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财经 > 社会杂谈 > 被封杀,他放弃一切居然只为中国这件最痛的事!可他三起三落直至销声匿迹,而刚刚他又现身要搞大事了!

被封杀,他放弃一切居然只为中国这件最痛的事!可他三起三落直至销声匿迹,而刚刚他又现身要搞大事了!

分享人:南国野狼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5-22 阅读:0


今天要介绍的这个人很特别。


首先,

他是一个美国人。

其次,

他放弃了台湾户籍,

甚至敢公然和台湾当局对着干,

更让人想不通的是,

这个美国人还把美国的房子卖了,

举家搬到中国内地,

其目的居然只是为了,

帮中国一件最痛的事!


然而他三次为中国,

却连续三次都被迫离开,

最后,

他完全销声匿迹了……


而刚刚他又现身,

搞出了个大动作,

连倪光南都为他点赞!


他,就是张汝京



1948年,他出生于江苏南京,

父亲是国军上校长官,

曾在重庆建了很多兵工厂,

为中国抗战胜利做出过很大贡献。

1949年,国民党败退台湾,

他也跟随全家去了台湾。


到了台湾后,

父亲成为一家冶金工厂厂长,

母亲则是一名教师,父母都是基督徒,

所以他从小也是基督徒。


父母深深影响他的除了信仰,

还有就是对祖国大陆的情感。


母亲从小就给他灌输中国传统文化,

让他感到做中国人是很幸福的事,

教育他以后要报效祖国。

父亲也常常望着大海对他说:

“水的那头,是我们永远的根。”


就这样,祖国大陆,

那片父母最牵挂的土地,

也成了他最向往的地方!



他天资聪颖,打小就是个学霸,

长大后不负众望,考上了,

素有“台湾第一学府”之称的台湾大学。

22岁那年,他又跑到美国留学,

并获得纽约州立大学工程科学硕士、

南卫理公会大学电子工程博士学位。


毕业后,出色的他,

立刻被纽约一家公司高薪聘请,

然而他绝非池中之物,

他需要更大更瞩目的舞台施展拳脚。

1977年,29岁的他,

跳槽到了世界500强,

世界半导体公司前20强的,

美国德州仪器公司!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个人,

当时的德州仪器全球资深副总裁是,

张忠谋,

张忠谋也来自台湾,当时已名震全球,

后来他回台湾创办的台积电,

更是成为全球最大芯片代工商,

彻底改变了芯片行业,

他也被人们赞誉为:芯片大王。


读张忠谋的故事点击图片


而张汝京,

当时在德仪张忠谋的交集并不多,

直到后来张忠谋回台湾,

两人之间也没有发生多少故事。


当时的他可能万万没想到,

未来,他会跟张忠谋爆发,

震惊科技界的“两张”相争,

张忠谋甚至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当然,“两张”相争是后话,

我们继续说回张汝京。


他在德仪干了20年,成功主持了,

在美、日、新、意和台湾地区,

10座半导体工厂的建设与运营,

并取得了巨大的成果!

凭借出色业绩,

成了公司不可或缺的顶梁柱,

带领着超过4000人的研发团队。

他被誉为:

全球半导体产业的“建厂高手”。

是华人在全球半导体界的传奇!



可那时的中国的内地,

半导体行业并不乐观,

改革开放后,

中国电子产业受到猛烈的外部冲击,

中国半导体行业不仅大幅落后美日,

也逐渐被韩国和台湾地区超过,

大量国营电子企业的经营举步维艰。


就在他美国事业最辉煌的时候,

关心大陆的父亲忍不住问了他一句:

“你什么时候回大陆建厂?”


身上流淌的炎黄子孙血脉,

隔不断、更割不断。

光是“大陆”两个字,

就足够触动了他的心弦,

他决定尽快去大陆看看。


1995年,47岁的他,

终于第一次回到了憧憬的故乡:

中国大陆!



而这个世界半导体建厂高手,

回来做的第一件事可能谁都没想到。


他和信息产业部官员唐新萍相识,

闲谈中,了解到贵州的贫困情况,

他马上做的就是为贵州郑安县碧峰乡,

捐赠了平生的第一个希望小学。

之后,他对大陆的帮助一发不可收拾,

在云南、四川、贵州等地,

又相继盖了近29所希望小学。

他说:他相信,

穷人家的孩子只要有好老师、好教材,

贫脊的土地也能开出鲜艳的花朵。


他在大陆的慈善事业鲜为人知,

更鲜为人知的是,在海外生活的他,

其实早就有回大陆建芯片工厂的打算!


