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心理 > 爱情攻略 > 这是一个全民射手座的地方……

这是一个全民射手座的地方……

分享人:料峭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5-15 阅读:0

一颗催泪瓦斯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落在我左脚边大概十多米的地方,人群四散而逃,好像网鱼抄子伸进了鱼缸。


瓦斯兹兹作响,白烟升腾起伏,刺鼻的气味很快弥漫了四周,似乎一万颗洋葱在一秒钟内包围了我。此时一位矫健的示威者突然冲了出来,端着盛满的水盆——这是很聪明的想法,没错,用水泼灭瓦斯,救苍生于倒悬。


说时迟那时快,他抡圆了膀子,一击必杀般地泼了出去!


泼歪了。


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好像听了一万遍《爱情买卖》。随后军警发射的数十颗催泪瓦斯接踵而至,示威者在白烟笼罩下变成了凄厉的鬼魂。我那所谓的记者荣誉感彻底被恐惧征服,于是拔腿就跑,冲进附近的一家店铺,企图躲避冲突,不过店家一个飞踹把我轰了出来。


这时,远处有一个示威者在向我的方向招手,可我实在没时间认识新朋友,跑出了五六十米,发现这家伙还在向我招手。我毕竟是一个记者,意识到这说不定是什么新闻线索,于是绕过一个个横冲直撞的逃亡者,好像对我招手的是普利策本人一样,跑到了这位朋友的身旁。


他看着我,露出皎洁的白牙。


我冲他大喊:“What’s up man?!”


他礼貌而优雅的回答道:“Nothing, just, welcome to Egypt.”

  

这是2013年某月某日的解放广场,埃及,开罗。




在那年年初,经过11个小时的飞行,这个人类历史上一等一的古老城市终于映入我的眼帘。

 

当它的居民把它叫做“孟菲斯”,并且热衷于修建巨大的神庙时,只有两河流域的先民那里有一点儿“文明”可言;

 

当它的吉萨金字塔可以庆祝它1600岁的生日时,华夏大地刚刚结束了武王伐纣;

 

当它的年表告别了自己的古代王朝,开启了罗马统治的新纪元时,中国的封建王朝才走到西汉。

 

这就是中东第一大城市,埃及首都,开罗。尼罗河将它一分为二,周边包裹着的,是无尽的沙漠。



对于每一个第一次出国的小人物来说,总有些什么是不太容易适应的。比如去了纽约,我可能适应不了它风驰电掣的节奏;去了巴黎,我可能适应不了它风华绝代的优雅;去了东京,我可能适应不了它面面俱到的周全……然而在开罗,我第一个适应不了的,是马路。具体说来,就是,我,一个将近30岁的并且自诩为遗世独立的成年男子,在没有人帮助的情况下,不会过马路。

 

马路对面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但我过不去。因为——难以想象的——这是一个没有红绿灯的城市。汽车旁有摩托,摩托旁有驴车,驴车旁有熟练掌握凌波微步的行人。他们在每一个交通工具撞到自己前有惊无险地躲开,好像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如果北京的交通是一锅粥,那么开罗的交通就是一锅一不小心掉在地上的粥,还被一群顽童踩了无数脚。

 

北京堵车,交通广播还可以告诉你,“四惠桥自东向西车流缓慢”,而开罗的堵车是不会给你方向感的,因为它是循环立体式的堵:一条路,从东向西,从西向东,从南向北,从北向南——如果可能的话,都在堵。

 

难道这里没有交通警察吗?有。当我幼小的心灵变得坚如磐石,以致于也能在开罗开车时,有一次,我居然在市中心看到了一盏红绿灯,而且还是从绿直接变成红的。于是我耐心地等待着,脸上挂着一个外国人遵纪守法时特有的淡定和骄傲,可是旁边的交警走了过来,问我:“What are you doing here?”

 

我说,“It’s red.”

 

他说,“Just go.”


