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八卦 > 热点新闻 > “2016中国工业文化高峰论坛系列报道”之十五:工业遗产圆桌论坛

“2016中国工业文化高峰论坛系列报道”之十五:工业遗产圆桌论坛

分享人:绯雨闲丸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08-10 阅读:0

发言嘉宾:

《中华遗产》主编:黄秀芳

北京科技大学科技史与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潜伟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阙维民

唐山开滦国家矿山公园管理中心主任、开滦博物馆馆长:王立新

上海大学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小三线建设资料整理与研究》首席专家:徐有威

北京华翰文化遗产博物馆研究院副院长:徐俊锋

黄秀芳:刚才张柏春所长说了很多关于工业遗产的话题,一句话,我有共鸣,很多人对于工业遗产的认识存在着严重的不足,其实不仅仅是对工业遗产,对于世界遗产我们的认识也不足,对于文化遗产的认识也不足,可能与中国人的优势有关系,家大业大。国家地大物博,东西多得都顾不过来,几千年的东西现在才重视,100年的东西是不是就没价值了呢?观念上存在很多问题。而日本人他们认为50年的东西就非常有保存的价值了。

世界产的概念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召开的世界遗产大会上提出来的,迄今过去44年了,而将工业遗产列入世界遗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1986年,从铁桥峡谷。中国人开始有意识的重视工业遗产,大概是在20世纪之交,为什么我们对于工业遗产的认识与国际存在了这么漫长的距离?这里面存在什么问题?请阙维民先生分析一下。

阙维民:对于工业遗产的认定,西方,从英国铁桥峡谷开始,其钢铁厂1955年停产后即建了冶铁博物馆,从1955年至1986年的漫长过程中做了大量的研究,一个专题接一个专题,2014至2015年,我在那里呆了半年,看了几乎所有的研究材料。铁桥从1970年代专门成立博物馆信托公司,到1986年申报世界遗产,引领了世界工业遗产研究的进程,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工业考古(即工业遗产研究。工业遗产的定义,《塔吉尔宪章》表述为三个方面:一是内容定义,二是研究定义,三个是时间定义。其时间定义明确指出,工业革命以前的传统工业遗产与工业革命以后的近现代工业遗产要同等对待。通过检索可知,迄止2016年的世界遗产名录中,67项工业遗产,其中34项是16世纪以前的传统工业遗产,即事实是:在世界遗产名录中,传统工业遗产与近现代工业遗产几乎对等。就中国而言,我们有很多学者在研究工业遗产,但对于工业遗产的时间定义,到最近才开始引起大家的注意。自2006年起,中国的学者开始并一直在关注近现代城市工业遗产,这当然非常重要,这一领域的研究至今,已经从工业遗产研究上升到工业文化研究的高度。从工业遗产研究视野来认识工业文化研究,即我国工业的今后发展,要以工业遗产的角度来审视:否有创造性、代表性、唯一性。

申报世界遗产的中国工业遗产项目,应以传统工业遗产为主。中国近现代工业遗产的研究、保护与再利用,主要为我国城乡可持续发展服务,申遗不是其目标。

黄秀芳:阙老师态度很鲜明,要想申遗要从古代开始,古代工业遗存是中国的,近代是有来自国外的。有一点还是很奇怪,您没有回答为什么大家对于工业遗产的认识不足。我们经常听到一句话:“这个东西没了”。我们媒体对这个特别敏感,经常,我们要去报道、拍照某一历史遗存的时候,摄影师回来会说,那东西没了。这个是非常遗憾的事情。

阙维民:关键还在于对工业遗存的价值认识,如果不把它当作工业遗产、当作宝贝来认识,而只是当作废铜烂铁,其价值就是重量,如果把它当作承载历史文化的工业载体,它的意义马上就得到提升。将工业遗产进行传统和代现代之分,对于中国尤其重要。刚才黄石市长做了很好的报告,其中重点提及了华新水泥厂。我上周在黄石已经明确阐述了我的观点:黄石华新水泥厂的保护与再利用,对于黄石城市的可持续发展非常有意义,但把它作为中国申报世界遗产的工业遗产项目,是极不合适的。因为它的技术、的物质载体,要都是美国的。很难想象,国申报的世界遗产项目,去为美国人背书。

黄秀芳:有一句话很重要,今天咱们讨论的是工业文化,它是废铜烂铁还是有工业文化,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请问潜老师,您是搞科技史研究的,在漫长的古代科技史里面,历史中的技术,或者技术中的历史,对我们有多么重要呢?它们是废铜烂铁吗?

