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心理 > 情感文章 > 他第一个在四川割据称帝,却导致了成都的第一次毁灭

他第一个在四川割据称帝,却导致了成都的第一次毁灭

分享人:平镜海岸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5-16 阅读:0

他第一个在四川割据称帝,却导致了成都的第一次毁灭

古典名著《三国演义》开篇便为我们总结道:话说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把这一论断验之于历史,历史果然如此。无论统一还是分裂,它们原本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历史的魔方总是充满了神奇的变数。

可能再也没有比四川成为割据王国次数更多的省级行政区了。著名的三国鼎立和前蜀后蜀不说,单是公孙述因风云际会而第一个在四川割据称帝的传奇,就已令人啧啧称奇。

公孙述并不是四川土著,他原本是陕西扶风人,但他的发迹和称帝乃至最后的血溅沙场都是在四川,可以说,他一生中最精彩的华彩段落都是在四川书写并戛然而止的。

公孙述年轻时曾出任过地方小官。这些小官任上,公孙述显示出了过人的才华和干练,为此一路升迁,并调到京城长安,出任供皇帝咨询的中散大夫。

时势造英雄,公孙述所遭逢的,乃是中国历史上最混乱的西汉末年。西汉末年的成帝、哀帝和平帝都没有子嗣,史家称作“国统三绝”。当时,朝中最有权势的是外戚王莽,王莽别有用心地立了一个婴儿作皇帝,自已则当上了摄皇帝(即代理皇帝,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一例)。不久,王莽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彻底废掉了那个婴儿皇帝,自立为帝,改国号为新。

他第一个在四川割据称帝,却导致了成都的第一次毁灭

在新朝,公孙述颇受王莽重视,不久将他派往四川,出任导江卒正,也就是蜀郡太守。蜀郡任上,公孙述政绩显赫,是当时的封疆大吏中最能干的一个。

王莽的新朝可笑地坚持复古主义,终于导致天下大乱。农民纷纷揭竿而起,有势力的地方官则拥兵自重,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做起了土皇帝。公孙述就是这众多的土皇帝中的一个。

公孙述具有一个能干的官员往往附带的那种自负,他认为自己虽然仅仅据有蜀郡,但必将像建立商朝的商汤和建立周朝的文王那样,以蚂蚁啃骨头般的执着和好运气最终赢得整个天下。于是,公孙述重创了绿林军之后,自称蜀王,于成都建立政权。到了公元25年春暖花开时节,他割据称雄的野心如同岷江的春潮一样滚滚而来,不可抑止。这一年,他自立为天子,国号成家,又称白帝。

动荡不安的乱世,武力能够打碎一切,也能恢复一切,这是公孙述和大多数割据者信仰的真理。称帝之后,公孙述认为要想以蜀郡为基地,进而进取中原,必须有一支强大的军队作后盾。

与许多空有野心而没有实力的野心家相比,公孙述要聪明得多。为了扩张势力,他对那些前来投奔的人,一律封官许愿,量才录用。同时大量征兵,而正在为饿肚子发愁的老百姓,只要够条件的,都纷纷加入到了他的军队之中。很快,公孙述就拥有了一支20万人的部队。

他第一个在四川割据称帝,却导致了成都的第一次毁灭

人数庞大的军队既不能生产,还得花费大量的钱财把他们养起来,对蜀郡这个人口并不算多,地盘也并不算大的地区而言,20万军队就像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到了人民头上。公孙述为了养这支军队,只得采取杀鸡取卵的办法:

一方面向民间征收重税,另一方面不顾政府信誉,废除了当时使用多年,信誉度很高的汉朝政府的五铢钱,另外铸造铁钱并强制人民使用,以便从中渔利。这种危险的方法终于导致了蜀郡金融的混乱,民间怨声载道。

当时的一句童谣说:黄牛白腹,五铢当复。黄牛指王莽,白腹则指公孙述。在人民看来,不管是王莽统治也好,公孙述统治也罢,重要的是恢复旧有的五铢钱,只有这样才能解决火烧眉毛的问题。

