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八卦 > 热点新闻 > 广州男子自知陷入传销窝点,凌晨3点独自逃离

广州男子自知陷入传销窝点,凌晨3点独自逃离

分享人:jllsr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08-08 阅读:0

大洋网讯 8月1日至6日,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25岁的陈强(化名)经历了陷入传销再到逃出传销窝点的惊心动魄一幕:

8月1日,他被大学室友骗到贵阳世纪城“做生意”;8月4日,传销的伎俩渐渐显示,他开始策划逃跑;8月5日凌晨3点,他逃出传销窝点;8月6日,经过一天一夜的等待,他最终安全返回广州。

8月7日,他找到广州日报记者,讲述了这几天的经历,而在网络上,贵阳世纪城的传销内幕仍在传播……

广州男子自知陷入传销窝点,凌晨3点独自逃离

△陈强逃回广州在住处后

【讲述】25岁小伙逃离传销窝点

陷入前 ▍同学承诺“监工”月入超4000元

陈强出生于1992年,2016年,他从广州一所大专院校毕业后曾赴梅州短暂学习半年。今年2月,他再次回到广州打拼。陈强学的是家装设计专业,在广州的时间里,因为要从学徒做起,他的工资很低,根本无法维持生活。今年7月22日左右,他辞了工,与大学的室友合租在广州大石。

急于找工作的他在朋友圈中发现,同样是大学室友的另一个同学李海(化名)不断在朋友圈中发出信息,讲述他的工作,而这些刚好与陈强所学的专业对口。“他在朋友圈还发了视频,是在贵阳做工地装修监工,我问了问他,他说月薪超过4000元,还包吃住,我一听觉得挺好的,就想过去看看。”两三天之后,李海跟陈强约定了时间:8月1日到贵阳,不过,他叮嘱陈强,不要告诉家人。

陈强与李海的微信聊天记录佐证了这一说法。记者在陈强的微信中看到,李海以公司刚刚起步、不想大张旗鼓宣传为由叮嘱他。陈强还在微信中回应:“这不会是传销吧?别吓我……”

进入传销组织的前三天 ▍同学接站,四处游玩

8月1日下午14时,陈强准时从广州出发前往贵阳,四个小时后,在贵阳北站他见到了久违的同学。“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他一个伙伴,后来我才知道,这个‘伙伴’是他的上线。”陈强说,接站之后,陈强、李海和‘伙伴’一起到了贵阳世纪城——这是一个超大型的小区,看起来十分现代化,再加上沿途看到的贵阳一栋栋崛起的新楼,陈强认定这是个淘金的地方。

“我们住在世纪城龙凯苑的一个房间里,三房两厅,我和同学住一间,‘伙伴’和另一个男生住一间,还有三个女生住在主卧。”陈强说,当天他唯一觉得奇怪的是,那里的伙食费非常低,“一个人只有5元的餐标,我们7个人总共才买了35块钱菜,连肉都不能多买。”而买菜、做菜全程都有同学李海完成,后来他才知道,李海是这个系统中等级最低的一个,所以包括打扫卫生在内的一些事情都是由他负责。

广州男子自知陷入传销窝点,凌晨3点独自逃离

△陈强拍摄的传销窝点内

当天晚上11点,熄灯睡觉;第二天早上八点,陈强被同学叫醒时惊讶地发现,所有人都已经打扮得整整齐齐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原来11点前熄灯睡觉是他们的规矩;早上8点前整理完毕也是他们的规矩。

第二、三天的安排在他看来也可以用开心来形容。第二天先是逛了花果园,这个贵阳超大型的城中村改造项目;然后逛了车展和贵阳市城乡规划展览馆,第三天则是去了黔灵山公园。中间还抽时间去了趟李海朋友圈发出的工地项目。

从贵阳逃回来后陈强才发现,这几天逛的这些点可能都是“套路”,“其实去车展什么的,只是激起我们挣钱的心;而去规划馆,则是后来洗脑时会用到。”

第三天晚上,李海跟陈强说,目前装修项目暂时没有新动作,还有另外一个“生意”。

第四天 ▍小区内“走访”四个家,被上四堂课

正题在第四天,也就是8月4日到来。当天上午、下午,陈强被李海和他的“伙伴”分别串门了四户,被四个人轮流上课,每个人跟他交谈的时间都是一个小时左右。

“这些人都住在世纪城,不过是在不同的房子里,他们讲的都是同一个话题:投钱、拉人、坐等收益,分成业务员、组长、主任、经理、老总五个级别,最少投入3800元,最多投入69800元,一级级往上升,等‘出局’的时候就能带走1040万元。他们还把这个跟西部大开发扯到了一起,说是国家战略;在与最后一个人见面时,他还用电脑放视频,讲述合理性,还让他去规划馆自己论证……”听到这种描述,陈强第一意识就是遇上传销窝点了,只是比起网络上说的限制人生自由、收手机的传销模式,这种要温和很多,但怕被洗脑的他,第一时间想到了如何逃离。

有些细节让陈强印象深刻:每去一户家窜门时,都要事先电话通知;而在工作时间里的四个特殊节点,小区中忽然会莫名其妙地冒出很多年轻人,也是跟他们一样到处去窜门“上课”;在几天的时间里,每到下午五六点,李海的“伙伴”都会准时消失。