潜伟:当然不是。我先从工业遗产的几个价值谈一下。首先还是从概念上需要说清楚,我非常赞成阙老师所说的,工业革命之前的一些和技术相关的遗存,都应该视作是工业遗产范围。人类历史上,技术的发展比科学发展要长得多。有人类以来,我们用手、用工具,就有了技术。具体到中国来看,刚才有人提到铜绿山遗址,这是商代开始采矿的,大约3000多年前,真正大规模的开采到春秋战国时期,从现存的结构看,矿井采矿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从价值角度来分析,这是一个重要的载体。我们还要看工业遗产有普遍的价值,如果单纯在中国某个地方实现,说是历史最悠久或者技术最先进,这个恐怕还不够,要有一个世界性的普遍性,这是其一;其二是铜绿山延续时间很长,不仅仅是从上代春秋战国,到唐宋明清,甚至到现在还在生产,从整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人类的技术发展脉络、路径,这是非常值得去讲的。

工业遗产的几个价值当中有一个排序,按历史、技术、社会、建筑、科学排序。原来很多文本当中把技术价值翻译成科技价值,这是一个很错误的地方。工业遗存除了历史,第二位的就是谈到技术先进性,再有就是社会价值这一块也是有很值得探讨的。另外,工业遗产不仅仅是我们看到的物质性东西,还有大量非物质性的东西,是综合的。

黄秀芳:作为普通人会很好奇,铜绿山遗址,它的哪一个技术到现在对我们还有影响、有作用?

潜伟:井下采矿支护技术等,到今天我们还在用。只不过原来是木头的,现在变成了钢铁或者是钢筋水泥结构,这有一些变化,但是原创性的东西我们一直沿用至今。

黄秀芳:我们杂志曾经报道过这个遗址,根据考古报道画了采矿图,当时很吃惊,那个通风设计是已经充分考虑到了,还有支撑顶棚的支架也考虑到,安全因素也考虑得很好,这有点让我想起了煤矿采煤的场景,有相似之处,但是二者之间是不是有联系呢?我不敢说,对于从古传到今的技术和理念,其间一定是有传承的脉络,这个就是古代的工业遗产对我们今天的重要价值,哪怕只是这么一点点,都能让我们知道中国过去曾经有过什么样的发明。

有如此重要价值的工业遗产,无疑应该是要保护的,作为工业遗存来说,体量是巨大的,场地也是巨大的,面对这样一个庞然大物,我们怎么保护?有什么样的保护路径和方法?请王主任讲一讲。

王立新:大家好,我来自开滦集团。开滦始建于1878年,是洋务运动中兴办的最成功的民族实业之一,迄今已有138年历史。在跨越三个世纪的经营过程中,开滦不仅为国家出产了10亿多吨优质煤炭,也保留了典型稀缺的工业遗产,积淀了优秀厚重的企业文化,开滦也被誉为中国煤炭工业的源头和北方工业的摇篮,在中国民族工业发展史上具有十分重要的历史地位。

从实践层面,我们对遗产的认识,凡是承载或者反应企业经营历史,具有一定的典型性、稀有性、艺术性的器物,包括文化符号,都可以定义为企业文物或者文化遗产。现在新中国成立之前的工业文物已经不多了,但大件的器物和建筑还有一些。我们采取的办法是,先保护下来,再研究利用,企业即使现在没有能力,也要先留住。当然,巨量的存量资产也不都能当文物,需要制订标准,进行甄别,但总的方向是要先保护。这方面我们有很多教训,如1976年唐山大地震,不光是人类史上的浩劫,也是建筑、文物的浩劫。开滦上世纪建了很多洋房,绝大部分都被损毁了,新唐山建设过程中其他工厂里的建筑也大部分被拆除掉了,都盖成了高楼大厦,千城一面现象普遍,这是很大的损失。再比如企业内部清库存、修旧利废、设备更新,也造成了一批批老工业器物的流失或灭失。那些没有实用价值、或者效率上不去的老旧设备,陆续被淘汰掉了,这对工业遗产的保护也是不利的。现在我们主要采取两项措施,一个制度层面的,一个是流程层面的。现在开滦集团成立了企业文物管理委员会,下边有办公室,明确了文物管理部门、管理职责、工作方式和鉴定标准。同时在设备让售、报废,包括建筑拆除过程当中增加一个环节,在处置之前要经过文物管理办公室审核,看那些老旧设备设施还有没有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再决定取舍。目前,我们已经通过规划,把整个片区有价值的地区保护下来,企业目前生产仍可使用,但是不能拆旧、不能改造,也不能新建,以后企业退出后,这个片区就被完整的保护下来了。