早在1989年时,他就计划,

从内地招聘工程师到台湾受训,

以便未来回内地盖厂,

然而台湾当局不允许,只能放弃。

之后他寻求新加坡政府的支持,

在内地前后招聘了约300人培养。

了解他的朋友都说:“对张汝京来讲,

协助大陆发展半导体产业是第一位的,

他一直想做点事情,壮大中国实力。”


1997年,49岁的他从德仪退休,

这时,一个来自中国的求助信息传来!


由于和国外的巨大差距,

中国电子工业部启动了“908工程”,

想在超大规模集成电路方面有所突破,

项目由无锡华晶承担。

项目从1990年开始,

行政审批就花了2年,

技术引进花了3年,建厂施工又花了2年,

更惨的是,

7年换来的是月产量仅有800片、

投产即落后的严重亏损境况。


严重亏损的华晶只能寻求外部帮助,

便第一时间想到了他,华晶一张口,

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直奔大陆。



他到无锡后,顾不上休息,

就直奔生产线,检查完产品,

又一头扎入实验室研究,

而他仅仅用了半年时间,

就让华晶达到盈亏平衡。


7年未果的项目因为他终于得以验收,

他本想继续留在大陆,

可当时紧张的两岸关系,

让他继续大展拳脚的愿望破灭了!


在台湾当局几次勒令下,

他被硬拉了回去,

而这次大陆之行,

他更深切体会到中国的无芯之痛。

身怀一颗中国心的他,

更坚定了要为祖国造“芯”的信念!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坚定说:“迟早中国是要和平统一的”


1998年,年过半百的他,

白手起家创办了世大半导体公司,

誓要给中国半导体界注入新鲜血液,

他还明确提出回内地建厂的详细计划:

世大半导体第一厂和第二厂建在台湾,

第三厂到第十厂将计划全部放在大陆。


而他不愧为世界级的“建厂大师”,

凭借出色才能和业界口碑,短短两年,

世大就迅速做到芯片量产和盈利。


可迅猛崛起的世大,

却引起了台湾半导体行业龙头老大,

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的警惕。


之后他跟张忠谋爆发了“两张之争”,

迎来了自己人生的三次大起大落!



2000年,世大董事会突然决定,

将世大50亿美金卖给台积电,

并且是在没有知会,

作为总经理的张汝京的情况下出售的。

他心急如焚,

眼见无法阻止台积电的吞并,

他只好转而跟张忠谋提议,

到大陆建世大第3、4、5厂,

好帮助中国大陆半导体行业发展,

但这一提议当时并没有被张忠谋接受。


辛辛苦苦创办的世大,

居然就这样没了,

这是他遭遇的第一次大起大落。



但他没有就此放弃自己的理想,

2000年,他揣着变卖全部家产,

筹得的300万美金,来到上海创办了,

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



公司成立时,遗憾的是,

他的父亲已经去世,

他挽着90多岁的老母亲的胳膊,

一起见证了中芯国际的拔地而起。

他禁不住热泪盈眶:

“妈,爸的愿望我终于实现了。”


然而他的一腔爱国情,

得到的却不是掌声,是嘲笑,

大家都笑他太天真,半导体制造行业,

可是被戏称为做到一半就会“倒”的行业,

而在大陆做半导体更是难上加难。


当时,

全中国共有600多家芯片生产工厂,

不仅技术依赖国外,而且产能极低,

全中国一年的芯片生产总量,

还不及日本一家大型工厂的月产量。


在国际虎狼环伺,技术封锁下,

中国半导体业要想发展,

每前进一步都是要付出极大代价的。

“中国无芯”,

这种绝望笼罩在中华天空,

可想而知,摆在他面前的,

是一条怎样艰难的登天之路。


媒体的报道,也把他写成一个,

负气出走台湾,

执拗而又异想天开的老头,

总之,没有任何人相信他能成功。



可他并没有灰心丧气,

这是自己的梦想,

绝对坚决不放弃!