逃离 ▍凌晨三点逃离,在酒店住一晚保安全

被上了一天课之后,醒目的陈强发现自己陷身传销窝点,他开始酝酿着不动声色的逃离。经过几天接触,他发现同居几个小伙伴的关系:自己是李海的下线、李海是“伙伴”的下线,另一个男生“肥仔”跟李海同级别,但他带了妹妹过来,另外还有一对闺蜜“做淘宝”,也是上下线关系……值得注意的是,包括陈强在内的7个人都是90后,年纪最大的出生于1992年,最小的出生于1995年左右。

8月4日晚,陈强在跟李海做饭的同时,不断抽时间摸到自己的房间里,准备打包背包逃离。晚上8时,他趁有单独的时间,还用微信向同在贵州的同学求救:“我陷入传销了,我怕一个人跑不掉,希望你明天帮我报警,叫警察中午一点到我发给你的定位……”陈强向记者解释道,每天中午1点左右,他们会有一个固定活动的时间。同学答应了他的求助要求。

广州男子自知陷入传销窝点,凌晨3点独自逃离

△陈强向同学求助。

然而还是感觉不太放心,陈强准备一个人逃走,他百度发现,人们在凌晨三时左右睡得最沉,他准备趁这个时间默默逃离,然而逃跑过程并非那么一帆风顺。

“我和同学睡一张大床,动一动就能被发现,晚上12点多时,我一度以为他睡了,想逃跑,后来发现他翻身看了我一眼,还去了趟厕所。大概3点左右,我听他打呼了,就轻轻地走了出来。”陈强说,他先假装上厕所,试了一下大门能打开,然后默默地摸回房间,带着包离开了套间。“等电梯时,我听到叮的一声,脚都吓软了。”在出小区时,他趁保安睡着,直接从车栏杆处钻了出去,一路飞奔搭上了出租车。

“我赶到高铁站时才凌晨四点,车站都没开门。我怕他们追过来,就又回到市区找快捷酒店,发现快捷酒店满员时,为了保证安全,我偷偷地在附近的足浴店睡了一晚;第二天又在另一间酒店住了一晚,直到8月6日我觉得风头过去了,才买票从贵阳回到了广州。”到广州住的地方时,已经是8月6日晚上。在8月5日住酒店时,为了不被发现,他甚至关了手机,连饭都不敢下去吃,就这么在酒店伴着电视躲了一天。

事实上,8月5日上午6时,陈强逃走就被李海发现,但他一直没有接李海电话,连行李箱和里面的衣服都扔在了房间里。

传销内幕仍在传播

网友发贴讲述经历与所述高度相似

事实上,陈强的经历并非孤例,在百度中搜索“贵阳世纪城传销”会搜出很多信息,甚至有网友分享了所谓的“贵阳世纪城传销卧底之旅”。广州日报记者发现,公开报道显示,近年来,贵阳警方至少有两次在世纪城进行大规模的打击传销行动:2015年5月31日,贵阳观山湖警方侦破特大传销案,抓获26人遣返4000余人,其中就有人来自世纪城;同年12月底,警方在世纪城龙耀苑突袭了12个窝点,抓获涉传人员61人。

警方调查发现,传销组织内部分为五级,即实习业务员——组长——主任——经理——老总(高级业务员),他们分工明确,各司其职。在传销组织内部,每天的生活很规律,早上6点40分起床洗漱,8点开始读《羊皮卷》,然后出门交叉“拜访”交流。周一要开“大总管传达会”,周二和周六背《生活经管20条》,周三开“家庭会”。这些与陈强和网友爆料的情况高度一致。

去年10月,网友肆點柒在网络上发布了一条《【体验式报道】贵阳世纪城传销卧底之旅》的长文,详细讲述了他的经历:逛“花果园”、串门聊天,被灌输所谓的“五级三晋制”、连锁经营,共被不同角色的人上了14节课。

“南北派传销”各有特点,仍有90后陷入“1040工程”

记者了解到,随着传销的发展,在民间甚至形成了所谓的“南派传销”和“北派传销”,更流传着“北派传销打地铺,南派传销住别墅”的特点:南派传销不会控制人身自由,习惯于采取一对一的洗脑模式,而非北派传销那样开大会、限制人生自由的形式,因为开大会容易被“一锅端”。“我就是遇到了典型的南派传销。”陈强说。

2015年,反传销协会发布了中国传销分布图,多数省区被列入中、重度“灾区”行列,其中贵州以南派传销为主,主要集中在贵阳、遵义、安顺等地;而广东被列为中度灾区:“南北两派传销交融,通过网上招聘等方式,暴力拘禁传销猖獗,主要集中在:东莞、韶关、惠州、广州、梅州、茂名、江门、珠海等地。”

入伙时先交69800元会费,此后发展下线,当发展到29人时,你便可晋升为老总,开始每月拿“工资”,直到拿满1040万元出局。这就是传销领域著名的“1040工程”,2007年至2015年在南宁、武汉、合肥、贵阳等地盛行。据陈强观察,如今,这种形式依然存在,其中不少人还是90后大学生,而随着网络的发展,网站、QQ群、微信等已成为传销发展的重要渠道。

文、图: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秦松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