黄秀芳:做法就是能保护的先保护下来,想不出什么解决办法的先留存,但是不要拆掉也不要扔掉,等到我们有聪明才智,能够想出解决办法的时候,再好好开发和利用。

问一下王主任,国家矿山公园整体架构和规模是怎样的,给我们描述一下,比如说这名为公园,就意味着我们可以进去参观。是整个开滦煤矿都变成了矿山公园吗?

王立新:开滦国家矿山公园是国土资源部批准建设的首批国家级矿山公园,项目占地面积约59000平方米,2009年建成开园。其中的核心展区开滦博物馆,记录着中国近现代工业发展史上由开滦创造的20多第一,馆藏上万件工业文物,其中一级文物48件、二级文物72件、三级文件326件。

现在也不是整个开滦煤矿都变成了矿山公园,矿山公园坐落在唐山矿A区,唐山矿是开滦十几矿当中建矿最早的矿区,现在仍然生产,但产能逐渐萎缩。我们利用唐山矿的一部分厂前区、老厂房和废弃的浅层巷道,建成了开滦国家矿山公园。在这里许多典型稀有的工业遗产都得到较好的保护和利用。在开滦文化产业规划当中有一个三点一线的规划,矿山公园为近代工业博览区,除此之外,还有现代工业示范区和老唐山风情小镇。下步要把保护工业遗产和发展文化产业相结合,更注重把文化历史留下来,让人们从这里找到行业的发展轨迹,找到城市的心灵家园,找到国家的精神脊梁。

黄秀芳:如果大家去参观,会得到什么样的工业文化感受?工业文化是什么?请举出几个有代表性的例子。

王立新:文化见证历史,文物承载文明。中华灿烂文明是要靠众多真实的物质和精神财富印证的。过去好多工业遗产遗存遗址,已经没有实用价值了,包括过去的老厂房、烟囱、设备、设施,它们的效率和精度都达不到现在的要求,但是它能证明那段历史,能证明我从哪里来,我过去是什么样子。根据生产和技术需要,我们必须对设备进行改造升级,提质增效,但把原来的外壳留了下来,把蒸汽时代、电力时代的大工业气息留了下来。现在大家来参观,看到这些设备,仍可以感觉到上个世纪初不凡的工业气势,知道我们国家工业是怎么发展过来的,理解传承工匠精神是多么重要。博物馆作为城市乃至国家的文化符号,承载的就是这方面的功能,让人们知道过去怎样,从哪里来,需要怎样。

前面提到,开滦博物馆记录了20多个中国近现代工业史上的第一或首创,如开滦建设和制造的中国大陆最早用西法开采的大型矿井――开平唐山矿、中国最早的准轨铁路——唐胥铁路、中国最早的蒸汽机车——“龙号机车”等等,唐山矿一号井、百年达道、唐胥铁路源头等工业遗存,被列为全国重点工业遗迹保护单位,这些都是很有代表性的工业文明的印迹和证明。

黄秀芳:开滦煤矿是以公园的方式做保护的,下面请徐老师讲一下,他一直关注小三线建设和大三线建设,他带着他的学生做材料收集,调查,拍摄纪录片,做口述历史,留下了一些珍贵的关于小三线建设的历史文献,这种保护方式也是一种独特的保护,在多年的走访小三线的过程当中,徐老师发现了哪一些有价值的东西,能够永恒的留存下来,给我们一个很好的记忆?