历史并没有给公孙述这样一个从容的解决机会,因为只有统一才是历史进程的主流,任何凭借地利或天时的分裂割据都是短暂的和不得人心的。

正当公孙述一面对民间敲骨吸髄,一方面大肆任用亲信及子弟为官,从而遭到了正直的知识分子们的疏远时,东汉王朝的建立者汉光武帝刘秀经过十来年的征战,已先后平定了中原,并占领了与蜀郡唇齿相依的陇西,消灭了另一个割据者隗嚣。

他第一个在四川割据称帝,却导致了成都的第一次毁灭

隗嚣的后台就是公孙述,向来被公孙述当作北方的屏障,然而陇西既失,蜀郡则唇亡齿寒。既平陇,复望蜀,这是刘秀的战略方针,也是后来我们常用的“得陇望蜀”这一成语的由来。

公元35年,刘秀决定消灭几十个割据者中的惟一幸存者,即坚守于蜀郡的公孙述。与如同旭日般冉冉上升的东汉相比,偏安成都的公孙述及他的小王国早已是暮气沉沉。

刘秀讨伐公孙述的大军兵分两路,一路由岑彭率领,从长江逆流而上,再进入岷江。另一路由来歙率领,在甘肃成县附近大败公孙述军队后越过川北的重重大山南下。

刘秀方两支军队势如破竹的胜利引发了公孙述极度的恐慌,为此,他派出刺客成功地刺杀了岑彭和来歙,以为如此就可以阻挡刘秀大军的强攻。但是,两位高级将领的遇刺身亡不但没有让刘秀军队人心涣散,反而加深了对公孙述的仇恨。

岑彭的继任者吴汉所率军队仍以水军为主,高大的楼船由长江而岷江,由荆州而武阳,很快就逼近了成都以南的水面。来歙的继任者臧宫与吴汉南北呼应,从北路攻占了战略要地绵阳和绵竹,并分兵袭取了作为成都犄角的彭州和郫县。至此,刘秀派出的两支西征军已经完成了胜利会师,成都成了两支大军合围的一座孤城。

他第一个在四川割据称帝,却导致了成都的第一次毁灭

决战在公元36年11月的深秋进行。公孙述派部将延岑率军抵挡北面的臧宫,自己则亲率大军于成都南郊迎战吴汉。

那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血战。成都秋收后的广阔田野上,两支军队从日出激战到日落,多次的往来冲杀使双方将士似乎都杀红了眼。公孙述本人虽已在皇帝的宝座上坐了些年岁,可他知道此战乃是孤注一掷式的最后赌博,他不能不身先士卒。激战中,公孙述被吴汉部将一枪刺中胸部,从高大的白马上大叫一声跌落下来。

身负重伤的公孙述没有死在战场上,他被侍卫们救回了铁桶合围的成都。当天晚上,公孙述在他亲手所建的高大楼台中凄然死去。是时,城外的刘秀军队连营下寨,鼓角清晰可闻。

他第一个在四川割据称帝,却导致了成都的第一次毁灭

得知公孙述已经身死的消息后,已无战心的公孙述余部在延岑的主持下,向吴汉军队举城而降。成都举城投降后,这座不幸的城市还是没能够幸免于玉石俱焚的结局:吴汉不仅纵兵大掠,还下令烧毁了公孙述曾经苦心经营的宫殿楼台。那些伐自原始森林里用作栋梁的名贵古树,在火光中发出了低沉而的哀吟。在成都几千年的历史中,这是它第一次大规模遭到兵火的涂炭。

至此,公孙述以成都为中心的割据王朝划上了一个苍凉的休止符。成都人再也不会看到那位骑着高大白马,一身白袍的公孙述先生庄严得有些夸张地踏过古老的街道了。一个割据分裂时代已经过去,四川仍旧归于大一统的中央王朝。至于战争给它留下的创伤,它得花上一些时间去慢慢抚平。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