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文库  |  文档资料  |  最近更新  |  MAP  |  TAG  | 
注册
手机版
就爱阅读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心理 > 情感文章 > 遇不到的“药神”,等不起的病人

遇不到的“药神”,等不起的病人

分享人:雨后惊虹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8-07-10 阅读:0

这是思维补丁的第342篇文章

Chahun Main Ya Naa 来自思维补丁 05:06

很喜欢,希望你也能听听!

头图来自电影《我不是药神》。


(一)


当一个“萎男”习惯了无效神油的疲软无力,徒然间用上了“嘿嘿嘿嘿”的伟哥之后,不免要满含热泪地呐喊一句:


“妈的,原来做男人是这种感觉呀!”


在我看来,口碑爆棚的《我不是药神》就像是那么一粒“伟哥”,让多年来习惯了粗制滥造,习惯了没剧本、没演技、没逻辑的国产电影观众,一下子钉在椅子上,感叹一句:


原来,我们也能拍出一部“正常水准”的电影啊!



当我昨天晚上从电影院出来,再一次回忆起朋友圈中早已经泛滥的称颂与赞美时,我内心中曾有的不适感已经被电影本身大大抵消。


我无意写一篇影评,或者说,我不觉得自己能写好“影评”这样的题材。毕竟,在我看来,现在很多所谓的“影评”,其实根本不能称之为“影评”,只是某种投机取巧的“剧本简介”或“背景简介”罢了。在这种“影评”里,你除了能享受到“剧透”的满满恶意之外,得不到任何超脱于剧本之外,有价值的东西。


而如果一名观众只是想了解剧本的话,为什么不去电影院里坐上两个小时,完整地把电影看一遍呢?


毋庸置疑,《我不是药神》是一部值得一看的电影。上一次让我有如此感触的国产电影,还是2年前的《驴得水》。


但《驴得水》的讽刺和寓言再精彩,它依然是一部“架空”的电影,既为架空,那么它所试图展现的批判和嘲讽,也不免就掺杂了些“懦弱”的成分在内。


《我不是药神》则不同,它有着沉重而惨烈的现实背景,“勇哥”确有其人,“走私仿制药”确有其事,这一切曾经真实发生过,且,依然仍在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上演。


长久以来,现实主义题材电影,是中国电影人讳莫如深的一个领域。正如癌症病人不知道新药审批的流程有多漫长,编剧和导演也同样难以抓住电影审查部门的“界限”在哪里。


是的,我们太缺乏一部像样的现实题材电影了——或者让我们把“像样”去掉,我们太缺乏现实题材电影了。


如果你和我一样酷爱电影,那么让我们回溯三年,乃至五年的国产电影。我想你和我一样会感受到荧幕上倒映出的巨大的“虚浮感”——真实的中国在哪里呢?一个更立体、更现实的社会在哪里呢?这片土地上,我们的苦难、悲怆和不幸,都跑哪里去了呢?



当我们习惯于电梯中、地铁上、餐厅里反复响起的令人尴尬的“Gucci Gucci Prada Prada”,当我们同样习惯于“龙标”之后的大笑、刺激、尴尬和爆米花时,我们也同样需要真实的记录和对苦难的反思。


其实,一部电影无法改变那些不幸的命运和惨痛的人生,但至少,我们应该记录在一个时代下,那些承担不幸的人,以及他们的故事。


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从不缺乏悲苦,而艺术创作本应该配得上这些苦难。


对于中国的文艺创作者而言,很多时候,你只要把现实的那一面如实地展现出来,作品就已经具备了足够的张力和冲突。


(二)


现实里的勇哥在34岁的时候,被确诊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现实世界里的“格列卫”23500元一盒,勇哥吃了2年,花费56.4万。


他吃不起了——如果他想要活到50岁,需要准备500万。


生命有价,但你却无力支付,这才是人间最无望的惨烈和最深的陷落。



印度仿制药为勇哥开启了一道生命之门,一样的效果,价格只要国内正版药的1/20。从此,勇哥开始为自己和越来越多的病友,从印度代购仿制药——勇哥一分钱不赚,他是病人,深深地知道那个道理:


“钱就是命!”


