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中国历史 > 蒙古风云42 回回炮的威力

蒙古风云42 回回炮的威力

分享人:奕柯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5-23 阅读:0

李庭芝见范文虎援救襄樊无所建树,只得另想别法,于是而有民兵首领张顺、张贵突破封锁的英勇事迹。这是襄樊保卫战中最为感人的一幕。

彼时李庭芝的驻地在郢州(今湖北钟祥)。他查明襄阳西北有一条清泥河,从均州(湖北均县西北)、房州(今房县)一带向东南流入汉水。元军的防范注重南面,不大注意侧背的西北面,庭芝觉得从此进兵不失为出奇制胜的一着。他在这里造了一批船,出重赏招募敢死之士,组成三千民兵的一支队伍。这些人都是湖北西北部山林溪涧地带的猎户渔夫,勇悍善战。他访到的两个民兵首领,张贵号称“矮张”,张顺号称“竹园张”,都是智勇双全、一向受到将士爱戴的好汉。李庭芝任命二张做都统。出发之前,下令道:“这一遭决死一战,很少生还希望。尔等若非自愿,可即离队。”众人都摩拳擦掌,高呼愿往。

这时正在1272年夏季五月中间,船队乘着水势进发,经过襄阳城西北三十里的团山,又进到高头港口。船队在这里停泊,结成方阵,船上都放着火枪、火炮、大斧、硬弓、烧红的炭火,准备用大斧劈,用烈火烧,在横江铁锁和敌船中杀出一条路来。船队到此,还没有被敌人发现,再往前走,便不能不硬闯了。三更天时,船队出发,船上都挂碗红灯作为标志。张贵当前,张顺断后,乘风破浪,从青泥河进入汉水,往封锁线杀去。但元军水战的本领已经大非昔比,防范得十分严密。二张的船队发见前面密密层层都是元军战船,只得死战向前。他们一面与元军交锋,一面砍断铁索,拔除木桩,半夜工夫,打破重重障碍,在黎明时到达襄阳城下。襄阳好几年得不到援助了,城上的将士突然望见百来只船,冲开波浪,把元军的战船丢在后面,来到城下,顿时欢声雷动,都以为战局会出现转机。

吕文焕下令开城,欢迎民兵进城,收兵整队。到了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少了一个张顺。过了儿天,一具尸体飘流到浮桥旁边,民兵们认出来正是张顺。他身上的甲胄依然整整齐齐,手里还紧握弓箭,脸上怒气勃勃如生,只是多出了那牢牢地插在肉里的四根枪、六支箭。众人又是哀痛,又是以为神灵保佑,把遗体送了回来,就把他安葬成礼。

吕文焕要留张贵一同守城。张贵仗着武艺高强,要再一次杀透重围,到郢州大营复命。九月里,张贵从襄阳南下。上次是由西而东进襄阳,这次由北而南,走的是元军戒备最严的路线。在二张援襄成功后,元军围守已经更加严密,以鹿门为中心,将水道连锁数10里,用大根木料排列成撒星桩,襄樊汉江水道完全被封锁,“虽鱼虾不得度”。

张贵点名上船的时候,发觉少了一名兵士。张贵一查姓名,正是一个因触犯军法受过鞭打的人。张贵大惊,知道机密业已泄漏,只有赶紧出发,也许元营得到叛徒告密还来不及布置就绪,于是连夜放炮开船,顺流而下。半夜里,宋军到达小新河,阿术、刘整已经亲自率领战船,在此阻击,两岸元军点上无数火把,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张贵死战突围,将近龙尾洲,望见无数战船。张贵大喜,以为是救兵来到,加速前进,并且放起流星火向来船示意。对面的战船望见流星火,立即迎上前来,等到距离渐近,张贵才发觉来的是元军战船。原来前两天风浪太大,郢州兵退下三十里停泊。元军得了叛徒报信,先派一队战船到龙尾洲,以逸待劳。张贵和手下将士,打了半夜,都已筋疲力尽,加上是出乎意料之外,勉强接战,要不了多少时候,几乎全部伤亡。张贵身受几十伤,终于被元军俘获。阿术爱惜勇士,劝他归降。他誓死不屈,才被杀死。元军命降兵抬了张贵的尸体,到襄阳城下,高喊“认得矮张都统吗?”城中士气因此受了很大的影响。