徐有威:我是搞中国当代史的,一个偶然的机会开始做小三线建设的研究。小三线是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自己投资的,有268家企事业单位,从1965年开始到1995年左右结束,30多万人的规模。可以想一下,我们这个工业遗址是1965年开始的,刚刚张老师讲的我很赞同,当代史的遗址也应该有意识的保护起来,要不然到时候又来不及了。这268家企事业,现在有的找也找不到,到五机部找了一个小册子,那个是他们自己搞出来的。里面有一个清单,这200多家在哪里,叫什么名字,拿了这么一本,我一个省一个省去跑,已经跑了50、60家厂。找到一个就拍照询问情况。前天我刚从湖南回来,张家界有几个厂。我们这些小三线很少有人了解。有一部分毁掉变成废墟了,还有一部分被改造了,还有一部分企业彻底变成了各种遗址。很乱的,没有什么规划,去看遗址的情况。我的这个研究的好处就是能找到活人,遗址不会说话,我们问活人,这里面有很多故事,也找相关的档案材料。我们专门编了一个论丛,一年出版一本,每年50万字,已经出二本100万字了。我们找到一个老同志有三个事可以做,一个是给大家讲故事,口述历史;一个是拍纪录片,已经拍了三个纪录片,凤凰卫视也播了;再把就是把自己保存的东西拿出来,各种各样的文件收集起来做一个博物馆。我们做一些这方面的工作,把当代史的东西留下来。带学生去,也是一种锻炼。带学生采访,采访这些爷爷奶奶的故事都是很感动的事情,包括我的很多同事,本来不知道,一说到很多都是小三线的第二代、第三代。小三线是目前最年轻的工业遗址,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帮助。这是很好的事情。

黄秀芳:您做了这么多年,这么大量的调查,有哪一些您认为是具有重要价值的,可以给我们传递的故事,比如说某一个工人,或者他手上的东西,或者是那个时代的文化热点表现。

徐有威:这个跟当代史直接有关,我们研究历史的人都知道,1949年左右的历史不是太好研究的,找到小三线,既然得到国家基金的支持。官方保留档案很多,民间的更多,因为我做出一点小名气来,大家都支持我。比如说甘肃省的三线建设的负责人,他保留了20多本日记本。上海有一个小三线企业的厂长也有记日记的习惯,13本,搬家好几次,什么都扔了,这个没扔掉。他送给我,我就整理出来。日记,有很多内容。这本来都是文物,不要以为这些东西很不值钱,这个日记如果不给我,再过一代人他儿子肯定当废品卖掉了,这是一个重大的贡献。我们拍成纪录片,纪录片一放,永远就存在了,以后搞博物馆什么都可以。我在上海大学,上个月办了一个上海小三线建设图片展览,200位职工和后代来参观,没有做任何广告,都是依靠微信传播信息才来看的。很感动的。这对共和国史是重大的贡献。

黄秀芳:在我的印象中比较深的,不仅仅是小三线,就是三线建设,那是1964年的时候,中苏关系恶化,中共高层判断,苏联可能要一夜之间发动战争,要打进来,怎么办?当时我们实力不够强,因此可以做的就是迅速转移国家重要的工业,于是一夜之间,大迁徙开始。大量的人分别迁徙到了西南,从一线城市搬到二线,二线搬到三线,呈规律的分布军事、工业和重工业企业及设施。现在想一想看,如果亲身经历了这样一场不亚于运动的事情,你们会有什么样的感受?明天就告诉你,你必须搬到四川,必须搬到贵州去,从那里开始生活,从那儿开始零起家。对于共和国历史来说,这是非常重要的过程,大家如果有兴趣,不妨读一读徐老师的调查记和书,里面有很多琐碎的个人的记忆,这些东西一旦丢失了,可能这一段的历史就没有了,我们就再次回到了“没有了”的问题当中去了。所以保护工业遗产,确确实实,无论是从现实还是未来的角度来说,都是很重要的。

保护是非常艰辛的一个工作,因为既要保护整体架构,又要保护工业设施,保护场地环境,难免存在着心有余而力不足等问题,保护不仅仅是为了让其存在,而是让其发挥作用,然后就是利用的问题,保护和利用如何能够和谐的统一在一起?我们有没有什么良好的方法?其中之一大家都知道,成立工业遗产博物馆或者工业博物馆。博物馆在做保护和利用的时候,有没有问题、困惑呢?徐俊锋老师成立了工业博物馆联盟,在这方面他有很多的体会,请他分享一下。

