很晚才回家。每次小萱听到门响,就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去迎接,给他倒开水、放洗澡水。


阿成给她钱,让她去买衣服、包包、化妆品,她也收下,但转手就拿去给阿成买领带、皮鞋。

 

那是小萱自记事以来最幸福的时光。她为阿成付出一切,心甘情愿。

 

小萱后来怀孕了,阿成心烦意乱,他恳求她把孩子打掉,说他现在还没有足够的经济基础,支撑她和孩子的未来。


小萱想,两个人连房子都买不起,孩子生下来只能把户口上老家。她不想她和阿成的幸福生活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孩子打破,二话没说就去了医院。

 

有段时间,有一个项目阿成迟迟拿不下来,说客户是个老头子,思想顽固得很,他怎么做对方都不满意。他一回到家就垂头丧气,愁得不停掉头发。


阿成说,如果能做成了这个项目,他们买房子的首付钱就够了。小萱看着他不停熬夜改方案,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也跟着心焦。

 

7

 

某天下班,小萱站在路边等公交车,忽然一辆私家车停她面前。车窗降下来,小萱赫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是周扬!

 

周扬招呼她上车,说要送她一程,小萱说不用了。

 

公交车马上等着进站,对着占了车位的私家车狂按喇叭,小萱心烦意乱,只好火速上了车。

 

一开始,小萱和周扬在车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聊天气,聊这个城市的交通状况,气氛略显尴尬,后来还是小萱主动问起周扬,这些年都去了哪里,干了什么,两个人才开始有了实质意义上的交谈。

 

原来,周扬回了老家,继承了父亲的家业。这些年来,他走南闯北,把家族生意推向了全国。


介绍完这些,他像是自嘲式地说了一句:“我还能怎么办?感情上受的伤,工作来治。所谓‘化悲愤为力量’,说的就是这样吧。”

 

小萱心下有些内疚,却把已经到了嘴边的“对不起”又咽了下去。周扬现在已经是个成功的生意人,她看不习惯他略显膨胀的模样。

 

周扬很快把小萱送到了家,他看了一眼小萱住的小区的外观,问她:“你们还没买房吗?”


原本只是一句再平常不过的询问,但因为这话是从周扬嘴里吐出来的,小萱居然感到有点愤怒,她没好气地回答:“没钱,没买。我们又不是做生意的。”


小萱准备下车,周扬叫住了她,戏谑式地笑着:“你欠我一次。”


一次?什么一次?一次什么?小萱先是不明白,后来心知肚明。


她问:“你想怎样?”

 

周扬说:“你还不知道吧?我就是那谁搞不定的那个客户。”


周扬称呼阿成为“那谁”。

 

小萱疑窦丛生,阿成说那个特别难搞定的客户,不是一个老头子么?

 

周扬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小萱。名片上显示的公司名字,正是阿成日夜死磕的那家,而周扬名字后面,有一个很闪亮的头衔:董事长。

 

小萱顿时心烦意乱:周扬是什么意思?报复?还是诱惑?

 

话说到这种份上,小萱已然明白周扬的意思。她犹豫了一下,坐回到了周扬的车上。


华灯初上,她任由周扬把自己拉去不知道哪里的地方,像奔赴刑场。

 

周扬带着她,去到了两人当初约好见面的那家酒店。刚把门关上,小萱就把外衣脱了下来。

 

“我曾经欠你的,今天都可以还给你,只求你放过他。当年你觉得被他绿了,现在不就想绿回去么?来啊,我奉陪到底。”小萱边说边把外套砸到床上,准备开始脱背心。

 

周扬忽然站起身来,把她按到床上。

 

小萱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现在我已经不是处女了,你可别嫌弃。”

 

周扬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般,停了手,开始苦笑,然后是狂笑。


笑着笑着他压低声音闷喊:“能一样吗?被一绿再绿的滋味你感受过吗?你知道那些日子我是怎么走过来的吗?你还得起吗?”