身为公司老总,他事事亲力亲为,

为了中国芯片事业不要命地干,

他带头加班,亲自拿抹布擦公司地板,

大年初三,他都还在工地上忙碌。


为了省下所有的钱做项目,

他自己的生活极尽朴素,

手上戴的是一块廉价电子手表,

开的是一辆二手桑塔纳轿车,

出差搭飞机时,只坐经济舱,

而且尽量当天来回,

就是为了要节省旅馆费。

视察北京工厂的建设,也只住工地,

苦得连他手下都忍不住感叹:

除非迫不得已,真的不要跟张总出差。


虽然抱怨,但员工们都对他死心塌地,

因为他倚重人才,

对待员工虽严格却从不苛刻,

自身对中国半导体事业的使命感,

使他拥有着强大的气场。

他的理想,他独特的人格魅力,

吸引了全世界各地的人才,

甚至很多台积电的前员工,

也都投入他的麾下。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

他还将妻子和5岁的儿子,

也全都移居到了上海。


他是铁了心的要留在大陆了,

他对中国芯片事业的投入,

可以说是视死如归,倾尽心血!


看得远,想得远的他,

即刻在上海先建了中芯国际学校,

“中芯花园”小区,

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员工们,

可以安心、舒适地在上海居住。

而且在他的鼓励下,

很多员工都和他一样卖掉了,

在美国、新加坡的房子,

一心一意地追随他,

要在上海扎根去奋斗。



之后在他的带领下,

用了不到半年的时间,

中芯国际就已经开始投片试产了,

如此快的建厂速度,全球绝无仅有,

之后,

他的中芯国际一步步冲向国际最前列。


2001年,中芯国际使大陆拥有了,

第一座0.25微米线宽以下制程技术的,

8英寸晶圆代工厂,

中芯国际还让中国大陆的芯片工艺,

第一次推进到了纳米级。

2005年全球半导体厂商排名公布,

中芯国际居然一跃进入全球三甲。


原本人们眼中肯定会倒闭的中芯,

竟然成为了一家市值60亿美元的大公司,

而张汝京以一己之力,

就办成了举国之力才能办成的事,

他被誉为“中国半导体教父”,

更成为了中国大陆半导体的奠基者!



即使收获巨大成功,

他却依然不肯松懈,没日没夜地工作,

他太清楚中国跟世界的差距了,

所以他焦急,争分夺秒地追赶!


有台湾的朋友来大陆拜访他,

看到他后大吃一惊:

“汝京连西装都没有穿,

穿着发旧的灰毛衣,套一件工作衫,

办公桌是三夹板拼凑起来的便宜货。

他说他有一个中国半导体的宏伟梦想,

他为这个梦想要彻底献身。

好像牺牲性命都可以,

他不是为了赚钱才做这件事,

这才是最令我震惊的。”


可就在他的事业一路高歌猛进时,

他却又遭遇了致命一击!



自台湾民进党上台后,

两岸关系日趋紧张,

台湾对大陆的技术限制变得愈加疯狂,

严禁台湾高科技公司进入内地,

而他和中芯国际,

自然成了台湾当局的“眼中钉”,

台湾政府罚了他15.5万美金作为警告,

并要求他在6个月内撤资,

可他毫不示弱,

毅然宣布放弃台湾户籍,

与台湾脱离关系。


台湾愤怒了,

甚至禁止他再入台湾,他感到不解:

“我是中国人,也是台湾同胞,

两者是不冲突的,

为什么不让我回台湾呢?”


而此时,他还面临着一个更大的威胁:

那就是他的老对手张忠谋。

张忠谋早就盯上他,

就在中芯国际,

即将在香港上市的关键时刻,

张忠谋的台积电,

就祭出了中芯专利侵权的“大旗”。



台积电以公司离职员工,

涉嫌将公司重要资料外泄为由,

向中芯国际提出诉讼,

要求赔偿10亿美金,

这无疑是要把全年收入,

仅3.6亿美金的中芯逼上绝路啊!


