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文化 > 中国历史 > 蒙古风云43 大宋亡了……

蒙古风云43 大宋亡了……

分享人:风云龙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5-23 阅读:0

襄樊一得一失,于宋、元双方有冰火两重天之势。这边厢,贾似道听到襄樊陷落的消息后,“战眩颠沛,几于无生”,宋度宗也下诏表示,“襄阳六年之守,一旦而失,军民离散,痛切朕心”。那边厢,元朝方面则有“襄阳破,则临安摇”之喜。

蒙古风云43 大宋亡了……

襄樊争夺战形势

蒙古攻占襄阳之后,因为在战役中耗费甚巨,元气大伤,亦无力继续南征。但几位参战将领都主张趁胜灭宋。阿里海牙进言“荆襄自古用武之地,汉水上流已为我有,顺流长驱,宋必可平。”阿术也说,“臣略地江淮,备见宋兵弱於往昔,今不取之,时不能再”。

经过了一年多的恢复准备,在1274年六月,忽必烈下令元朝全国动员,譬如在太原就按“三户抽一”的比例签发军户,共征募十万新军,征伐南宋。这年九月,元军20万,号称百万,集结在襄阳,以参加过旭烈兀西征的宿将伯颜为总帅,以南宋降人为向导,开始了以攻陷南宋行都临安为最终目标的进军。宋军称兵长江南岸,拥舟师迎战,结果元军在北岸竖起“回回炮”轰击,“舟悉沉没”,元军轻易渡过长江。

这时的南宋沿江诸将多吕氏部曲,纷纷在反戈一击的吕文焕招降下望风降附。南宋的战略要地如多米诺骨牌一样逐个易手。鄂州(今湖北武昌)是长江中游、京湖方面最重要的军事据点,蒙哥汗攻宋时,宋蒙军曾在此反复死斗长达三个月。而到了1274年十二月,权知鄂州张晏然和都统程鹏飞就在吕文焕的说服下轻易投降了元朝。元军在此留兵四万后继续沿江东下,而吕文德的长子吕师夔、女婿范文虎等人也相继在南宋德祐元年(1275)正月,以江南要地江州(今江西九江)、安庆府投降元军。

二月,贾似道亲率13万精兵进驻芜湖。以精锐 7 万余人嘱孙虎臣,战舰2500 艘委于夏贵,布阵池州下游的丁家州(在安徽铜陵东北二十五里),而亲自率后军出阵鲁港,发起了对元军的决战。元军水陆并进,更“命举巨炮击之”,在“回回炮”的轰击下, 到二月十九日,甚至还未及作任何决战,毫无斗志的南宋军就被瓦解了,贾似道自己则在扬州李庭芝军的掩护下逃走,时人讽刺这位自诩“周公”的权臣“丁家洲上一声锣,惊走当年贾八哥,寄语满朝谀佞人,周公今变作周婆”。而南宋亡国的命运已经无法挽回了。

三月初二,元军占领建康(今南京)。常州(今属江苏)虽失而复得,然而张世杰率领的水军主力,又于七月初二在镇江焦山被火攻大败。宋政府虽能罢贾似道的官,却毫无挽救危亡的办法。第二年(1276年)正月,元朝伯颜元帅的大军进至离临安三十里的皋亭山,太皇太后签上“臣妾谢道清”的降表送到军前,临安朝廷可耻地投降了。

蒙古风云43 大宋亡了……

元军攻取临安图

但宋元战争还没有结束。张世杰和前丞相陈宜中、礼部侍郎陆秀夫在温州拥益王赵罡做天下兵马都元帅、广王赵昺做副元帅。这两个王子是仅存的两个宋朝皇室的继承人,一个九岁,一个才六岁。1276年五月初一,益王赵罡在福州即位,年号景炎。这个流亡政府在福州只呆了几个月。十一月,元兵进福建,他们只能上海船逃往广东,暂时驻在惠州。景炎二年(1277年)十一月,连广州都投降了,流亡政府在大陆上已没有立足之地,张世杰保护着景炎皇帝和赵昺流亡到今澳门以南的井澳。景炎三年(1278年)四月,十一岁的小皇帝死了。张世杰、陆秀夫等不肯散伙(陈宜中已经逃亡占城),又拥立八岁的赵昺,改元祥兴。井澳周围都是大海,不太适于居住。这年六月,迁移到西面一点的崖山(今广东新会南),此地在一个海湾的尽头,背靠陆地,条件比井澳好。但是元朝水军已经南下,南宋流亡政府只剩下几个月的寿命了。