 

语调里,他明显有些哽咽。

 

小萱心里升起万千内疚,她走过去,轻拍他的背,艰难地吐出一句:“对不起。”

 

周扬摆了摆手,良久才说:“我等你这句‘对不起’,等了好多年。”

 

沉默了几分钟之后,他又说:“没事了,回家吧。我送你回去。”

 

小萱穿好外套,一打开房门,就看到了阿成怒气冲冲的脸。


他气得脸都快变形了,什么话都没说,只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的笑,然后,头也不回地快步离去。

 

小萱想追上去解释,被周扬一把拉住。

 

他急急地提醒她:“你这时候去,能说什么?我帮你想办法。”

 

小萱反手给了周扬一耳光,眼睛里要滴出血来,冲周扬怒吼:“还能想什么办法,你故意的吧?”

 

她抓起包,逃兵似地离开那家酒店。

 

8

 

阿成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搬离了两人租的房子。任凭小萱怎么解释、苦苦哀求,他都不为所动,一言不发。小萱送给他的所有礼物,包括鞋子、领带,他一样没带走。

 

阿成走后,房子空了。小萱在窗帘紧闭的出租屋里,哭了整整三天。她不明白阿成为什么走得那么决绝,她对他那么好,几乎把心都要掏给他了,可他为什么连她的解释都不肯听。

 

到了第四天,小萱明白了。阿成离开,绝对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他应该很久以前就想离开了,只是她太大意,不曾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


她开始明白,自己可能只是阿成的避难所,是雨天的雨伞、热天的蒲扇、雪天的暖炉,却不可能成为他心中最爱。

 

失恋会让人经历蚀骨的疼痛,但终究死不了人。过了好一阵行尸走肉的日子后,小萱的日子回复如常,但她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像是缺了一个大窟窿。

 

独自捧着热水杯站在阳台上看这城市的车水马龙,她有时会想起阿成,有时会想起周扬,觉得自己这辈子不会再爱了。

 

又是一年春天来,小萱当了社区义工,周末会走访一些残障儿童家庭,有时带着残障儿童去户外做活动。

 

某一天,在街心公园里,小萱和其他义工一起带着几个自闭症儿童画画。恍然间,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很像是阿成。


她情不自禁朝着那个手里提着一袋子饮料的背影追了上去,却在不远处看到了等着阿成走过去的姜美丽。

 

比起过去,姜美丽变丰满了一些,确切地说,是小腹明显隆起,大概怀孕了有四五个月的样子,但和她的名字一样,她依旧美丽。她坐在长椅上,波浪卷长发随风飘扬,表情恬淡。

 

看到阿成走过来,她站起身来。阿成快步上前,小心地扶住她的腰,两人缓缓往前走,有说有笑。

 

小萱止住了脚步,她想起一件事情:过去她和阿成在一起,每次两个人出去逛公园,渴了累了都是阿成坐在长椅上休息,她去小商店买饮料。而阿成和姜美丽在一起,却是他鞍前马后为她服务,她只需要负责“美”就好了。

 

一想到这一层,小萱的心被刺得生疼。她想,阿成喜欢的应该是姜美丽那样的姑娘,虽然易碎、堕落,但性感、热情、奔放。姜美丽是绚烂的罂粟花,令人心碎也心醉,而自己只是一株清淡的蒲公英,实用但寡淡。她再贤惠,对他再好,也比不过人家吃得定他。

 

“他们应该在一起,而我才是第三者”。一念及此,小萱觉得和阿成在一起的几年,化成了一片灰烬,回想起来像是一片空白。


9

 

日子匆匆而过,小萱转眼已成公司里的大龄剩女。

 

事业上,她依旧一事无成,每个月需要给母亲寄钱,她的收入仅仅够花。

 

年近三十,拿着不高不低的收入,做着一份前途不好不坏的行政类工作。公司刚刚经历了一轮裁员,小萱侥幸地成为留下的那一个,但这事儿让她心生无限的危机感。

 

她甚至有点后悔,年轻时候为什么只顾着谈恋爱,却不多去考几个证,不提升自己的专业技能,现在再努力,好像有些晚了。

 

看着公司里进来的90后前台不停忙着相亲,她在厕所里语重心长地劝人家:“年轻时,真的别只顾着把自己的未来捆绑在一个男人身上。”

 

90后前台点头,礼貌地回答“谢谢萱姐指教”,但一等她转过身,就在背后跟其他人说:“我又不是她,才不会活成她那样。”