被抓后,超过一千名白血病病友,联名上书为勇哥辩护。最后,公检部门撤销起诉,勇哥无罪释放。



如今,格列卫已经被列入医保,虽然在当下的医保体系下,它的售价依然高于印度仿制药,但至少看起来,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至少迎来了比那些没有“等到”的病友,更宽阔平坦的一条生路。


但世间重疾,不止白血病,人们无力支付的天价药,也不止格列卫。还有更多频繁往返仿制药国家的患者,还有更多的“格列卫”,正在重症病房里讲述着差不多的“药神”故事。


《我不是药神》里,研发正版药的药企,被刻画成了一个只顾利益不顾生命的“邪恶公司”。没有办法,电影需要矛盾和冲突,而指向卫生体制和药品批审制度的路已经被堵死,导演和编剧其实找不到更适合的“反角”。


但如果你真将病人的悲惨,归咎于研发药企高昂的药品售价,就不仅是错误,而且是愚蠢的——药品的研发费用动辄超过10亿美金,批判正版药,鼓励仿制药的生产和引进,最后的结果就是再也没有药企愿意研发新药,大家最后都无药可吃。


毕竟,你要明白一个道理:很多药品,是需要不断迭代升级的,因为病毒和疾病会不断升级和进化。


病友们的希望所系,最终依然指向的,还是医疗体制改革和药品批审改革,这两个宏大的命题。


好消息是,政策层面的改革已经加速,就在前不久,中国取消了部分抗癌药的关税。


(三)


很多人的生命,曾经在漫长的等待中,迅速被磨光了。


郑筱萸这个臭名昭著的正部级高官被判死刑之后,中国的药品审批风向突变,从曾经的“大跃进”,变成了“急刹车”——自此以后,中国病人想要吃到已经研发好的有效新药,光等一个批文平均就需要16年。


“批了可能会犯错,拖着或者慢慢批,至少犯错的可能性小一些”。在财新和南周的报道中,一些不愿具名的审批官员,做出了这样的表述。


可问题是,有太多的病人连6个月都等不起。


对于很多重症病人而言,新药虽贵,每一口都是钱,但最惨的却是“等药”,因为每一天都是命——很多病症存在窗口期,窗口期一过,即便吃上再昂贵的药,也已回天乏力。



重症病房里有最残酷的人间,其实,类似的事件仍在上演。


2016年,《南方周末》曾经有一篇“自制救命药”的报道引起轰动,新闻报道了一群重疾患者,因为等不起遥遥无期的“新药引进”,不惜以违法、中毒乃至猝死的风险,自制“救命药”。


如你所料,轰动的报道之后,相关部门开始彻查,卖自制药的人消失了,无数的病友一下子陷入到“等死”的境地。愤怒的病友和病友家属,跑到撰稿记者的微博上谩骂:


“考虑过那些无助的癌症家属吗?药企、有关部门会严打,导致很多人无药可吃。要有多少人死在您这篇报道上?癌症家属只求有关部门枪口抬高1cm,苟延残喘活下去,求您高抬贵手,撤回报道吧!”


病友们想活着,没有错。可是,写这篇报道的记者,真的有错吗?


后来,这位记者又在南周上撰文,写了这样一段故事:


有一次,他遇到负责药品审批的官员,这位官员在知道他是《南方周末》的记者之后,愤怒地抱怨道:


你们把我们害惨了,写那个什么病人自制抗癌药的文章,把社会描绘得那么可怕,你们不该专挑社会阴暗面曝!


记者反复和这名官员强调:“这是真实存在的。不是极少数,极个别现象。”


最后,在《南方周末》的那篇稿子里,这名记者写道:


“我还是向他(监管部门官员)表示了希望能多交流,却深感悲哀,更为成千上万病人难过。他可能丝毫感觉不到自己手中的权利有多大,更感受不到那些生死线上的病人是多么渴望能救命新药。


(四)


必须承认,平凡而卑微的我们,大多时候都是被时代的洪流裹挟而下。


在时代的激荡与浮沉中,平凡人的命途实在是一滴滴无足轻重的水滴,抑或只是那个浪头上一闪即破的泡沫。


目睹过一些人抵死的抗争,你才会明白,很多时候,很多人无声的死亡,才能推动社会的一点点进步。


每一点进步,都来之不易——尤其是,当你意识到这背后牵动了多少利益的时候。


所以,我强烈推荐你去电影院观看《我不是药神》这部电影。


类似的苦难需要被记录,被展示,被铭记,以及对于“他们”而言,更重要的三个字:


被改写!


因为某种维度上,“他们”就是我们自己,我们在“他们”的遭遇中,窥见的是自己的无力与孱弱。


就像《我不是药神》中,那个“吃掉了房子,又吃垮了全家”的阿婆,拉着警察说的那句话:


“谁家还没个病人啊,你能一辈子不得病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希望以后都会越来越好吧,希望你身体健康,希望你等的“救赎”,能够早点到来。


我们过于平凡。


要相信自己一定遇不到“药神”,但我们每一个却都是“病人”。


这里是思维补丁,谢谢你的阅读。



【作者简介】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92to.com,您的在线图书馆!

热点阅读

网友最爱