徐俊锋:最后一个发言压力很大。十几年前进这一行的时候,大家说起博物馆,有的还很惊讶,现在说起这个事来,似乎大家又都觉得很厉害。我从五、六年前开始搞工业博物馆的课题,工业博物馆这几年出现很多的问题,刚才主持人也说了,大家搞工业地产,最终把保护利用的大部分难题准备甩给博物馆了,张所长刚才说了,博物馆是保存文化最好的方式。我到全国各地走了一些博物馆,遇到很多的困惑,这个困惑是,工业博物馆是什么,大部分有三种叫法,展览馆、纪念馆、博物馆。这三个叫法各不一样,展览馆一般归企业宣传部管,是企业的一部分,这是企业的事,展示企业成就,是企业宣传的阵地。还有就是纪念馆,纪念馆归民政局,这个事我也没发现企业办的纪念馆到民政局那儿要有什么说法。博物馆按我们现在行业管理归文物局,文物局似乎对企业办的博物馆这块也是缺乏指导的,企业办博物馆没向文物局报备,没到文物局注册。博物馆不是你想叫就叫,得在省级文物部门登记注册。这些出身不明确的博物馆,即使现在有免费开放经费之类的,也给不了你,你就得不到这方面的资助。

到目前为止我接触的大部分工业博物馆首先是妾身不明,查身份证很可疑。还有就是定位不准,现在准备在做的铜绿山博物馆,建筑设计好像都已经做完了,我有幸审过一次大纲,这个大纲里面上来就是宝山,大家一进博物馆都去寻宝了,满世界探宝、献宝。说明铜绿山的重要性当然得说宝山,但是从文化的角度来讲、文明的角度来讲,怎么看这个事?古代的很多东西都要用铜,铜是很重要的东西。再有一个考古线索是,在武汉旁边的盘龙城,当时是商在长江边上建了盘龙城,目的之一是开疆辟土控制南方,有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弄铜。为什么?铜是战略物资,至少在商代的时候就明确了这个事是国之大事,我们是否要从这一点挖掘铜绿山这个矿在中华文明进程中的作用?冶铜最早是在两河流域,但是铜绿山的问题怎么看?这一类的问题,包括我去景德镇看陶瓷,都是不能自说自话,要把它纳入到中华文明进程、地方文化发展的整个脉络过程当中找到自己的定位,要不然跟这个时代有什么关系?这个定位如果不清楚,就会产生很多的问题。

再有就是进退失据,尤其近现代的博物馆有一个天然的问题,我们必须要面对解放后的革命历程,我们经历了公司合营、国有化、大跃进、文革、改革开放等一系列的问题,这在我们博物馆建设当中,是必须要面对的,问题是我们怎么面对?有解释,我说怎么把那么大的篇幅放在下岗再就业的问题上,把不相干的东西都放进去了,还有很明显的政治地位,你们这个会不会出问题?人家跟我解释是这样的,习总说的,我们要留得住乡愁,乡愁就是淡淡的哀愁。我说这个不好吧,我们现在是增强文化自信,在整个解放之后,在社会主义建设过程当中,我们如何认识各阶段的矛盾和党的政策。由于大部分工矿都是自己搞博物馆,很多时候这方面把握不住,我们做博物馆会受相关的训练。明确的说,我们博物馆也是认定的,在这里我们要坚持什么、反对什么很明确,但是现在工业博物馆大家觉得难以把握。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虚实失衡,大部分的精力在有形文化遗产上,房子、高炉,大的高楼,大的设备全面保存下来,这个也不少。但是这里面这么复杂的高炉,尤其是自动化水平比较高的,技术水平比较高的设备,这个东西摆在这儿看不懂,工艺流程呢?同时期从技术进步的角度来讲,你对它的判断,这个东西谁使的?怎么回事?我去鞍山钢铁公司,他们指着一个矿车说这是雷锋在入伍之前用过的,说这个话负责吗?我做博物馆的觉得这个东西信息很完善,如果能够考证出来就很厉害,但是我的经验,这是瞎说。我们要客观面对我们的困境,很多文化遗产在流传过程当中信息丧失,我们不但要保存有形的,无形的也要记录、整理、研究,所以对于口述史、各种资料、各种信息的采集,包括这里面技术性的解读、工艺流程这方面的记录都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现在的工业博物馆困难很多,但是,大家给予的希望也是越来越高。

黄秀芳:肯定有很多的工业遗存有想做成工业博物馆的想法,关于妾身不明的事情我们不谈了,这个解决起来有各种各样的办法,但做博物馆的定位要好好考虑一下,即你的博物馆的存世价值在哪里?你收藏的东西是有价值的,如何把有价值的东西传播出去、传达出去、传递出去,就要考虑你的存世价值在哪里。每个人、每个物体都有自己的存世价值,只要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找到合理点就会有想法。