 

接到哥嫂电话说母亲病危的那天,小萱悲痛万分,急急忙忙赶回老家,却没能顾上见母亲一面。


嫂子不停在她面前抱怨,现在农村丧葬费可贵了,他们家两个小孩要上学,家里种了几亩薄田可现在农产品卖不上好价钱……小萱明白,这是在管她要丧葬费。

 

她沉默着跑去镇上的银行取了两万出来,说这是她最后的积蓄了,再没有多的。嫂子接过钱,这才闭了嘴,四处去张罗。

 

院子里那棵柿子树,被闪电劈坏了一半。时值深秋,柿叶已经掉落了大半,树上只剩几个柿子蒂,柿子早被鸟啄食光了。

 

小萱怔怔地看着那棵柿子树,想起了周扬。周扬曾站在这棵柿子树底下逗她笑,曾在院子里帮着母亲喂猪、搬运秸秆,曾和她坐一起看星星并很认真地对她说“我很心疼你”。

 

手机响了,她接起来,是房产中介打来的,问她要不要买地铁口的笋盘。她苦笑。是啊,现在唯一能记得她的,也就是房产中介、快递员和推销员了。

 

母亲下葬后,小萱回城。


小萱心想,母亲死后,故乡也就不再是故乡,再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人和物。哥嫂?本就没什么感情,以后能不来往就不来往了吧。 

 

她提着沉重的行李箱,出了地铁才发现这城市下起了大雨。城市里的出租车变得特别紧俏,小萱一辆都拦不到。她拖着行李返回了地铁站,进到一家甜品店,点了一份甜品,想等雨小一些再走。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您好,我要一份芝士蛋糕,这款草莓蛋糕也给我包起来!”

 

是周扬!

 

周扬同时也看到了他,冲她尴尬地笑了笑:“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萱说:“那个……外面雨很大。我进来避避。”

 

周扬接过服务员包好的蛋糕,不好意思地冲她笑了笑:“我老婆怀孕了,口味变得刁钻。就爱吃这家的芝士蛋糕,别家的不爱。我车停外面,那个,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小萱说:“不必了。”

 

周扬说:“好,那我先走了。”

 

他礼貌地冲她笑笑,大步流星地离开。小萱看他把伞落在了店里,拿了伞追了上去。周扬忙不迭表示感谢,再次转身离开。

 

走了几步,他突然回过头叫住小萱:“小萱!”

 

周扬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有个……事情…………跟你说。”

 

小萱内心狂跳,不知道周扬会说什么。

 

周扬像是终于下了决心似的,说了一大段话:“你知道姜美丽曾经是我的女朋友吗?那时,为了报复你们,我们俩在一起了。她跟我回了老家,但一直不被我父母接受。后来,她跑去找那谁,被我发现了。几年前,我找你去酒店,是因为那时我被气疯了。那时侯我太年轻,受不得气,做了很多荒唐事,希望你别放在心上。也许,我也欠你一句道歉。对不起。”

 

这些话,像一颗颗子弹一样射进小萱的内心。她强装镇定,淡淡地笑着说:“都猴年马月的事儿了,谁还挂在心上。你赶紧回家吧。”

 

周扬抱歉地欠了欠身,转身离去,背影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小萱站在原地,怅然若失,心情潮湿得像外面的天气。

 

她想,爱情他妈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是占有?是成全?是报复?还是成长?也许爱情什么都不是。它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它结束了,就是结束了。没道理可讲,没规律可循。它没经验可总结,只有教训可吸取;它没有如果,只有结果。

 

外面的雨依然在下,小萱决定不再等雨停了,拉了行李箱往外走,准备去赶公交。行李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小萱踢了它一脚,嘴里骂了一句:“早知道爱情是不可捉摸的,你他妈的真应该趁年轻多去挣点钱。”

 

全文完

欢迎分享或转发

这是最好的鼓励


一点碎碎念:


感谢阅读,我们相约明天见。喜欢看羊羊写的故事的朋友,点击《晏凌羊的精品文章》拖到末尾,可查看更多故事。ps:羊羊时不时会接点广告,头条放广告时原创文章放次条,感谢阅读。晚安。



关注「晏凌羊」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