为保护中芯国际,他提出上诉,

官司一打就是好几年,

这期间无论台积电还是中芯,

由于内斗都没能得到更好的发展,

他觉得,再这样下去无论赢的是哪一方,

都会造成中国芯片产业元气大伤。

于是他妥协了,选择与台积电的和解,

并赔偿1.75亿美金。

而在《和解协议》上,

台积电极为苛刻地提出,

设置“第三方托管账户”,要求中芯,

必须将所有技术存到这个账户里,

供台积电“自由检查”,

这从根上遏制了中芯国际的发展,

更阻碍了中国大陆芯片产业的未来。


但台积电对中芯国际的打压,

还远远没结束。



一年半后,就在中芯备融资的前夜,

台积电再次出手,

指责中芯国际违反《和解协议》,

言之凿凿说:

中芯使用了台积电技术。

继续在美国发起起诉。


他反驳道:中芯国际在成立之初,

除了自主研发,还与东芝、

富士通等许多国际半导体大厂,

建立起了广泛的技术合作关系。

说中芯国际侵犯台积电的专利,

这实在是无稽之谈。


可最终,台积电还是胜诉了,

中芯国际被迫,

在赔1.75亿美金的基础上,

再赔2亿美金,外加10%的股份,

消息传出后,台湾媒体得意地宣称:

“我们从此控制大陆芯片业的半壁江山”


而为中芯付出全部心血的他,

在接到最终审判通知的那一刻,

不禁失声痛哭,他流着泪水问苍天:

“中国究竟还要走过多少路,

熬过多少苦难,

才能实现追赶和超越?”


为了中芯能继续存活,

他独自承担了全部责任,

放弃名下全部股份,忍痛离开了中芯。

这是他遭遇的第二次大起大落!



而在他离开中芯的那一年,

中芯已经成长为中国大陆规模最大、

技术最先进、团队最完整、

客户群最多的芯片厂商。

而且这些还都是在西方国家,

对中国严苛的技术封锁下取得的。

同一时期,

中国的集成电路产业规模,

从30亿元冲到1246亿元的高峰。


如果他当初能继续带领中芯走下去,

中国芯片业绝不会是现在这样!

可如果不是他在那9年里,

为中芯,为中国做出的这些贡献,

中国目前在芯片领域的发展,

还要落后更多,更多……


连续两次失败,他该放弃了吧?

再说以他的年龄,

也到了该退休的时候了,

可这不是他的人生归属


2014年,

他居然又第三次复出,第三次创业,

创办上海新昇半导体。



当时,

国内发展硅晶片产业已刻不容缓,

而上海新昇半导体,

成了中国当时最大的希望。


倪光南和他,

同样为中国芯片事业奔走20余年,

却同样受尽磨难的两个人,

彼此惺惺相惜。


读倪光南的故事请点击图片


为了表彰他为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发展,

所做出的巨大贡献,

在2017年“集微半导体峰会”上,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

为他颁发了终身贡献奖。


张汝京和倪光南


可就在他奋勇前行时,

投资方与他又出现了严重分歧,

投资方要求加快量产,实现盈利,

可他专心于提高自主研发的技术,

以期中国“芯”能走得更远更高。


在这严重分歧下,

2017年底,新昇不再继续聘任他。


而这,是他遭遇的第三次大起大落!



三次创业,却三次都是同样的结局,

这样的打击实在是......

之后,他彻底销声匿迹了,

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中,

没有人知道他的去向,

没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

甚至没有人知道他过得还好吗……


直到2018年,

美国封杀中兴的消息传来,

举国陷入无芯之痛的时刻,

70岁高龄的他终于再次现身了!


一则快讯,他已经入职青岛大学,

将为栽培中国集成电路人才培训做贡献,

人们这才吃惊地发现,

他的信心与爱国心就从未停止过。



并且,他还再次创业了,

他集结了不少行业大佬,

与青岛大学合办“微纳技术学院”,

并将出任微纳技术学院终身名誉院长,

准备和青岛携手打造“青岛芯”!


他说:

“我们将国际先进的共享共有式的,

CIDM模式首次引进中国,

以国际一流的芯片设计、制造能力,

吸引澳柯玛等一系列,

先进制造业应用企业参与进来,

在青岛打造从芯片研发、设计、

制造,到应用的全产业链。 

现在很多汽车、

新能源汽车广泛使用的芯片,

未来都将在青岛制造,

不仅供国内的制造商使用,

也将出口到国外。



半生拼搏,半生奉献,

时代曾让他从一个中国人变成了美国人,

而这个时代又让他带着永不变的中国心,

回到了根的地方。

三次创业,三三落,

一次次跌倒,却又一次次爬起,

于一片荒芜间,在惊涛骇浪中,

用中国心去创造中国芯,

其赤子之心,感天动地!


今天我们每个中国人都会祝愿他,

祝愿古稀之年的他再次创业成功,

为了中国芯,

去创造人生最辉煌的成就!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