办博物馆就相当于要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要包含内容和形式,这个内容就是定位,有了定位再想形式,我们怎么把这个定位变换成有时代性、时尚感的,有现代年轻人接受的形式,可能你的博物馆就能够脱颖而出。虽然徐教授说了很多困难,但是我们还是应该有自信,如果要做工业博物馆要有自信。

除了通过博物馆作为保护和利用之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利用方式。先从一个废弃的空置的厂房,变成博物馆,这是一种保护利用;再往前走一步,综合考虑问题,考虑条件,还可以把它变成一个工业遗产景观。其实现在作为工业遗产景观来说,国外和国内都有,最近,2016年9月,浙江温州市苍南县的一个矿山集镇矾山镇获得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亚太文化遗产保护荣誉奖,这个地方原来是一个产矾的地方,有“世界矾都”之称从明朝开始,已有600多年的历史,后来矿源枯竭,渐渐废弃了。这个地方如何保护利用,如何获得这样的奖项呢,这个故事的起源和阙老师有关系,阙老师到了这个地方搞调查,当地人很困惑,怎么做这个保护和利用呢?阙老师给了他们一个出路,这个出路就是:申请世界遗产。具体的故事请阙老师来说。

阙维民:我的学习背景是人文地理学、历史地理学,现在也是。但目前的研究,似乎没有学科的归属窠臼,研究的思路是按学术规范走,找不同的、别人没做的专题做。从世界遗产到文化遗产,从工业遗产到传统工业遗产,而在中国传统工业遗产最具代表性的是矿业遗产,我申请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即选择矿业遗产专题,地点主要选择浙江省。在选择矿业遗产案例时,曾选过自贡盐矿、黄石铜绿山铜矿、采石矿,温州矾矿是主要的案例地,我曾将研究结果在国际相关工业遗产研讨会议上去交流,与会的西方学者对中国的传统工业遗产以及上述矿业遗产案例地很震惊。

申报世界遗产,遗产保护的途径之一。申报世界遗产的过程非常漫长,至少要数年时间。中国的世界遗产项目中,申报时间最长的是26年。现在申报世界遗产先要进入预备名录,这需要1年,而正式进入申报程序,正常历程是26个月,什么都没有耽搁才能进入。

温州矾矿的案例,是我的一个案例地,次获的奖不是世界遗产,UNESCO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奖,遗产内容,要是福德湾矾矿工人村落。

刚开始接触矾山时,我即与地方政府与当地志愿者传输了遗产地基本要求:首先要青山绿水,要有保护景区的状态,所有建筑设施的修复都要按本地的原有风格。其间,矿山矿硐边上有两栋即将建成的新楼房,严重破坏了矿山的传统建筑风貌。认为必须拆,一个月后,楼房还在建造,我明确地讲,如果不拆,保护山矿业遗产的工作就没办法继续。后来坚决地拆了。福德湾矿工村沿山是陡坡,村民们在原有石砌护墙处,用不锈钢的钢管修建了现代新式护栏,还立了捐款芳名碑。我对他们说,这护栏必须要拆,再按照原来风格重建,用山上就地碎石垒就即可,,这个遗产保护解释过程经历了一到两年时间,开始很不理解,即使拆钢栏垒石墙后,是有情绪,但获奖以后,村民们非常认可,对政府官员讲,你们告诉我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

现在福德湾所在的矾山镇环境改善了,恢复了青山绿水。福德湾原来是一个非常破败、年轻人外出、剩老人居住的山村,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回来了,自己在村里开了茶室、食店、礼品店、文化设施馆,就连平常非节假日,有外地人来参观旅游。这样的快速变化场景连我都非常吃惊,我没有什么影响力,只是我把我知道的遗产标准与国内外成功案例的经历告诉他们,但是地方政府与当地专家很快就理解,而且坚决的执行,在这么短的时间收到这么好的效果,老百姓当然支持。

我曾邀请过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协会主席马丁教授与英国伯明翰大学铁桥国际文化遗产研究院长迈克教授来华,并带他们考察过温州矾矿。他们给我的回复,温州矾矿遗产的价值很高。福德湾的村民全程参与保护,而且是自发参与,不信大家可以去看一看,感受一下。

