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八卦 > 职场资讯 > 为什么马云一年只做4个“决定”?

为什么马云一年只做4个“决定”?

分享人:小文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7-11-14 阅读:0


编者按

决策和决定是两种不同的思考方式。卓越的领导者把注意力集中在很少的决策上。这是一项重要的领导力。

文 / 刘澜  正道领导力中心创始人,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副教授


阿里巴巴一位前高管最近写了一篇文章,说“马云一年最多将会为阿里巴巴做4个决定”。对“4”这个精确的数字,我是怀疑的。但是,领导者做很少的决定,这个要点是对的。实际上,马云做的不叫决定,叫决策。


中文的“决策”和“决定”在英文中都对应着同一个词:decision。然而,决策和决定是两种不同的思考方式。卓越的领导者把注意力集中在很少的决策上。这是一项重要的领导力。



区分决定与决策


决定是针对个别事件的个别解,决策是针对所有类似事情的一般解。做一个决定,只针对一件事,想要一次解决一个问题;做一个决策,则针对所有类似的事,旨在一次解决重复问题,或者预防类似问题发生。做决定是以孤立的眼光看待问题,往往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做决策是以联系的眼光看待问题,才有可能找到问题的真正答案。因此,领导者的重点是做决策,而非决定。


决定的影响是暂时的、个别的,决策的影响是长期的、全局的。也就是说,做了一个决策,你就可以省掉很多决定。因此领导者不会做很多决策。


领导者有两种主要的决策情境:


  • 面对当下的问题,解决当前出现的偏差和失误,可以称之为纠正错误;


  • 面对未来的选择,比如采取什么样的战略,可以称之为风险选择。


英特尔公司前CEO、企业家中的思想家格鲁夫(Andy Grove)将上述两种决策情境分别称之为亡羊补牢型和未雨绸缪型。在这两种情境中,区分决定与决策都非常重要。



纠正错误


专注于研究错误的管理学者德克尔(Sidney Dekker)指出:关于人们犯错有两种观点,一种是旧观点,也可以叫做坏苹果理论,认为系统基本没有问题,是人为错误导致失败;另一种是新观点,认为人为错误不是失败的根源,而是更深层次的系统问题的结果或症状,因此人为错误不应该是调查的结论,而应该是起点。


坏苹果理论其实跟心理学家所说的“基本归因错误”(the 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有关,指人类有一种把他人的行动归因于其本性而忽略环境因素的倾向。


面对暴露出来的人为错误,因为以下三方面的原因,领导者需要决策而非决定:


第一,如果是偶然的人为错误,那错误的原因可能多种多样,很难对症下药,做正确的决定很难;


第二,即使努力找到了对症下药的方法,也只能解决这一个具体问题,做决定缺乏效率;


第三,正如德克尔指出的,问题的真正根源往往是系统性原因,要求我们做决策。


风险选择


决策是针对所有类似问题做决定,如何界定“类似”问题是决策思考的一个关键。下面这个例子中,著名心理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发现了当事人没有发现的“类似”。



著名经济学家萨缪尔森(Paul Samuelson)问一个朋友是否愿意赌一次扔硬币,可以赢200美元或者输100美元。他的朋友回答说:


“我不会赌,因为我对输100美元的感受比赢200美元更大。但是,如果你答应让我赌100次,我就愿意。”


卡尼曼认为萨缪尔森的朋友的思考是错误的:你是马上要死吗?这是你人生中的最后一次赌博吗?尽管你的人生中很难会再有与之一模一样的扔硬币赌博,但是会有许多类似(即成功与失败都有可能,但是期望值为正)的选择。因此,你可以认为这是100次赌博中的一次。如果你愿意赌100次,你就应该愿意赌这一次。


卡尼曼称之为“宽框架”(broad framing)思考。


针对未来的选择涉及到风险和不确定性,卡尼曼指出,窄框架思考者每次针对每个风险决策构建一个偏好,宽框架思考者则制定一种风险政策,只要相关的问题出现,就应用这个政策。


显然,窄框架思考者是在做决定,宽框架思考者是在做决策。领导者为企业制定核心价值观,以其指导在各种不同情境中的决策,同样是一种宽框架思考。



决策思考


决策思考者首先不是问“这个问题怎么解决?”而是问“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我如何让自己不是做决定,而是做决策?我应该怎么做决策,可以解决所有的类似问题,并且使得类似的问题不再发生?”


管理大师德鲁克(Peter Drucker)认为这是有效决策的第一要素。他指出:“有效的决策人首先需要辨明问题的性质:是一再发生的经常性问题呢,还是偶然的例外?”


也就是说,问题可以分为两类:一般的情形和例外。前者需要做决策,制定规章和原则,一次性解决一般性问题。后者需要做决定,按照其具体、个别的情形来加以解决。


德鲁克又指出,真正例外的情形是很少的。他举了两个例子,当时都认为是偶然的例外,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是千万分之一甚至亿万分之一,发生了一次就不会再发生第二次。但是后来也被发现,是一般性问题的首次发生。


既然真正例外的情形很少,决策思考者总是假设遇到的是一般性问题。正如德鲁克所说:“一位有效的决策者碰到问题,总是先假定该问题为‘经常性质’。他总是先假定该问题为一种表面现象,另有根本性的问题存在。”他们相信学者兼作家钱钟书在小说《围城》中所写的:“天下就没有偶然,那不过是化了妆、戴了面具的必然。”他们要问的只是:这是哪一种必然?我应该怎么做决策?


总的来说,决策思考者有这样三大特点:


  • 总是假设遇到的是一般性问题,需要做决策;


  • 总是尽可能在更宽的框架、更高的层次上界定问题,一次性解决类似问题;


  • 总是考察是否是新问题的首次发生,避免用老规则来解决新问题,并制定新规则预防问题重复发生。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