襄樊战役到这时候已经延宕五年有余。宋军对解围彻底失去信心,连李庭芝也哀叹“襄围不解,客主易位,重营复壁,繁布如林,遮山障江,包络无罅,旷岁持久”。外援断绝,襄樊城里的房屋大部分都拆下来当柴火烧饭吃了,衣服破了没有布好补,只得把关子、会子(宋朝的纸币)粘起来当衣服穿,实在是势已穷,力已竭。另一方面,元军的处境其实也很艰难,十万大军顿兵坚城之下,靡费的人力物力财力更是个天文数字。光是1270年,蒙廷就调发清州、沧州盐二十四万斤,转输南京开封米十万石供给襄阳军前。胡祇遹在《寄张平章书》里说,“我军围襄樊六年。于兹戈甲器刃所费若干,粮斛俸禄所费若干,士卒沦亡若干,行赍居送、人牛车具、飞挽损折若干。以国家每岁经费计之,襄樊殆居其半。”仅仅一个襄樊战场,竟然耗费了元朝岁入的一半,的确是异常惊人的。

因此,元朝方面也希望尽快攻下襄樊。由于当时作战条件的限制,不论是蒙古的骑兵,还是新训练的水军,都未能攻下襄樊。元朝方面认识到必须采用新的武器攻城方能奏效。咸淳七年(1271年),忽必烈遣使向他的侄子,伊利汗国的阿八哈汗求助,阿八哈遂派出身制炮世家,以善造“曼扎尼克(波斯语manjaniq,与英语mechanic同一词源)”而名扬西域的回回(穆斯林)炮手亦思马因和阿老瓦丁前往中国。

“曼扎尼克”其实就是抛石机。中国本土原来也有称为“炮”的抛石机。曾公亮在《武经总要》就说,“凡炮,军中之利器也,攻守师行皆用之”。这本书里记载宋代中国使用有十六种抛石机,其中七种抛石机的制度、射程等为该书所详载。不过传统的炮具由于自身的缺陷,它们在运用时,均用力太多,而所抛炮石之重量则甚微,只有几斤、几十斤。仅就威力较大的“七梢炮”来看,射击时拽手人数多至二百五十人,炮石的重量也不过九十斤,而射程才只有五十步而已。这是因为这么多人人手一条索子,用力无法一致,用力松紧也很难一致,因此事倍功半,杀伤力不足。这使得炮具虽然广泛应用于中国的战争之中,但是并没有在战场上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蒙古风云42 回回炮的威力

传统中国抛石机

而亦思马因和阿老瓦丁为元朝制造的“曼扎尼克(回回炮)”比起中国原有的抛石机要先进的多。中世纪伊斯兰国家设计、制造的抛石机非常发达。西方人认为,中世纪阿拉伯抛石机的破坏力可与近代曲射炮的火力相比,若打在建筑物上,其破坏程度是不可估量的。“回回炮”之类的抛石机在传统攻城炮具的基础上进行了改进,去掉了抛射杆末端繁多的拽绳,改为在杆的末端悬垂一个重物。这样只需在炮的前端根据作战要求设置几个到几十个不等的士兵放置石弹,而后端仅需二至三人控制击发既可以操作了。发射时就将抛射杆前段压下用扣发装置锁住,在前段的皮兜中放置石弹后把扣发装置打开,这是利用杠杆原理,重物下坠,前段就顺势翘起,而皮兜中的石弹就在离心力的作用下飞射出去。作为改进后的新式抛石器,回回炮的石弹击发重量达到 150 斤到 300 斤不等,极大地提高了石弹的攻击力。即便发射同等重量的石弹,回回炮的射程也比传统炮具高出不少。

蒙古风云42 回回炮的威力

回回炮所属的配重式投石机

回回炮用巨大木材设计建成,使用前就地埋立,使机身建筑庞大结实。如果要想把巨石抛入城中,则炮位离城墙远一点,若要轰击城楼及守城敌军,炮位稍近,将角度缩小便可。所以《元史》称其“用力省,所击甚远”。在当时金属火炮还未兴起的条件下,“回回炮”无论从设计结构,还是威力来说,无疑是当时中国乃至世界先进的军事武器。

