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心理 > 爱情攻略 > 比男生不追女生了更可怕的是,中产阶级都不生孩子了

比男生不追女生了更可怕的是,中产阶级都不生孩子了

分享人:追风箭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5-19 阅读:0

在中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被资本优秀论定格了,他们认为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明码标价,包括他们的后代。

Ⅰ.

为什么现在的男生不追女生了?任何一个论坛里高票回答都涵盖了为它点赞的受众。我们简单概括为男人认为自己付出太多而没有任何收获,还不如把精力都花在提升自己让自己变的更优秀上。

女人认为现在的男人没耐心、没毅力、没情趣,既不能取悦身为自己女性的角色,又不能在物质上提供太多的帮助。

隔空骂战总是能找出对方的七宗罪,谁都不能让谁高潮。

一个男生既没有花心思分析一个姑娘朋友圈内容,也没有用上半身思考自己的行动源头在哪。

在一个百无聊赖的晚上,一时兴起,便约姑娘吃饭、电影、逛街按正常出牌顺序走一遍流程。

如若这个女生恰不反感,也就有了后面的饭局。

在局中男生暴露了他所有的优点和缺点结果是并不吸引女生。

所以在一段时间的追求后,他当然可以大张旗鼓的向圈子每一个人说我追某某某,我花了多少钱,然而并没有结果,所以现在的女生太难追了。

能用钱搞定的事都不会用脑子,所以认为女生只能拿钱和房子搞定,这和你抓娃娃差不多,全凭运气,挑的是你看上去最顺眼最容易成功的那一个。

而这个命题里女性是被动者,她们不被追到是因为和追求者有着完全不同优质筹码。

所谓性别优势就是,在这个倡导男女平等的社会里,女权主义者总在发出时代强音。

她们过于强调女性应该发展自己的个性,独立,自由的拥抱生活,完全不具备装配能力的青年女性常常会错意,认为女性就该改善令自己处于弱势的社会地位,匹配更多资源。

然而价值天秤早已向女性倾斜了,会错意的女性主观认为婚配男方就应该有车有房、应该是身高一米八仗剑走天涯,他还应该长着鹿晗的俏脸,并充满布拉特皮特的野性魅力。

这样的女生其实并不占少数,遇到他们的男生折戟沉沙后当然会发出“女生太难追了”的哀怨。

而这不公平的索取是来源于女性对性别差异不平等而发出骨子里的自卑。

当有一天社会不再过度强调女权主义的时候,才是真正男女平等的时候。

Ⅱ.

追女生和生孩子两个问题看似毫无关系实则联系紧密,尤其是对现阶段二十多岁的年轻男性来说,既不能快速依靠良好的家底在一线城市继承房产晋升为中产阶级,也不能在社会和生活各方压力下随波逐流堕落为社会底层。

留给他们的喘息时间都用在游戏、宅、喝酒聚会等自我消遣上。如果一眼就能看见自己的打破阶级固化的概率不大,也就不会去再浪费更多的时间、精力、金钱去学会如何和女生相处了。

他们青春提前涂上夕阳的颓色,可以酗酒,但酒里要泡上枸杞,可以暴食,但餐后要多喝凉茶,可以谈恋爱,但先等我还俗。

问题的本质其实是由于社会现实压力迫使他们已经放弃了动物繁衍后代的本能。

这个时代的中国社会就此问题具有的三大特点:

贫富差距的不断加大

● 社会阶级的固定和流动性的减弱

● 过分强调为人父母应尽责任而形成的道德压迫

同时具备上述三个特点的国家几乎没有,而我们每一条都中了枪。更讽刺的是传统伦理道德强调的“孝顺”,因为过于强调付出而让我们正在变成一个不愿意生育的国家,由于上探下行的阶级固化,5亿中产阶级和中下阶级已经开始流行起不婚不育。

并非所有的阶层都不愿意生孩子。

权贵阶级迫切需要他们的后代来巩固阶层,他们的生育欲望一点也不低,而社会下层也迫切需要他们的后代打破阶层固化完成三代翻身。最不愿意生孩子的其实是城市的中下阶级和中产阶级。

Ⅲ.

一二线城市的二十多岁青年人是中下阶级的主要组成部分,其在资产储备和社会资源上不能和中产阶级比上九天揽月,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和接触的信息密度,又不允许他们和底层阶级比下五洋捉鳖。

中下阶层青年要面对的问题是因为成长观念的偏离所带来的逐渐自闭,导致社会交际的减弱而引发的婚恋问题。

年纪稍大的中产阶级中年们要面对的是,看似殷实的家底因为一套学区房而面临身心被掏空的焦虑。

在城市的逻辑看来,孩子不是生产工具,而是消费品。在北上广深杭、以及装怪的成都,如果你们依靠双方家庭的打拼过房价的第一关,比房价更恐怖的是孩子的养育费用、上万一个月的幼儿园费用、小学阶段各种补习班费用压的中产阶级不敢喘气。

繁殖一个人不难,但是培训一个新中产阶级需要更大的金钱和精力,才能尝试向更高阶层上探。

而在中国,中产阶级稍有不慎,其二代就要跌下现阶层,在我们目前还是发展中国家,大多数都希望自己能跻身、并稳固自己中产阶级的阶段中,我们的容错率真的特别低。

对大多数疲惫的中产来讲,孩子的出生也许正是他们阶层变动的不稳定因素。

Ⅳ.

我们目前面临的阶层固化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各个阶层之间的流动性很弱。

对于无产者来讲,他们仍然需要更多的生产力来弥补自己的生存保障,他们眼中,家庭人口的数量是非常重要的,在这种潜在价值导向之下,生育自然重要。

而正是因为阶层固化,使得他们对于未来以及对于子女的信心不足,所以才需要更多的子女,提高阶层上升的可能性。

而借助高考的可能性,他们就能借助子女阶层的跃升来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由于多一个子女概率就大一点的道理谁都懂,不太会考虑成本的他们也更相信子女数量的价值。

而对于权贵阶层来讲,国家“二胎政策”的全面放开无疑是对他们巩固阶层的最好消息,多一个孩子也就多分摊一份风险来继承他们庞大的经济资产。

强大的经济实力也足以保证他们的孩子能接受最好的教育,获得最好的资源,与同阶级联姻携手稳固自己的阶层,把想尝试上探的其他阶级尽可能的挡在门外。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其实是人口基数过大、城市化进程和人口老龄化所产生的必然结果。

国家人口的衰减必然会导致社会经济的退化,科技的发展使得人类贫富分化的速度史无前例的加快,而无论是不婚不恋的新中产青年还是每日殚精竭虑稳定中产,对这种分化速度的接受程度都是滞后的。

在对抗社会财富的分配中,提高中产阶层工薪强调他们的人格自由,保障底层阶级在城市化进程中基本的住房需求才是必须解决的问题。

当今似乎是资本决定一切的时代,在资本和消费主义思想的推动下人人都学会了理性分配自己的财富,理性经济变成最天经地义的社会道德,资本强弱似乎是成功的唯一标准。

不管是恋爱还是生育,我们的权利正在被系统性剥夺,我们是被时代放弃的那部分,但为了能看到远方的苟且,新中产阶级们从来都学不会放弃。

获取更多理财干货,欢迎搜索关注公众号:读财社!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