蒙古风云43 大宋亡了……

元军追击南宋残余势力

张弘范率领的水军在明州(今浙江宁波)集中出发,水手主要是浙江、福建沿海的汉人。部队先在广东潮阳集结。至元十六年(1279年)正月初从潮阳出发,向崖山前进。从正月十三日起,元军到达崖山到二月初六才进行决战,相持共有二十二天,在古代史上,确实是一次少有的海战。

这时的宋军还有“大舶千徐”,“内大船极多”,行朝军人和其他人员“犹计二十万”。不过,宋代的募兵制下,军队移屯往往拖带家眷,在危亡的特殊环境下,军人拖带家眷,对安定军心尤为重要,故可估计在二十万人中,军队应有几万人。而元军参战者共有四百二十艘战船,大舰更不如宋军,在战场形势上宋军很可能是占有优势的。

可惜张世杰把自己的手脚捆住了。他把舰队结成一字阵,阵中间的船与外面的船,用绳索联结起来,四周加筑楼房战栅,形成了一座海上坚城。这座船城是坚固的,但是只能防御,无法进攻,因为船都联在一起,没有办法行动。张世杰抱定必死的决心,命令全部人员,包括九岁的小皇帝在内,都离岸上船,准备以全力进行这场决定生死存亡的大战。

二月初六是崖山之战结局的日期。

这是一个天气非常恶劣的日子,早晨的夭色便很昏暗,后来又是风雨交加,宋朝的流亡政府就是在凄风苦雨之中覆没的。

元军一清早便发动进攻。早潮退时,水流问南泻去,副元帅李恒的舰队从北面顺流进攻。海上交锋,长短兵刃急切不能施用,主要依靠炮箭。宋朝的巨弩放出的箭,比矛小不了多少。有的弩一次可以发出儿十支箭。抛掷石块的炮,或发射拳头般的石头,或抛出重达二三十斤甚至七八十斤的巨石。在坏天气的日子,用这些武器作战,·烟雾迷离,矢石纷飞,形势格外险恶。

蒙古风云43 大宋亡了……

崖山海战遗址

元军主将张弘范在南面,先是按兵不动,到中午潮涨的时候,宋军非但不看见他有进攻的模样,反而听到一阵阵奏乐的声音。大概是元朝大帅在举行宴会吧,宋军官兵只能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他们哪里知道,这是进攻的信号。张弘范要提高进攻的突然性,有意用音乐来麻痹宋军。他的舰队,乘着潮涨,从南面猛攻上去。他选择宋军西南角做进攻的重点。他了解这里的防御工事最坚固,如能突破这点,海上船城势必崩溃。他亲自指挥战斗。元军战船四面设有布障,兵士用盾牌护体,伏在布障下面。宋军见敌船逼近,用乱箭射去。布障和桅杆上都插满了箭,人却不曾伤得一个。船靠得更近了,张弘范命令撤去布障。元军将士猛然站起,放箭发石。这时宋军船上的箭射得所余无几了,又见敌船已经靠着自己的船,士气已馁。元军凭着一股锐气,在箭石掩护下,一个个跳上宋舰,短兵相接,展开了激战。整个下午,在白热化的战斗中过去了。傍晚时,风雨更大,战斗进入了尾声,宋军战船上的旗帜纷纷倒下,阵势崩溃了。陆秀夫见大势已去,先令家人跳海,然后负小皇帝投海,宋朝官兵跳海殉国不计其数,“七日,浮尸出于海十余万人”。张世杰趁黑夜砍断系船的绳索,突围出去。他招集残部,想再图恢复,不意五月突遇台风,海船倾覆溺死。六月,张世杰所部将校168人降元,至此,亡宋的残余势力彻底覆灭。“自是岭海间无复宋军旗帜矣”。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