于是我终于做了在北京梦寐以求而求之不得的事情——在交警眼皮底下嚣张地闯红灯,绝尘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更别提这是一个没有汽车报废制度的国家,如果愿意,你完全可以把开罗各条大道称为“汽车博物馆”。这里,你可以见到无数辆“史前怪兽”,比如没有前挡风玻璃的第一代甲壳虫,或者后视镜被撞掉的拉达,以及似乎比穆巴拉克都年长的奔驰老爷车。

 

开罗,简直就是汽车工业史中的冰河世纪。而我,没错,就是那个永远拿不到坚果,不,永远过不去马路的松鼠。总之,开罗这座城,一眼可见,极度混乱,不过如果你待的时间长了,就会发现,它远比你想象中的,还要混乱得多。


我有一个同事,在埃及驻外两年,他临走时有一句名言——这是一个全民射手座的国家。这种冥冥之中的宿命感让我不寒而栗,毕竟我也是一个典型的射手座啊。



如果你没见过数十万人聚集在广场或者清真寺附近要求政府下台的场面,那实在是相当于没来过埃及。人们在下午陆陆续续地从四面八方赶来,亲朋妻小,三五成群,伛偻提携,还带着大饼、干粮、矿泉水。用不了几个小时,这个场所就被填满了。

 

反对派会在会场一边树立一个台子,年轻人手持喇叭,大声引领口号,围在四周的一般是一群战斗力爆表的妇女。他们高声应和,气势恢宏,简直可以把一切牛鬼蛇神打翻在地,再踏上一万只高跟鞋。当你对她们的行为失去兴趣的时候,一定已经是夜幕降临了,于是再向远处望去,示威人群也许就没那么专业了,只是依旧热情饱满。他们未必跟得上口号的节奏,但是燃烧烟花爆竹、点缀会场天空是没什么问题的,再配上无数的激光笔,互相愤怒持续地照射,没有原因,只为费电。

 


偶尔还有爆竹掉在地上,引起一场小范围的火灾,于是人们自乱阵脚,骚动一场,以为军警来镇压了,几分钟后发现其实没啥,便重新进入角色。好像我小时候在自习课看漫画书,有人大喊,老师来了,其实没来,就是这个效果,一模一样的。

 

那么,你以为人们在午夜时分,精疲力竭后,就会自动散去吗?图样图森破,埃及示威者可不是你们熟悉的那些战五渣,他们来这里就是刷夜的、包宿的,不把BOSS打掉,绝对不会退出游戏。从头天下午到第二天黎明,震耳欲聋的呼喊、无处不在的激光笔、绚烂的花火、影绰的烟雾、音乐、口号、精赤上身的小伙子、手拉手的姑娘们,还有自发的阿拉伯民俗文艺表演,一刻,都不会停止。

 

第二天下午,周而复始,一切重来。

 

如果政治诉求没有达到,我甚至怀疑他们会不会就这样一直示威下去,直到一千零一夜。你可以把它称之为示威,但我觉得这更像一个全民迪斯科、卡拉OK、Party或者真人秀什么的。



总体来说,埃及人其实和咱们挺像的——不讲卫生,不靠谱,吹牛,爱财又取之无道,好色但一定要显示出自己对异性的清高,太在乎外国人的感受……但是也有不像的地方,比如——单纯。


如果你觉得我不喜欢埃及,那你就错了——大粉似黑。

  

所以,当催泪瓦斯打到我的脚下,当我开始疯狂逃窜,当我费尽力气跑到那个人的身旁,他对我说,“welcome to Egypt”以后,我突然间仔细地想了想,这一点儿都不奇怪。这样一个全民射手座国度的国民,就是单纯地,想对我说一声,欢迎来埃及,仅此而已。


这是2013年某月某日的解放广场,埃及,开罗。


催泪瓦斯还在不断地下落,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对他说:“It's my pleasure.”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