黄秀芳:阙老师说话是学者的说话方式,铜绿山矿山遗址价值一点不比它低,关键是您要怎样去保护和重建,或者恢复它的样貌,这个是比较重要的,这个地方我也了解一点,一开始这是一个衰败的地方,村里人有点不甘心,有的人搬走了,有的人想恢复,恢复不太合法,因为是用自己的方法恢复,阙老师去后给了指导——按照世界遗产的标准建设,政府又很认同这样的观念,于是政府和民间和当地的住民很好的结合在一起,于是就应该说是比较完好的恢复了当年的矿山模样,很多矿工退休了以后又从镇上搬回来,自己开了邮政局,主动收集一些文物,要做展览,这种心愿是非常重要的,就是当地的居住民自发自愿的与政府的想法相结合,很好地恢复了当年的环境,这是既保护又利用了,现在矾山已经成为一个很著名的观光地,周边人都愿意到那儿去看一看,体会一下矿工当年的生活,真是一石二鸟,当地老百姓受益,周边也受益,政府又可以很好的推广,这种工业遗产的保护和利用方式,应该是值得我们借鉴的。张市长,期待你。

关于工业遗产的话题从价值篇、保护篇、利用篇,话题很多,问题也很多,在座的各位有哪些人比较关注这个话题的?或者说有没有问题想提出来请台上的几位专家回答的?

提问:林准则里面反复提到了公众教育和国际间的合作交流,我想问一下几位老师,国际间的合作交流在工业遗产保护领域对中国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潜伟:工业遗产对中国来说是比较新的话题,我们确实与先进国家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但是在国际组织中我们还要发挥更大的作用,比如说矾山的考察,如果带上有关组织和学者一块诊断,会更加有利于将来申请世界遗产或者对其进行工业遗产保护利用,这是非常正面的。

阙维民:国际交流很重要,我对工业遗产专注之初,就开始出国参加各种工业遗产的国际会议,与各国学者也有一些互动和交流,除国际工业遗产协会的年会外,有矿业遗产的国际会议,参加交流后,有很大的感触与收获。目前的中国工业遗产研究领域,已有很多学者参与,从已发表研究成果的作者与期刊分析,主要是来自于建筑领域与城市规划领域的学者。究其原因,建筑学与城市规划学,在近现代工业遗产的保护利用研究中,具有很重要的学科地位,这也显示出一个重要信息,即近现代工业遗产研究的主要目的不是申报世界遗产。

社会需要可持续发展,每个人都希望有往日生活记忆的载体,假如我离开家乡多年后回来,发现家乡的面貌全被改样了,肯定会很伤感,如果保留一部分物质载体,你就有回忆童年、青年经历的切实场景。近现代工业遗产代表了所在地社会可持续发展的载体,如果全部拆掉,肯定是不正确的;而全部保留,既不现实,绝不可能。唯有保留一部分精华,其它的都应该改造再利用,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服务。在这一方面,世界工业遗产地-铁桥遗址,给了我们很好的榜样。它的世界遗产核心点就是一个冶铁炉和一座铁桥,在保护范围里有十个博物馆,但都不是核心遗产,而只是展示遗产内容、重现当初场景的场所。

还要补充一点,申遗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申遗的根本目的是为了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申遗的具体过程,首先要进入预备名录,然后才能进入正式申报程序。而我们在这一点上比较混乱,我国申报世界遗产的预备名录,多人不知道,网络上也查不到的,而这样的信息本应让公众知道。目前我们知道的只有2006与2012年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但这只是中国的名录,并非全部被递交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

黄秀芳:关于工业遗产的话题是谈不完的,因为时间关系不能再延续下去,大家有问题可以联系工业文化研究发展中心,活动到此结束。谢谢各位!

主持人:谢谢,刚才各位嘉宾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充分交流,相信大家能够从中收获精彩的观点和见解,让我们再一次以热烈的掌声向他们表示感谢!

国民之魂,文以化之;国家之神,文以铸之。文化自信在工业领域的落脚点,必然是推动其改革发展的支撑和动能、贯穿于改革发展的全过程。我们希望与社会各界进一步加强沟通交流、携手共同努力,弘扬发挥好先进工业文化的重要作用,为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建设制造强国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2016中国工业文化高峰论坛到此圆满结束。再次感谢大家的热情参与,祝大家身体健康,工作顺利,让我们相约来年再会。谢谢大家!

主办单位: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业文化发展中心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27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业文化发展中心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2509号 京公安网备:11010802016537号

工业设计公众号:

电子政务公众号:

工艺美术公众号:

工业文化遗产公众号:

文化创意公众号: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