亦思马因和阿老瓦丁两人大约在至元九年(1272年)初举家驰驿来到大都,忽必烈“给以官舍”,二人奉旨制作回回炮。首门大炮造出时,元廷命在大都午门前试射,忽必烈亲临观看,即至试毕,忽必烈大加赞赏,乃赐予二人衣物绸缎,以示奖励。随后派两人前往襄樊。

1272年三月,元军攻破汉水北岸的樊城外城,斩杀宋军2000余人,进一步缩小了包围圈。九月以后,汉水渐涸,正是元军攻城的好时机。这年元军再度增兵两万,于岁末猛攻樊城,阿术派兵以机锯断木,以斧断锁,焚毁汉江上连接襄樊间的桥梁,截断汉水,以阻襄阳出兵来援。元军分十二道猛攻樊城,城中军民拼死抵抗,战斗十分激烈。第二年(1273年)正月,刘整派兵二百,冒着城中如雨矢石,连夜冒雪架设起回回炮,回回炮发射的石弹飞越护城河攻击守军,甚至越过城墙直接攻击城内目标,给守城军民造成巨大的威慑力并摧毁了樊城角楼。元军趁势杀入樊城,至正月十二日,宋军守将牛富率兵七百余人巷战,力尽而死。元军遂克樊城,将剩下的守城军民尽数屠杀。

蒙古风云42 回回炮的威力

描绘回回炮攻击襄阳的波斯古画

然后,元军移师进攻陷入绝境的襄阳。多年以来,吕文焕秉节守御,“人心无动摇,镇静如一日”。但他长期不得救援,意志日渐消沉,“每一巡城,南望恸哭“。当时宋人民谣“吕将军在守襄阳,十载襄阳铁脊梁。望断援兵无信息,声声骂杀贾平章”就颇能反映此时吕文德的处境。在樊城失陷后,襄阳如齿丧唇,陷入内无力自守,外无兵入援的绝境。

但他尚未立即屈服。于是,两位穆斯林造炮师“视察了现场着力,决定把火炮架设在城市的东南角。炮弹重一百五十斤,大炮发射时,震天动地,所到之处,皆为齑粉”。1273年2月,元军用“回回炮”击中襄阳城楼,“声震天地,所击无不摧毁,入地七尺”。吕文焕对这种从未想象过的超级武器的威力束手无策,襄阳城中军心动摇,部分将领逾城投降(元军对于“回回炮”的威力自然大为满意。战后,亦思马因以功绩卓著得赐银二百五十两,授命佩戴虎符,并被任为回回炮手总管,率其部下继续随元军作战)。

而元军对于吕文德这时候也有两种意见。参与攻围襄阳的诸翼汉军都元帅刘整,在上一年(至元九年,1272年)曾亲临襄阳城下向吕文焕喊话,被伏弩射伤。故刘整此时“欲立碎其城,执文焕以快其意”。但元廷则认为,“吕生(吕文焕)世握兵柄,兄弟子侄布满台阁,宋君臣之孰贤孰愚,宋河山城郭之何瑕何坚,宋兵民之多寡虚实,宋兵刑政之得失巧拙不为不知”。故而力争招降吕文焕。元将阿里海牙亲率数骑,到襄阳南门向吕文焕劝降说:“君以孤军守城者数年,今飞鸟路绝,主上深嘉汝忠。若降,尊官厚禄可必得,决不杀汝也。”吕文焕仍然犹豫不决,阿里海牙又折矢向吕文焕发誓(这是蒙古人最高的诚信仪式),如是反复劝降。

眼看手下将领在蒙古军的频频劝降下纷纷出降,作为襄阳城守将的吕文焕也意识到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没有解围的可能,城破只是时间问题,继续下去只能玉石俱焚,为了襄阳城军民免遭城破后的杀戮,不得不决定投降。1273年2月,襄阳城终于被蒙古军占领,长达六年的襄樊之战遂以元军胜利而南宋失败为结局。

图10 蒙古水军

最后,原来随张贵援襄的民兵一起进入襄阳的右领卫将军范天顺(范文虎之侄)拒绝投降。此人气节实在其叔之上,他参加襄阳守御虽不足1年,但日夜守战,献出了自己的力量。及吕文焕出降,他仰天大呼:“好汉谁肯降!便死,也做忠义鬼”;于是年二月二十七日自杀于所坚守的阵地上,为襄阳保卫战谱写了最后的悲壮的一曲。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